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六百三十二章 伏阙(下)

第六百三十二章 伏阙(下)

    正说着,方应物突然后退两步,深深弯腰对着刘棉花作揖道:“眼看又要奸邪当道、危及社稷……内阁虽为群臣之首,但其余阁臣皆不可指望,故而老泰山不出,更待何时?”

    刘棉花这样人老成精的人,听了方应物这几句话也不由得感到心驰神往心潮澎湃,想象起自己率领百官,为了正义伏阙高呼的伟大场面。

    一个正气浩然、风骨凛凛的谨身殿大学士刘吉出现在舞台上,为了社稷国本而抗争,又将是什么效果?

    刘棉花终于被方应物说的动心了,不再反驳什么,低头沉吟不语,认真盘算着利害得失。不得不承认,自家女婿确实制造出了一个刷名声的机会。

    这么些年来,自己一直小心翼翼的不去触犯天子,这才让自己的地位稳如泰山,平平稳稳的从词臣一直做到了次辅。

    但今次如果有所反应,那很有可能会让天子不快。天子不快的后果,就意味着自己的地位不稳了。

    但刘棉花又一想,自己的政治生涯已经进入了末期,大概也到了盖棺论定的时刻。作为纵横十年的成化朝大学士,自己肯定要青史留名。可是自己难道真要带着“纸糊阁老”和“棉花”的评价记载入史书?

    站在这个关口上,自己所能失去的,最严重情况就是政治生命止步次辅,自己就此丢官回乡养老。其实人生到顶当过次辅还有什么可遗憾的,不能再有寸进也正常。

    至于天子本人,只怕没几年寿命了。即便自己触怒了天子。最多也就是潜伏几年而已,运气好自己能熬过去。运气不好也就是自己先死。

    更何况与方家结了亲,方清之正当盛年。方应物前途无量,可以说刘家下一代和下下一代都有了保障,大大减少了自己对子孙的后顾之忧。

    综合看起来,自己可能失去的实在有限。但相比之下,自己有可能得到的却远不止于此,甚至是改写史书形象的机会。换句话说,自己完全承担得起风险,也值得去冒一次险。

    反复权衡过利弊,多疑的刘棉花忽然又想起一个问题。便开口问道:“你们方家有足够的号召力,为何不自行其事?”

    方应物苦笑道:“老泰山多虑了,我父子难道不该避嫌么?”刘棉花闻言愣了愣,亦哑然失笑,自己真实关心则乱,想得太多了。

    先前梁芳涉嫌绑架方应物闹得沸沸扬扬,如果方家跳出来煽动群臣集体弹劾梁芳,那无论多么冠冕堂皇也有点公报私仇的味道,这当然是爱惜羽毛的方家所竭力避免的。

    若非如此。方应物又怎么肯将这个机会让出来?刘棉花很有自知之明的想道。最后,刘棉花狠狠的点了点头,下定了决心干这一票。

    方应物见状,连忙道:“老泰山但请放心。人数必然不是问题,不会出现无人响应的情况。那梁芳作为本就满朝侧目,人心如此大有可为。只要酝酿两日来造势,足以形成大势。”

    刘棉花抬了抬手。“空泛的虚言虚语就不必说了,老夫不是三岁小儿。不会瞻前顾后出尔反尔,也用不着你来镇静人心。除此之外,你还有什么实在的话要说?”

    方应物详细的说:“事先小婿会说动父亲以及老师李茶陵等人,宣扬梁芳为恶之处以及将来前景。特别要说明,此事与东宫之争有关,朝臣必然要对此上心。

    然后老泰山可以选一早朝时候,当众慷慨发声,引领群情愤激,然后借机伏阙死谏,如此老泰山则不愧为百官领袖。

    那首辅万安和刘珝哪敢与天子和万娘娘唱反调?肯定不会与老泰山同流,除了这两个,还有谁能抢走老泰山的领袖风头?”

    刘棉花拍案道:“善!”他不会去问到底有没有把握将梁芳弹倒,因为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以及在过程中的表现。

    却说天子的手诏被梁芳送到司礼监掌印太监怀恩这里后,一连三日都没有动静。梁芳每日要往司礼监跑三五次,就是为了催促怀恩办理。

    拖了三日后,怀恩太监实在拖延不下去了,若再继续拖延就真成抗旨不尊了。

    本来怀恩还指望天子回心转意,但迟迟等不来后没奈何,只得把旨意下发,正式传给了提督东厂的汪直。

    而汪直接旨后,回复说要先收拾手尾并了结手头公务,然后才好正式与梁芳交割。此乃人之常情,也只能如此办,衙门换人断然没有说换就换的,总得有个交接过程。

    但梁太监满怀期待的又等了三天,还没等来汪直的交割,便知道自己又被拖延了。

    汪直不是威望极高的怀恩,梁太监不想姑息,一怒便在御前告了状,向成化天子控诉汪直故意拖延时间,不肯交割职位形同抗旨。

    天子朱见深很为这一对活宝而挠头,便又将汪直召来训了几句,叫汪直快些将职务让出去。

    汪直便奏道:“听说这梁太监这些年来没少赚银子,私囊丰厚的紧。但此次梁芳将要任职,辗转之间也不分出点好处,如何能叫奴婢服气?”

    这些台词都是方应物事先教会的,针对的就是成化天子的那种内外有别、私在公先的心理。

    而汪直摆出贪财无赖嘴脸,登时将成化天子气乐了,天子心里并不忌讳自己亲信鼓捣陋规,不然也不会宠信各地的采买太监。

    故而他毫不在意的指着梁芳道:“汪直这是听到你发财,所以要找你索取好处。你休要太小气,分给他一些有什么打紧,又少不了你一块肉,毕竟是你要占了他的东厂!”

    天子如此和稀泥,梁芳只能捏着鼻子认了。下去之后,梁芳便亲自去了宫外宅邸,取出三百两白银,按着地址送给汪芷,算是奉旨行规矩。

    汪直收了银子,信誓旦旦的答复道:“两日后一定交割!”梁太监便只能又干等着了。

    期间梁太监倒是有所耳闻,听说朝臣里面对自己的非议很多,有些议论听起来简直骇人听闻。

    不过梁太监没有太在意,宫外宫里是两天天空,宫外的风雨委实与宫里无关。(未完待续……)

    ps:不知怎的,感觉又有了,我要当一个稳定更新的美男子(因为稿费不够内人双十一挥霍而被打惨的作者默默飘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