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六百三十五章 都不是省油的灯

第六百三十五章 都不是省油的灯

    闲扯几句后,方应物微微错开身子,将刘棉花让到了前面去,而他自己则摆出跟班架势亦步亦趋的跟在刘棉花后面…… 看最新最全小说

    这样一是照顾到老泰山的心情,免得他老人家恼羞成怒或者破罐子碎摔;二是照顾到老泰山的需求,毕竟眼下刘棉花比自己更需要声望。

    翁婿二人一前一后的没走几步,忽然听到从后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方应物见刘棉花仿佛要停止脚步并转身往后看,连忙轻声道:“休要停住瞻前顾后,紧着向前走!”

    刘棉花顿了顿,便听从了方应物的意见,继续朝左顺门而去。

    但后面的脚步声没有停住,很快就追上了翁婿两人,方应物瞥了一眼,忍不住大吃一惊。追上来的这个人,竟然是年过古稀的首辅万安!

    对此方应物愕然的想道,这老人家身体还挺硬朗,居然一路小跑的过来了

    万安没有理睬方应物这个小字辈,指着刘棉花喝道:“刘祐之!你身为辅臣,如此胡闹成何体统!”

    听见万安对刘棉花的责问,方应物忽的恍然大悟,难怪他总觉得今天的事情很不协调,原来缘故在这里!

    回想起来,大明朝很少有阁老带头死谏的例子,多是由中下层朝臣特别是科道言官发动抗争,然后阁臣在天子与朝臣之间和稀泥。

    究其原因,一般官员的官位都是经由铨选流程得到,美化的说法就是士林推选,情分上对天子顾及不多;

    而阁老不同。往往是由天子直接指定,法定身份其实也就是天子秘书。自然吃人嘴短。受“知遇之恩”后,就不便抹下脸皮和天子死磕了。只能在中间当和事老。

    所以今天次辅大学士刘棉花声嘶力竭的要带头伏阙进谏,未免显得很古怪了,看起来不协调也正常。堂堂一个阁老,突然异常高调的做起御史或者给事中的事儿,怎能不令人讶异。

    别人一开始逡巡不前未必没有这方面原因,或许是对奇怪事情的下意识抗拒;也可能是突然见到次辅大学士不务正业,惊讶之下便迟钝了几分,导致了冷场。而后来方应物这样的给事中出面喊口号,才让众人的思维转回正常的轨道。

    不过刘棉花今日为了刷出名望。铁了心不要大学士的尊荣体面,口气淡淡的对万安答道:“此乃为臣之本分尔!万相公若不愿同道,亦不强求。”

    万安额头显出两根青筋,咬牙道:“我生平没见过如你这般厚颜之人!你也真好意思如此!你难道不明白么,别人心里谁肯真正理你?别自欺欺人了!”

    万安寥寥几句,直接戳中了刘棉花的痛点。在别人面前,刘棉花可以摆出“为尊者讳”的架子自我安慰,但在比自己还“尊”的万首辅面前却没得狡辩。

    故而刘棉花不禁恍惚了一下,刚才那一幕确实有点伤自尊了。若非有女婿出来救场

    方应物皱了皱眉头,万首辅真不是省油的灯,老泰山这心态又不对今天真是邪门了,向来靠谱的老泰山为何总是出状况?

    趁着刘棉花恍惚的时候。方应物迅速插话道:“首辅老大人说得轻巧,如果说刘阁老最多也只是没人理,那么换成首辅老大人你上去又如何?

    下官敢肯定。只怕全都是对着首辅老大人叫骂并喝倒彩的,而且还不知道有多难听。莫非你这一百步还真敢来笑话五十步?究竟是谁厚颜?”

    刘棉花忍不住“哈哈”一笑。方应物说的还真有可能,果然是只有比较才会有幸福。心里真是舒服多了。

    自己的名声固然比方家父子差得远,但秒杀首辅万安还是没问题的,至少自己没有像万安这般腆着脸去巴结贵妃并结亲、没有向天子献春宫

    万安脸色变了又变,但很理智的认识到自己与方应物吵架纯属自讨其辱,就是吵得上火了动手也更不是对手,故而他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方应物与刘棉花继续向前,一直走到左顺门才立定住,过了左顺门就是文华殿,难得天子正在此处。

    方应物正想交待几句时,突然听到刘棉花幽幽叹道:“今天算是与万眉州撕破脸了,以后的日子可难过喽。”

    方应物开解道:“老泰山怎的没了信心志气?不与这样的小人撕破脸,不与他彻底划清界限,将来怎么当首辅?何况长痛不如短痛,难过这一两年,总比难过一二十年要好!”

    刘棉花诧异道:“你怎的一些害怕都没有?”方应物不屑道:“冢中枯骨,有何惧哉?”

    刘棉花总觉得方应物此话意味深长、含义丰富,不过没时间细想了。

    却说今日天子难得去了次文华殿,所以左顺门这里已经被外围警戒的侍卫官军占据住了,中间夹杂着若干当值的内监。

    站在左顺门外,刘棉花终于还是回头看了几眼。视野里出现了零零散散的一二百人,如此他才微微放了心,有这些人数撑场面,至少今天不会成笑话了。

    左顺门里当值太监看到如此多大臣蜂拥至门前,;连忙站在阶上喝道:“停住!尔等聚众在此,意欲何为?”

    刘棉花重重咳嗽一声,端正衣冠,排众而出,要代表朝臣这边答话。此时此刻,舍他其谁,只要方应物不来抢风头,高光荣耀都是他的。

    刘棉花缓缓的抬起头,向来略显浑浊的眼神渐渐变得锐利起来,松弛的脸皮绷得紧紧,身板挺得笔直,里里外外透着坚毅的气息。

    众人将目光都聚焦在刘棉花身上,只要次辅大人一张口,年度大戏就要开锣了。

    众人屏气凝声,却见次辅大人酝酿完气势,双眉一动,就要冷不丁又见有道影子飞快的从次辅大人身边窜了出去,直接冲到了刘次辅与当值太监的中间。

    尚未看清楚此人是谁,然后便听到他对着太监高声道:“在下湖广道御史郭不怒!我等今日聚集到此,特为叩请圣上亲贤臣、远小人、正国本、振朝纲!”

    这时候别人才看清楚了,只见这郭不怒御史圆头大耳、眼眸不定,奸猾之相溢于言表。真不知道他凭借这样尊容是怎么进的都察院,要知道御史官职是很讲究外在风仪的。

    刘棉花瞠目结舌,方应物瞠目结舌,众人瞠目结舌,这是从哪冒出来的货色?

    随后刘棉花出离愤怒了,方应物也出离愤怒了,此人胆敢强行出来抢戏,简直是嫌命长了么?

    在左顺门当值的太监只能是个传话工具,什么也决定不了,只要大概明白怎么回事即可。他不管谁是主谁是副,听到这郭不怒几句话,便慌慌张张的拔腿向里面跑,大概是要禀报去。

    众人齐齐无语,原本该慷慨激昂的气氛没有出现,反而诡异的鸦雀无声。刘棉花盯着这位自称郭不怒的御史,目光凶狠的仿佛要择人而噬。

    夹在人群里的项成贤会意的走到方应物身边,对方应物耳语道:“我在都察院里听说,郭不怒乃是刘珝的门生。”

    方应物仰天长叹,方才是万安,现在是刘珝,阁老们都不是省油的灯!(未完待续……)

    ps:昨晚为了闺女玩具衣服,血拼双11杀得兴起,凌晨拼完了才接着码字,只好再送大家400字当做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