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六百四十七章 借刀杀人

第六百四十七章 借刀杀人

    “老泰山所言夸张了,家父哪能到如此地步”方应物顺着刘棉花的口气说了半句,随后话头一转,“其实现在让小婿最为忧虑的,是老泰山你的处境。”

    方应物前半句,刘棉花只当是惯常的谦虚了,并没有多想。再听到后半句,倒是又说中了他的心病。

    没错,虽然刘棉花一直在为昨日的事情抑郁,但并不意味着他没觉察到自己的处境。只是昨日事情对他打击太大,过多情绪不由自主回旋不去,对将来事情没有来得及多想而已。

    故而刘棉花很赞同的点点头,“只怕从此又要进入多事之秋矣!吾辈辅臣,恩荣皆出自圣上。昨日老夫恶了天子,不免根基动摇,少不得有伺机发难者。”

    方应物也顺着话说:“小婿以为,老泰山当前最大危险来自于刘珝,老泰山以为然否?

    首辅万安乃阴鸷之人,犯不上心急如火的跳出来与老泰山过不去。一来大概想观察一些时间;二来他已经是首辅,与老泰山为难也得不到什么太大好处;三来他与老泰山没有太大的恩怨私仇。

    可是当年老泰山夺了刘珝次辅之位,那刘珝定然不甘于此,时刻等待重新拿回次辅之位。如今遇到这样机会,他必然不会轻易放过,肯定要生事。”

    刘棉花赞同道:“贤婿所言极是,当前对老夫最危险之人确实应该是刘珝,此人为了抢机会,行动不会太慢,或许眼下已经开始有动静了。老夫看你既然提了出来。想必是有了全盘考虑,不妨说出来与老夫听听。”

    方应物胸有成竹的答道:“老泰山不妨反客为主,先下手为强!一是打乱刘珝的手段,二是攻敌必救的道理,足可迫使刘珝想法子自救。哪里还顾得上对老泰山落井下石?”

    “你说的道理都是对的,但是太虚了,老夫具体应该如何行动,你总要拿出个说法来。”刘棉花催促道。

    方应物虽然被催促,但仍不急不慌,淡定的说:“可以从吏部尚书尹旻下手。”

    刘棉花吃了一惊。没想到方应物直接点出一个大家伙。吏部尚书号称天官,是外朝文官之首,个人权力最大的朝臣之一,政治分量上足以与阁老分庭抗礼。

    虽然当前吏部尚书尹旻并非内阁成员,但吏部天官的地位也不比阁臣差多少了。而且众所周知。天官尹旻与大学士刘珝同为山东人,乃是关系非常紧密的政治同盟。

    “对尹旻下手,好处甚多,可以略略破解老泰山的困境。一来可以断掉刘珝左膀右臂;二来分量足够重,肯定可以叫那刘珝自顾不暇,难以再另外分心与老泰山相争。

    三来足以震慑其他人不敢轻举妄动,老泰山自然安稳了;四来或许能通过尹旻牵连到刘珝,找出什么不法弊情。老泰山便能借机拿住刘珝。有如此多的好处,老泰山何乐不为?”

    听了方应物娓娓道来,刘棉花便感到。为了对付刘珝要先拿吏部尚书开刀,从逻辑上也算讲得通。

    可是他仍有点担忧,吏部天官是能与内阁大学士分庭抗礼的角色,未必就是软柿子了,说不定比刘珝还难啃,那就有点本末倒置了。

    方应物知道刘棉花担忧什么。详细解释道:“尹尚书在吏部已经十年,做尚书也有七八年。论理早该换人了。哪有让一个人长期把持如此重要职务的情况?就算直接拿这个理由对天子去说,那也能说得通。

    况且尹旻做了七八年之久的吏部尚书。肯定不少人选官不合心意从而对他不满。老泰山想必也注意过这方面,大可召集几个人上奏弹劾尹旻。

    经过昨日之事,想必老泰山组织弹劾尹旻轻车熟路,此为一。与此同时,小婿在都察院纠集一些御史,联名上疏弹劾,此为二。

    此外,尹旻由于自傲得罪过李孜省、邓常恩等妄图插手铨选、安置私人的佞幸宠臣,彼此不和。老泰山不妨暗中与此辈联络,约定一同尹旻,引诱他们直接向天子进谗言,此为三。”

    刘棉花皱起了眉头,质疑道:“你说让老夫去与李孜省、邓常恩这些方士佞幸勾结?”

