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六百四十五章 时局艰难

第六百四十五章 时局艰难

    与父亲交流完毕,方应物突然扬起头,对着已经走远的覃昌太监叫道:“覃公公请留步!”

    覃昌以为方应物要辩解,回身斥责道:“君上的旨意,你方应物做臣子的还想抗辩不成?你没有这个资格,不要不知道天高地厚!”

    方应物莫名吃惊,疑惑道:“覃公公想到哪里去了?在下只是想拜托覃公公送我父子出宫而已,难不成就在宫门洞里过夜?”

    覃昌略为尴尬,不过仍然将方清之与方应物送出了承天门,又吩咐当值武官将方家父子送出长安左门。

    到了皇城外,遇到夜间巡街的官军,方应物便又委托巡夜官军护送他们父子回家,并花了点银子让两位强壮军士环手抬着父亲,倒也不至于太受罪。

    先前打发了军士快走几步,去家中报信。故而当方应物带着父亲回到家时,却见大门口张灯结彩灯火通明,全家上下二十多口人齐齐出动,皆在门外等候。

    又见立在最前方的是后母王氏,迎上来对着父亲方清之叩拜道:“夫君两间正气,当世豪杰;忠心慷慨,壮怀激烈;一言犯威,节义无双;妾身此生幸遇夫君,与有荣焉!”

    大门口其余下人鼓舞欢呼,声震左邻右舍,结果墙头街角又冒出不少看热闹的。

    方应物在旁边耳闻目睹,久久无语,后母的话总结起来就是:夫君你挨打挨的好,妾身为你挨打而感到骄傲!

    总感觉哪里不对啊,方应物苦笑几声,非主流的话只能藏在心里。不能说出来的。

    大门口人群散去,方应物拜别父亲,回了自家西院。一直没机会说话的两房小妾这才凑上来,兰姐儿红着眼圈问道:“夫君未有受苦罢?初听到消息时吓坏奴家了,宫中怎的如此凶险。”

    王瑜也抱住方应物腰身道:“秋哥儿千万小心。大不了不做这个官儿了,奴家可不愿秋哥儿如同公爹那样挨打。”

    方应物一手搂着一个,感慨道:“你们的话是对,也是不对,但这才是正常点的可爱女子,夫君喜欢。”

    当夜再无话。方应物拒绝了温柔乡,独自来到书房辗转反侧,他必须要静心思量一番。

    回忆今天这些事情,过程也许并不繁复,一环接一环的泾渭分明。即便当时迷在局中,但事后无不清晰明白。

    不过其中利益得失却非常复杂,纵然以方应物之精明也需要仔细梳理,不然就有可能错失什么。

    与他方应物利害相关的主要有两个人,一是自家父亲,二是老泰山刘棉花。其中自家父亲挨廷杖绝对是一大亮点,有了这份资历,便真正能从数十词臣中脱颖而出。领先别人数个身位了。

    但父亲大人丢掉了原本预定的高大上国子监祭酒官职,被贬谪到边远地方充任小吏,还是让方应物感到很遗憾的。

    不过从长远来看也未必是坏事。首先可以躲开成化朝最后一两年的剧烈动荡时期,安全的在远方等待新君登基。别人不知道这个等待时间有多长,但他方应物却知道基本准确的数字,如果历史不产生大的改变。

    其次,父亲因为东宫事务被廷杖、贬谪,那当今太子登基后必须会给父亲以丰厚补偿。眼下失去多少,到那时候就会加倍补回多少。只要有空缺。直接补为侍郎也不是没可能。

    总而言之,在方应物所能看到的前景中。父亲大人拥有最光明的未来,但在光明之前还有一两年的沉寂时间。

    在这沉寂时间里,寂寞和绝望就是最大的敌人。方应物知道一两年后形势会产生剧变,可以满怀期待的等候,但方清之却不知道,别人也不知道。

    此外对方应物最大的影响就是,在这一两年时间里,只怕得不到来自父亲的直接助力了。一个被贬谪到边远州县的地方官,基本上对方应物提供不了任何帮助。

    三座大山没了父亲这一座方应物不禁又想起另一座刘棉花来。今天这位老泰山的戏份也很多,仅次于最后时刻逆袭的父亲,堪称是第二主角(方应物自动把自己忽略了)。

    但与父亲方清之相比,刘棉花得到的不算多,或许大概也许可能会扭转一下个人形象罢,此外收获若干东宫的感激。亦或是矬子里拔将军,能充当一下东宫在内阁的代表人物,不过肯定也少不了有正直人士非议刘棉花投机。

    但眼下同样有一个最大的问题,纸糊三阁老向来以顺从天子立足朝中,如今刘棉花忤逆了今上。一旦失去君恩,刘棉花还能有多大的权力?

    朝中多得是见风使舵之人,若有判断刘棉花失势的,火上浇油起来也是非常麻烦的事情,更别说还有刘珝这样虎视眈眈的政治对手。

    这么想来,未来一两年内,刘棉花处境也是非常不乐观的,弄不好就是举步维艰,甚至被打回老家也不是没可能。倒是和父亲方清之有点相像

    不知怎的,方应物还想到了汪芷。在今日之前,汪芷就已经被下旨转任御马监太监,从级别上或许只是平调甚至升了小半级。

    但一个御马监太监对他方应物的用处,根本不能与东厂提督相比。东厂提督在京城政治中,可以给予他有力的支持,御马监太监又能干什么?监军京营对他这种纯文臣有个屁用!

    思虑及此,方应物悚然而惊,猛地从榻上坐了起来,冒出几滴冷汗。不知不觉间,自己真正依靠的三座大山竟然全都出了问题!

    若是如此,在未来一两年里,自己的处境只怕也会更加艰难,自己居然一直没有心理准备。

    而且三座大山全都是因为东宫出的问题!这让方应物不能不反思,是不是自己太激进了?

    其实在长远利益和眼前利益之间,他一直含含糊糊没有做出明确表态,有时候还妄想两边讨好的胡混过去。

    但是终究还是被形势卷了进来,皇位之争没有骑墙派,也不允许有骑墙派。

    父亲大人和老泰山几乎都选择了同一边,便把他方应物也带进来了,结果只能被动的接受现实。归根结底,因为他方应物还不是独立的政治势力,连独立选择的权力都不具备。

    未来一两年,只怕日子不好过方应物总结出一条无比正确的废话,便沉沉睡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