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六百四十六章 一点误会

第六百四十六章 一点误会

    方清之今夜也没有睡好,一半是心事重重,一半是伤口的痛楚。次日起来后,翰林院不用去了,东宫也不必去了,唯有等待吏部发落到什么地方而已。

    他立在庭院中不免有些迷茫,他叫下人去召唤方应物,仿佛这时候也只有向来不省心的儿子能给他吃定心丸了。

    不过片刻后却得到了回报道:“小老爷一大早就出了门,听说是去刘府拜访了。”

    自家儿子去了次辅刘吉那里?方清之问讯不免有些吃味。难道是自己这个当爹的马上要落魄到被发配外地,儿子需要另寻山头的缘故么?

    却说刘次辅本就年老觉少,昨夜更是彻底失眠,今日早晨心情也很郁结,任是谁遇到他这种情况,还能不郁结的很少很少。

    要说次辅大人半点好处没得到,那也不对,但是与期望值相比,实在是差的太多。

    如果好处根本没出现也就罢了,那也就没什么念想,但偏偏好处出现了,却又落到貌似不相干的人身上,岂能不令人郁闷?

    刘棉花不由得记起女婿先前劝过一句:“老大人须得保持平常心,不可过于沉浸,以免意外发生时心里猝不及防。”道理是这样说,但人非圣贤,谁能全遵照道理?

    烦闷难以派遣,次辅老大人在书房胡乱翻书。忽而听到女婿方应物来拜访,便放进来见面。

    落座上茶后,方应物明知故问的问候道:“老泰山今日神色倦怠,所为何故?”

    刘棉花神情低沉的说:“老夫一场辛苦,最终全成笑柄。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几乎什么也没有得到。更何况伏阙进谏已经触怒了天子,大概将多年累积下来的情分消耗一空,而且还是白白消耗浪费。”

    方应物稍加思索,便劝道:“老泰山多虑了。这怎么会是笑柄?老泰山登高一呼,领诸君伏阙诤谏,足为朝堂表率,可谓是舍汝其谁!如果这都是笑柄,那唯唯诺诺、不敢进一言、发一声的人算什么?”

    刘棉花没心思听方应物逢迎拍马,摆摆手道:“别装糊涂了。在有心人眼里,笑柄就是笑柄。”所谓有心人,自然指的是那些能看透真正目的明白人。

    方应物继续劝道:“老泰山又不是为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活着,天下亿万人便有亿万张口,难道老泰山尽能一一折服之?

    再说自以为明白的有心人从来就是少数。在这个世道,无心无脑的人终究才是多数!”

    这话有点复杂,刘棉花反复想了几遍才理解。初始觉得很荒谬,刚想张口驳斥几句,但却又觉得不乏道理。

    最后刘棉花只得含糊道:“你倒是挺会说话开解人。”而方应物笑道:“再说老泰山总觉得自己所获甚少,并为此抑郁,那也不对。”

    刘棉花又问道:“此话怎讲?”方应物却反问道:“小婿不知老泰山为何突然起意,要聚集朝臣去诤谏?”

    刘棉花其实很不愿意回忆这次“失败”事件的来龙去脉。但知道方应物不会无的放矢,耐着性子答道:“因为老夫知道天子御文华殿,便想着这是难得机会。此时伏阙诤谏效果最大。

    否则真不知道天子下次何年何月才能再次从内宫出来了,那时对躲在深宫不出的天子诤谏,又能有什么影响?”

    方应物猛然拍案道:“这就是了!如今文华殿大多时间用为太子学习之所,天子御文华殿显然是善者不来、没有好心,有意寻太子的不是!

    而老泰山你抓住机会,率领群臣堵在左顺门。逼使天子进退不得,险些难以回宫。最后还是用了调虎离山之计才得以脱身”

    “纵然如此,那又怎样?”刘棉花意兴阑珊。

    方应物诡异的笑了笑。然后再次发问道:“老泰山想一想,天子有了这次教训,还会轻易出内宫,并再去文华殿么?”

    刘棉花若有所思的答道:“应该要谨慎了罢?大概不会再去文华殿了。”

    方应物道:“老泰山还没有明白么?天子如果是这样心思,对于东宫而言,那可是确确实实的减轻了极大压力!这难道不是大功一件么?

    东宫太子只要不被废,毕竟是国之储君,天子之下第二人,只要不直接面对天子压力,别人谁又能直接对他施压?

    所以老泰山率群臣伏阙诤谏,表面上看来无果而终,其实还是为东宫立了大功,为东宫争取了喘息之机,老泰山有什么可遗憾的?”

    刘棉花不禁为方应物的话动容,心情第一次有变好的趋势。若非女婿提醒,自己险些错过自己的功劳,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不过刘棉花还是说:“连老夫自己都险些没想到,就怕别人也想不到、不知道!”

    方应物的回答也很干脆,“那就想法子让该知道的人心里都明白起来!”

    翁婿两人相视而笑,刘棉花感慨万分道:“老夫实在没想到,贤婿你竟会这么早的便过府来宽慰老夫,这份心意实在叫老夫感念不已。”

    方应物有点莫名其妙,老泰山怎么忽然如此肉麻,不,温情起来,简直不像是过往的风格。难道是因为昨天他故意排斥了自己一次,所以感到内疚了么?可是如此容易就能内疚,那还是“棉花”大学士么?

    不明真相时,对答只能尽可能的模糊,方应物很废话的答道:“老泰山何出此言,折杀小婿了。”

    刘棉花抚须道:“令尊昨日踏云登天,台阁指日可待,日后你方家只怕盖过老夫一头了,如此你还能殷勤来探望,此心难能可贵。”

    听这意思,方应物总算明白了,敢情老泰山还不知道自家父亲即将贬斥出京的消息。不过细想也正常,昨日圣旨是晚上在宫里下达的,并没有传出宫,而到今日清早还没来得及传开。

    所以产生了一点误会——刘棉花眼里的自己,是亲爹即将飞黄腾达、对刘府需求降到最低、还能殷勤来刘府看望、诚恳厚道的方应物;而不是亲爹即将滚蛋出京、以后除了刘府别无太大依靠、必须要来加固大腿的方应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