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六百四十一章 杯酒释兵权

第六百四十一章 杯酒释兵权

    看着刘棉花突然迸发出的“兴致勃勃”,方应物觉得有必要泼泼冷水。不管任何时候,也不管最后结果如何,期待值过高都不会是好事。

    故而方应物小心措词劝道:“有可能并非意味着一定,很多事情都会出意外。老大人须得保持平常心,不可过于沉浸,以免意外发生时心里猝不及防。”

    听到意外这个词,刘棉花不由得暗暗警醒起来,自家女婿说的并没有错。今日一系列事实也证明了,在自己没把握的陌生领域做事,意外总是层出不穷的,不可没有思想准备。

    从一开始,自己在玉带桥号召举事,险些无人呼应,靠方应物出面帮忙才归拢起了人头;

    到了左顺门外,又跳出个御史郭不怒抢风头,自己这宰辅还不好自降身段与之相争,还是靠方应物出头打压了郭不怒;

    其后天子将方清之派出来,自己碍于亲家关系和方应物脸面也不便应对,结果又是要靠方应物顶着“忠孝难以两全”的旗号劝退了方清之。

    想至此处,刘棉花喟然感慨,幸亏有方应物来助阵,不然今天肯定是“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了。

    连连庆幸的同时,刘棉花忍不住想道,如果还会出现意外的话,那么下一个意外将会出自哪里?

    转过头去,刘次辅打算就这个问题与自家女婿深入探讨一下,说不定能料敌先机并提前有所准备。

    不过当次辅老大人的目光落到方应物那英气勃勃的脸上时,心头倏然一动,无数杂念涌了进来。眼神中很是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这个意外会不会因方应物而生?

    方应物虽然声称要低调的甘居幕后,全力协助自己举事,但其实风头一点也没少出,隐隐然不亚于自己。一个屡屡力挽狂澜的人,怎么可能不招人注意?

    即便刘棉花不懂辩证法。但他也通晓一个道理,堡垒往往都是从内部被攻破的,而方应物现在就是内部自己人。

    刘棉花知道,也许方应物主观上没有多余想法,今天确实是一心一意帮着自己,这点不容置疑。

    但是在客观大势下。身不由己的人和事太多了,唐宗的玄武门是身不由己,宋祖的黄袍加身是身不由己俗语云天意难违,而方应物好像就是拥有天意光环的人。

    次辅老大人不知不觉从暗暗庆幸变成了暗暗苦笑,莫非当前有备无患、严加提防的目标不是别人。正该是自己这个女婿?不然的话,很可能在最后时刻功亏一篑、功败垂成。

    阅览史书时,刘棉花曾经腹诽过汉高祖和本朝太祖对功勋过于苛待,有失人君气度。

    但此刻设身处地的再想到时,他却发现对两位开国皇者有些理解了功高震主绝非纸面上四个字那么简单。

    心念急转,刘棉花面上露出一丝笑容,眼睛却眺望着远方,对方应物道:“贤婿啊。老夫想起一桩事情。”

    方应物不明白刘棉花突然扯开话题作甚,反问道:“不知老泰山想起了什么要紧事情?”

    刘棉花和颜悦色的说:“你如今还是交待了钦差差遣,等待考察期间罢?虽无明文律法规定什么。但是待察官员一般都该安静低调,不可过于积极行事,以免影响物议。”

    方应物瞪大了眼睛,半是明白半是糊涂却又听老泰山继续道:“贤婿你今日已经帮了老夫许多,但眼下已经没有什么大事了,老夫想着不要继续拖累你了。故而你还是尽早离去罢。省得过于影响考察,也免得别人揣测你假公济私报复梁芳。”

    以方应物的智商还听不出意思就见鬼了。这下他可是彻底明白了!老泰山这是想要玩一出杯酒释兵权么?

    我靠!方应物愕然无语,一不留神间自己竟然成了飞鸟尽之后的弓。狡兔死之后的狗!

    今天自己这待察官员本可以不来上朝,还是刘棉花请托自己进宫上朝压阵,现在到他嘴里又成这样了?这脸皮不愧外号棉花,也不愧是当朝次辅!

    不过略一掂量后,方应物就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罢了罢了,离去就离去罢!虽然自己主观上并没有争风的意思,自己站在这里,确实在客观上影响到了老泰山的收益,自己离开才有利于双方的利益最大化。

    反正自己今天没有借机渔利的意思,更没想着刷自己的声望,何苦恋栈不去的让老泰山难做?

    更何况如果自己与老泰山较起劲,那只会两败俱伤让别人看热闹,损失反而是最大的。

    拿定了主意,方应物便对刘棉花正式拜别道:“老大人深谋远虑所言极是,多谢提醒,下官这就告辞了。”

    刘棉花轻松松了口气,心里满意极了,自己这个女婿还是很讲大局的,知道如何明智的做出选择。假若方应物想不开的发起昏,在这里不服气的闹起来,那自己还真没有什么好办法能制住他。

    既然女婿肯主动走人,那自然是你好我好大家好,今天确实有所亏欠了,但是来日方长,以后可以慢慢补偿,刘棉花想道。

    随后刘棉花强行按下了些许不合时宜的杂思,视线重新朝向左顺门,如今外患已平,内忧也解除了,可谓是形势一片大好!

    而自己所需要的只是等待,等待属于自己的时代的到来!可叹自己足足活到了六十多岁,才等来了自己的时代。

    不过朝闻道夕死可矣,此时奋发尚不晚,总比万安刘珝这种一辈子的糊涂蛋强!

    其他人看着方应物突然向次辅老大人辞别,并实打实的朝人群外走,不免感到讶异。眼看着就要到高氵朝部分了,怎的方应物就要抽身走人?如果说方应物胆小怕事,那没人肯信。

    但很快就有聪明人猜出几分,只能在心中感叹一番,这对翁婿虽然根子上的流派不同,名声更是天差地别,但两人之间的互信和默契当真世间罕见。(未完待续)

    ps:刚从外地回来,开始补更新,这段剧情构思了好几种发展,最终还是选择这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