    你老人家这会儿装什么纯洁?方应物劝道:“老泰山顺应大局,纠集对尹尚书不满的朝臣,同时小婿去找御史联名上疏弹劾,这些都算是堂堂正正阳谋。

    而李孜省、邓常恩等人若能向天子进献谗言,那就是背后偷袭的奇兵了。兵法云以正合以奇胜,有何不可?”

    刘棉花默默盘算起来,如此三管齐下,再加上尹旻当吏部尚书时间已久早该换人,还真能动摇尹旻的位置,方应物所指出的主意非常可行。

    方应物还在继续为刘棉花分析:“刘珝近来与首辅万安走得近,但也只是处于大势和利益。并不说明万安肯定事事都与刘珝相同,毕竟当初万安与刘珝还有过矛盾。

    想来想去,万安没有理由去帮助尹旻,说不定还乐见其成,趁机落井下石,难道那万安不想要吏部尚书的位置安插私人么?

    如果事情不顺利,关键时刻权衡利弊,可以将吏部尚书位置让给万安,小婿就不信万安不动心!所以只要老泰山有决心,尹旻不可能不倒!”

    “做了!”刘棉花拍案道。他知道自己肯定将会面临困境,但也想不出更好的破局办法,便只能采纳方应物的建议,从吏部天官尹旻这里先下手为强,打刘珝一个措手不及!

    而且刘棉花对方应物的主意很信任,这是靠着过往一件又一件事情累积起来的。

    想至此处,刘次辅再次感慨道:“不承想,你竟会如此尽心尽力替老夫筹谋,实在难能可贵,老夫记在心里了。”

    刘棉花的意思,就是说方家本来已经要上大台阶了,他今后对方应物未见得有多大用。这样情况下方应物还能一大早跑过来,全心全意替他筹谋,所以当得起难能可贵四个字。

    对这份感激,别有心思的方应物受之有愧,转移话题提醒道:“时不我待,老泰山必须要有所行动,越快越好,最好不要落在刘珝后面。”

    刘棉花立刻抽出笔来,展开纸笺道:“老夫这就修书几封,召人今晚会面!再遣人去见李孜省,明天便可启动。”

    眼见着老泰山一一安排布置下去,方应物这才慢吞吞的说:“其实还有事未向老泰山禀报。昨晚天子下旨,将家父贬谪到边远州县”

    刘棉花确实还没听到这个消息,惊讶道:“贬到哪里?”方应物支支吾吾道:“有待吏部铨选。”

    吏部铨选?刘棉花登时恍然大悟,难怪方应物诱使自己将矛头指向吏部!

    那刘珝与方家乃是死仇,将失去君恩的方清之丢到吏部铨选,能讨得了好?选官里面可供操作的猫腻太多了,将方清之丢到不同地方就是天地之别。

    所以方应物才会唆使自己去对付尹旻,给方清之腾挪空间!也难怪方应物一大清早就赶了过来,大概就是想趁着自己不知道消息时先把事情敲定了。

    刘次辅忍不住连连冷笑道:“原来你是要借刀杀人,驱使老夫火中取栗!”

    方应物赔笑道:“与人方便,与己方便,我为人人,人人为我。都是一条线上的蚂蚱,家父得了方便,老泰山也不算吃亏。再说这个主意乃是两利的主意,对老泰山亦是有好处的。”

    刘棉花又气道:“亏得老夫认你忠厚,谁知暗藏这层心思,浪费了老夫感激之情!你也真好意思么?”

    方应物道:“昨日左顺门前,老泰山将小婿驱赶走人,小婿可曾有半点怨言?当时老泰山没见不好意思。”

    这刘棉花无言。

    方应物很笃定,箭在弦上覆水难收,不可能被情绪左右,不然刘棉花就不是合格的政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