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六百三十三章 骑虎难下

第六百三十三章 骑虎难下

    这日是朝会日,四更天时内阁次辅大学士刘吉便被家人叫起,在烛光里有条不紊的洗漱更衣用膳,另有仆役备好车轿。

    这样的节奏在刘府已经保持了三四十年,一切都是驾轻就熟,刘次辅本人也是熟到不能在熟,甚至已经到了麻木的地步。但今天刘次辅却有点心不在焉,神思不属的也不知在想些什么,而且眉宇之间还隐含忧虑。

    服侍的下人们见老爷如此,也不敢多嘴去问。其实也没必要去问,上个朝有什么可忧虑的?难道自家老爷还会不要命到忧国忧民的死谏么?

    刘棉花之所以心思不宁,是因为因为今天就是预定发动百官,伏阙进谏的日子,能不能达到效果,殊难预料啊。

    要掀起这么大的动作,本来刘次辅想提前串联一下各方人物,但方应物说提前串联牵涉人物众多,很容易引起梁芳的警觉。如果梁太监有了防备,或许还会针对性的搞破坏,那还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事先不要大张旗鼓了。

    想想方应物说的也有道理,故而刘次辅也就没有实际性的组织准备,只是在朝臣中宣扬一下了“梁芳威胁论”,为今日之事隐隐造势而已。

    如果今天大事可成,那自己就真青史留名了,刘次辅暗暗想道。

    大臣集体进谏,是被视为忠贞节义,正所谓国家养士、仗节死义,不过国朝初年没人这么玩,大概是天子都比较强势的缘故。君强臣弱时。群臣集体伏阙进谏这种形同逼宫的事情自然几近于无。

    想想就知道,谁敢对太祖、太宗这样杀人不眨眼的天子玩这套?气节这样的事情还是先缓一缓罢!

    一直到了本朝成化年间。英宗正宫钱太后没了时候,天子生母周太后阻挠钱太后与英宗皇帝合葬。

    这是极其逾越礼节的事情。于是百官群情愤激,共同聚集在宫门外进谏。最后迫使天子和周太后让步,以正牌太后礼节安葬了钱太后。

    到目前为止,群臣集体进谏也就这么一次。若今天能够成功组织起集体伏阙进谏,大概就是大明朝史书上的第二次,也足以光辉灿烂了。

    想到这里,刘次辅不由得挺起了胸膛,世人都知道他是“棉花”,今天却要让世人知道自己的另一面!

    一路无话。刘次辅随着上朝的人流进了宫,在东朝房歇息片刻。等到开了午门,文武百官列队进入,刘棉花作为内阁之臣,自然是在文官队列的最前方,他远远地看到了自家女婿,互相以目示意。

    此后就是按部就班的举行朝会,无须赘言。散朝后,天子并没有回到内宫。却起驾前往文华殿,考校太子读书。而百官也按照老规矩,慢慢的向金水桥涌去散开。

    此时只见次辅大学士刘棉花快步走上金水桥头,转身张臂拦住了去路。这行为是极其瞩目的。散朝的人流为之一滞,朝臣皆不知刘棉花想做什么。

    刘吉站立在桥头,有几名亲信心有灵犀的上前簇拥着他。然后刘棉花高声道:“诸君可知。宫中即将有奸邪当道乎?听闻天子任用梁芳执掌东厂,此辈实乃悖逆凶狠之徒。素来又多对东宫图谋不轨。若吾辈视若无睹,则社稷危矣!”

    群臣闻言面面相觑。这些道理的确不错,近日来关于梁芳的话题议论过很多,大家也都有一定的共识。天子任命梁芳为东厂提督,确实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不但对正直朝臣不利,而且还将危及东宫。

    但无比正确的道理从刘棉花嘴里说出来,怎么听着就如此气短?常言道有起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外号,如果刘棉花有这份心胸抱负,那还能是“纸糊阁老”么?

    刘棉花慷慨激昂的讲了几句,见众人没有什么反响,只有自己的亲信在身前呼应道:“阁老所言极是,但不知该如何是好?”

    刘棉花便继续道:“其实近日来议论纷纷,其中弊端诸君想必也都明了,不须我在此多言!但议论却不能阻止奸邪,必须要有举动!今日天子在文华殿,我决意进谏,诸君可有与我同往者?”

    还是只有几名亲信故作欢欣鼓舞模样,鼓掌道:“有阁老登高一呼,吾等愿附骥尾!”

    其余朝臣三三两两的冷眼旁观,仍然没有什么反响,好似事不关己的模样。大都在心里嘀咕,这刘棉花今天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可别被他卖了还帮着他数钱。

    其余几个内阁大臣站在远处,一开始还紧张万分。但看到这种冷清场面,忍不住讥笑几声,只当是看某次辅的猴戏了。

    怎么会这样!一阵冷风卷着尘土吹过,刘棉花脑门上直冒冷汗,心思渐渐沉到了底。

    居然发生了这种事情,朝臣们完全信不过自己啊!自己当了十年纸糊阁老,名声信誉难道已经丧失殆尽了?以至于根本没人愿意追随自己履行正义?

    现在只有亲信三两只响应自己,难道真能只带着自己的亲信去伏阙进谏?那绝对是蠢不可及的!

    首先,这种场面传出去就是个笑话一般,自己堂堂一个次辅,为了正义发出号召,结果只有寥寥数人响应,那简直脸面无光!

    其次,只有自己和亲信去傻乎乎的伏阙进谏,那等于是将天子可能产生的怒火全部集中在自己身上了!

    一个不好,自己和亲信们就是被现场一网打尽的下场,连花名册都不用翻了!自己苦心经营多年的实力,一下子就要土崩瓦解。

    但是如果不去,那也不可以!自己已经站在桥头当着众人的面,如果最后退缩了没有去,那岂不成了当众自抽耳光?就算自己号称“棉花”,也没有脸在朝廷里混下去了。

    况且自己在这里发出了豪言壮语,事后难道不会被天子知道?即便不去伏阙死谏,那也来不及了。

    此情此景,刘棉花的汗水越出越多,眼下这个处境,真的是骑虎难下、进退两难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