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六百三十七章 新流派

第六百三十七章 新流派

    方应物见郭不怒顽固异常,虽没再说些什么,只在心里讽刺了一句“执迷不悟”。然后还真就站在了郭不怒身后盯着,摆出了“你郭御史有种就不要缩”的阵仗。

    方应物还暗中瞧了刘棉花一眼,发现刘棉花不复刚才焦急模样,于是就知道刘棉花也懂了。如果以刘棉花的水准连这都不懂,那就没必要继续了。

    而正沉迷于战而胜之的郭不怒看到方应物举动,只觉得莫名其妙,不知道方应物究竟意欲何为,想来想去也只当是倒驴不倒架、输阵不输人。

    左顺门里人影闪动,只见得有一名华服太监在左右簇拥下匆匆行出。众人大都认得,此人乃是司礼监秉笔太监、天子近侍太监覃昌。

    覃昌太监在朝堂中扮演十分重要的角色,天子圣旨常常由他颁布传达。眼下出现在此,肯定是代表天子来发话的,众人心知肚明,连忙收声凝气,等待覃昌开口。

    而覃昌先下意识向下面扫了几眼,便微微皱眉,只感到大臣的站位十分诡异。台阶中站着一个面生的科道官,台阶下还紧紧站着一个很面熟的方应物,再后面又是一个更面熟的刘次辅,然后才是其他人。

    不过对于覃太监而言,这些诡异本就是无所谓的事情,无论这帮人怎站位,在他眼里都是一个群体,故而只看着最前方的郭不怒问道:“尔等是为梁芳而来?”

    郭不怒生怕别人抢了风头,连忙又迈上一步台阶,对覃昌答道:“正是!”

    覃太监便继续问道:“圣上有言,梁芳任内监何职。本为宫中之事,与外朝何干?莫非尔等还想插手禁中?又是何居心?”

    这句询问,应该就是天子的玉音原话了!

    郭不怒自从做官以来,从未有今天这般意气风发的高光时刻。此时他矗立在这里,上接圣言。下领群臣,仿佛就是文武百官的代表、天理正义的化身。可笑刘吉、方应物之流费尽心机,全为自己做了嫁衣裳!

    郭御史清了清嗓子,开口就要答复时,忽然背后有人说:“这些话刘叔温可教你怎么答过吗?”

    声音并不陌生,一听就是方应物的。声音也并不大,差不多只有周围几个人听得清楚。

    郭不怒下意识的想要置之不理,但却强烈的感觉到其中隐藏着令人不安的元素。

    就在他愣了一下的空当里,却听到方应物抬高了声调:“吾尝闻内阁刘叔温乃是正直之人,天子也要尊称一声东刘先生!而郭御史是他青眼有加的门生。向来师生一体的,今天要聆听郭御史的高见了!”

    本来聚集在左顺门外的朝臣里,很多人并不清楚郭不怒的背景源源。毕竟谁也不可能将所有大臣都了如指掌,郭不怒先前又并非是方应物这般名声响亮。

    但是听到方应物当众议论,便都心知肚明了,原来这郭不怒乃是刘珝的人马。而刘珝与刘棉花、方应物的嫌隙满朝皆知,难怪郭不怒要跳出来挡刘棉花的路。

    仿佛有一桶雪水倾倒了下来,将郭不怒从头浇到尾!他突然明白了。方应物绝对故意在这时候说话,将他与老师刘珝绑定!

    是的!今天一二百人聚集在这里,是为了国本叩阙声讨梁芳、扶持东宫。但这是自己老师刘珝的政治立场么?

    作为心腹,郭不怒知道老师刘珝最近与万安首辅的关系很**,大有化敌为友的趋势。而万安的立场不言而喻,作为倚靠宫中万贵妃的死党,万首辅还能有什么选择?

    所以郭不怒能够判断,与万首辅关系**的老师刘珝。也非常有可能倾向于万首辅这边!那么他在这里冲在最前方,大肆批判梁芳并力挺东宫。岂不有可能与老师刘珝的立场冲突了?

