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六百三十八章 以毒攻毒

第六百三十八章 以毒攻毒

    代表天子出来问话的覃昌太监立在月台上,看着文官在自己面前“内讧”起来,但一言不发,只管冷眼旁观。

    一直到御史郭不怒被轰下去,以及方应物隐身于人群里,最终凸显出来的人还是次辅刘吉。

    人群里或许还有心思类似于郭不怒的“投机者”,在这可能会录入青史的场合,咬咬牙出一次风头说不定受益终身,实在是莫大的诱惑。但见了郭不怒的下场,其余人也就息了抢主角戏份的心。

    老老实实跟着当配角也算是露脸了,何苦贪心不足落到郭不怒那个下场?一眨眼间便身败名裂,不是谁都承担得起。

    方应物本人也没想到,驱逐郭不怒竟会起了杀鸡骇猴的作用。

    闲话不提,却说方才覃昌已经替天子问下话来,总该要答的,此刻刘棉花当仁不让的对覃昌道:“梁芳本为天家家奴宫中奴婢,如何处置外臣不便置喙,全凭圣裁。但东宫却非家事,更乃国事社稷事,臣等不能坐视不理。”

    覃昌闻言又道:“梁芳即是梁芳,与东宫何干?尔等休要随意攀扯。”

    这意思就是,说梁芳就说梁芳罢了,不要胡乱将东宫扯进来。天子也知道换太子的念头理亏,不愿在这方面纠缠,所以只打算将梁芳执掌东厂之事孤立起来谈,不想和东宫之事搅和在一起。

    刘棉花对此早有腹稿,不假思索的答复道:“臣等尝闻梁芳与东宫为恶,也曾使人引诱太子歧途,此与加害有何两样?但至今未闻梁芳有何处分!

    故而谈及梁芳时。岂能不谈东宫事?东厂乃内监衙门至关要害职务,臣等皆以为这等对东宫包藏祸心之人,不可提督东厂,但凡有识之士,万万不敢苟从!”

    覃昌是代天子出来问话的。不能做任何答话,此时问完了就要回去奏报情况。然而却见刘棉花从袖中掏出奏本,举起来道:“臣具本进奏请御览!”

    于是覃太监便收了奏本,又返回文华殿了。又没过多久,覃昌太监再次出现在左顺门里,对群臣道:“传圣谕。朕意已决,卿等勿复多言!”

    话音未落,却见刘棉花噗通一声跪在台阶下,对着文华殿方向,声嘶力竭道:“臣等叩请陛下三思!梁芳不可执东厂。东宫不可更替,国本不可偏废!”

    刘棉花起了头,后面便哗啦啦伏倒一片,一百余朝臣叩首在左顺门外,此起彼伏、连绵不绝的高声叫道:“臣等伏请陛下三思!”

    覃昌面露难色,叹几口气,返回文华殿去。

    却说成化天子久在内宫不至外朝,每每履行了早朝形式就缩回内宫不见外人。十年也没接见过几次朝臣。算上见方应物也只有三次。

    但今天天子却一反常态,下了早朝后没有返回内宫,摆驾来到文华殿。号称是要视察东宫学业。

    若放在过去,百官免不了要欣喜鼓舞一番,以为圣天子终于醒悟过来,要有心振作了。

    但在眼下这个敏感时候,出现这等异常事情,反而不见得是好事。很多朝臣跟随刘棉花来左顺门伏阙。不见得是认同刘棉花,而是对天子突然御文华殿感到忧虑。出于天理良心不能不来。

    其实大家猜测的不错,天子御文华殿视察东宫学业。确实是抱着找茬的心思来的。想要废立太子,总得寻些借口。

    不过天子朱见深才在文华殿升了宝座,受了太子朱祐樘以及东宫侍班官员的朝拜,便听到有太监急报,说是有百余朝臣在左顺门外喧哗不去。

    天子便让覃昌出去问话,回来后覃太监将外面动态如实奏报过,文华殿君臣顿时心思各异。

    对此天子略略感到烦躁,感觉那些朝臣怎么跟鲨鱼闻到了血腥味似的,自己不过偶然来一次文华殿,就冒出大批朝臣借机逼宫。

    但各东宫官员心里却微微放松了些。只要稍有脑子的人都能看出来,天子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而他们东宫属官独力直面天子,堪称是压力极大。

    如今外面有大批朝臣伏阙进谏,他们这些殿内的东宫官员就轻松许多,最起码有了外援,不再是孤军奋战了。

    天子朱见深按下烦躁心思,询问道:“究竟是以谁为首?”覃昌一边呈上刘棉花的奏疏,一边回奏道:“似是以谨身殿大学士刘吉为首。”

    天子吃了一惊,不能置信道:“刘吉怎的会如此行事?”

    殿中各人也低声议论纷纷,谁也没料到是刘棉花干出来的事情。

    天子霍然而起,下旨道:“今日不视事了,回内宫!”

    焦点人物梁芳眼下没有差遣,便很讨巧的跟随在天子身边厮混,此刻正在御驾左右,便悄声唤道:“皇爷,眼下委实不好出去。”

    天子愣了愣,停住了动静,最后又坐了回去。梁芳说的没错,现在还真不好出去。

    按宫阙布局,文华殿在大内的外围,天子若想从文华殿返回内宫,必须要先出左顺门。

    但左顺门外已经被大臣堵住,一出左顺门岂不就正撞上这群死缠烂打的大臣?这是天子非常不愿面对的。

    如果不走左顺门,此外就只有一条路了,那就是先从东华门出宫,然后绕到北边重新进宫。可这简直不成体统,天子岂有如此行路的规矩?东华门根本不是至高无上天子所该走的路,天子也断然没有绕路躲避大臣的道理!

    梁芳又趁机奏道:“皇爷,谨身殿大学士刘吉向来堪称忠顺,从来没有忤逆过皇爷。今日却反常为之,以奴婢想来,定然是有人挑动教唆!”

    天子皱眉道:“不要说暗话,你且明说是谁?”

    梁芳没有直接回答,却奏道:“奴婢有个法子可破解眼下之局,不如叫方学士出左顺门,劝退那些胡搅蛮缠的臣子。”

    方学士?天子目光落在了垂首肃立方清之身上,忽有所悟,这就是以毒攻毒之计啊。便口出圣谕道:“方先生,朕请你去劝一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