    自己没有自成一派的能力,今后还指望老师提挈。若是今天自己成了逆徒,被认定了背叛,那今后自己还有什么依靠?

    可是现在自己还能退下么?后面一群人虎视眈眈,自己如果不肯批判梁芳,态度稍有软化,只怕立刻就要千夫所指、身败名裂!

    政治立场不同,那么可以不出头,大家也可以理解;但上蹿下跳的强自出头,最后却又出尔反尔,这种政治品格简直令人不齿,甚至还是人品卑劣的问题。一个人品卑劣的御史,还能有何前途可言?

    在覃昌的审视下,郭不怒忽然大汗淋漓、哑口无声,浑然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他不说话,但有人继续说话。方应物冷笑道:“我说过,你那个位置不好站,而我就在这里看你勇往直前,但愿你不要退缩!”

    不知怎的,郭不怒突然想起刚才方应物骂他“坐井观天”,现在终于明白其中意思了。

    老师刘珝就是自己的天空,而自己逞一时之快,只看到了眼前的风光,但却没有看到整个天空的格局。

    自己现在根本没有正确的选择,两条道路只有死得快慢差别!如果时光能够倒流

    方应物不会再给机会了,便开口嘲讽道:“原本还以为你是个高明的人,我不愿争风便有心相让,但不料你却是妄图投机取巧、欺世盗名之辈!

    你明知道自己没有驾驭形势能力,还敢出来搅乱视听、乱抢风头,真不知你意欲何为?难道你的本意,是为了协助梁芳扰乱我等举事吗!”

    有心相让郭不怒茫然的转过身,不再有方才那种精明机敏的模样。

    难道从一开始,方应物就是故意的?先是一步一步引诱自己激情爆发,把自己架到火上烤,然后又一步一步把自己逼到绝境?可笑一开始自己忍受不住香甜诱饵的勾引,最终做了场美妙的黄粱一梦。

    这个人实在太可怕了,外人只看到狂刷声望的好处,也觉得效仿起来很容易,但又有几个深思过其中的门道,拿捏得住其中分寸?

    可此刻想明白了又能怎样站在高高的台阶上,郭不怒不知该何去何从。他是奉了老师命令来潜藏捣乱的,但自己没有控制住趁机上位的野心,眼下失控了又能怎么办?

    今天敢来冒险叩阙进谏的都是性格比较刚烈敢说的人,登时人群中喧哗起来,有人破口大骂道:“好个混入吾辈之列的乱臣贼子,也敢窃据其上扰乱视听,还不滚下来!”

    项成贤一马当先,冲上台阶劈手揪住了郭不怒的衣领,就这么硬生生的将宛如行尸走肉的郭不怒拖了下来。在下了台阶后,没人多看郭不怒一眼,这个人已经死了。

    方应物淡定的对刘棉花点点头:“次辅老大人请继续。”

    刘棉花感到深深的蛋疼,怎么自己堂堂一个次辅仿佛成了提线木偶,刷声望果然是只独属于方应物的领域么?

    先前刘棉花也觉得刷声望是个很简单的活计,并不觉得有多么难,看方应物屡屡突破天际难免眼红一番。但从今天自身遭遇和郭不怒这个例子中,刘棉花深深的体会到,这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的。

    此时刘棉花只能彻底心服口服了,作为纵横一个官场三四十年而始终不倒的老臣,可谓是时代变迁的见证者,自然认识远比一般人深刻。

    先前本朝出过翰林四谏、王恕、以及二弘,都是凭借正直敢言有名望的人,但零零散散不成体系。一直到了方应物身上才算臻于大成,真正开创了新的流派并重新定义了做官方式。

    郭不怒可能不是第一个想要效仿的,但也肯定不是最后一个,大明朝从此只怕要多出一种“声望流”的官场路线了。

    刘棉花敢于断言,如果千百年后还有人研究史书,只怕要奉方应物为大明朝“刷声望”的开山鼻祖。

    自己这女婿真是一个天才,他怎么就能发现了其中机窍?若自己早得到了这种理论指导,何至于成为“棉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