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六百三十一章 伏阙(上)

第六百三十一章 伏阙(上)

    成化天子书法绘画造诣都很高,当下兴之所至笔走龙蛇,刷刷几笔亲自写下了诏书,调用梁芳提督东厂,原东厂提督汪直去御马监。 章节更新最快

    放在往常梁芳必然要不顾一切的先吹捧几句天子的艺术水准,但此时梁太监心急,也顾不得拍马了,连忙道:“奴婢辛苦一趟,将诏书送到司礼监去。”

    成化天子哑然失笑:“你这狗才,今日倒是勤快,随意派个人送即可,何须你去?”

    梁芳陪笑道:“奴婢闲着也是闲着,跑腿效劳正当其用。”随后梁太监告了罪,拿起手诏便急匆匆的向外面走。

    按规矩,天子这种口谕或者手诏都是要先穿到司礼监去,然后由司礼监太监办理。

    涉及到外朝的,便再由司礼监传旨到内阁,由内阁具体执行或者正式草诏;而不涉及外朝的,司礼监便要直接执行。

    东厂和御马监人事变动这样的事情,自然与外朝无关,司礼监按照天子意思执行就是。

    梁太监穿过左顺门,路过文华殿,来到了位于东华门里的司礼监衙门。本来门房里有当值的文书房太监负责收发,见到赫赫有名的梁芳亲自过来传诏,略感诧异之余还是公事公办的要收下手诏。

    但梁芳坚决不肯将天子手诏交给文书房太监,一定要见司礼监掌印太监怀恩。

    虽然这有点逾规,但梁芳是天子面前的红人,在宫里也是有势力的巨头太监。故而文书房当值太监拗不过,只得领着梁芳进了司礼监。禀报过后便把梁芳引到了怀恩公公面前。

    怀恩太监捧着手诏看了几遍,点点头道:“知道了。”梁芳心急的追问道:“在下何时可以上任?”

    怀恩眼皮也不抬的答道:“这不只是你自家的事情。诏书里头还有汪直,怎么也得先向汪直传诏。然后才可论其它。”

    梁芳又催促道:“事关重大,不可拖延,那便速速请人向汪直传旨。”

    怀恩抬起了眼皮,盯着梁芳缓缓的说:“司礼监做事自有章法,不需要你梁太监来教导。”

    怀恩作为太监中第一人积威已久,平时也立身刚正,梁芳没胆量与怀恩当面争吵,只负气道:“陛下圣旨在此,在下已经传到。下面你看着办罢,想来总不会抗旨不尊!”

    随后拂袖而去,等着结果了。怀恩目送梁芳离开,忍不住叹口气,沉思片刻后将天子手诏收在案上匣子里,暂拖延几天,然后吩咐文书房小太监去东厂向汪直传信。

    汪直得到消息后,唯一的主意就是派人去告知方应物,就像玉皇大帝去请西天佛祖一样。方应物知道了这个消息后。结果两天内整个朝廷都知道了。

    但除此之外方应物便没有任何回应,汪直忍不住乔装打扮约了方应物见面。询问道:“我们就这样按兵不动?我对于去御马监可是无所谓,你能接受得了梁芳去东厂就没问题。”

    方应物答道:“我们不用动,也不能动。让别人去动就行了。”

    其后方应物前往刘府拜见刘棉花,“老泰山你抛头露面的机会到了,小婿我已经帮你造好了情势!”

    刘棉花摆出不满的脸色:“什么叫抛头露面?老夫是让你帮着露脸”

    方应物没有咬文嚼字。“如今内廷有消息传出,天子要任用梁芳主掌东厂。老泰山何不登高一呼挺身而出?”

    刘棉花疑惑的问道:“老夫挺身而出作甚?这能换回多大名声?”

    方应物回道:“这要看老泰山准备使多大力气了,若老泰山能率领百官到左顺门或者奉天门伏阙叩请。那么老泰山作为领袖声望自然水涨船高!”

    刘棉花吃了一惊,思索片刻后犹疑道:“为此伏阙是否太小题大做?”然后又补充道:“如果老夫招呼过后,除了亲友外却没几个人去,那反而丢人现眼了。”

    方应物笑道:“老泰山一世精明,为何在此犯了迷糊?是不是小题,还不是看一张嘴怎么说,如果能说出道理,再小的题目也可往大里作!只要有需要,哪有小题?”

    方应物又反问道:”“梁芳此人近来名声如何?现在朝臣人人都以为他暗中使人绑架了小婿,这样的人是不是朝臣公敌?是不是人人得而除之?

    如今他要当东厂提督,朝臣谁又能对此放心?谁不想阻止此事?老泰山可以顺应人心,自然就领袖群伦了。”

    刘棉花摇头道:“你说的都是小节,上不得台面的心思,实在不够大气,焉可拿出去作为冠冕堂皇的明言?更不足以挑起人心,以至于要伏阙哭廷。”

    方应物总算听明白了,刘棉花是嫌弃理由不充分,不足以达到理想效果。如果不能煽动起朝臣的情绪和正义感,那么只能显得自己像个小丑。

    于是方应物便暗示道:“难道老泰山就没想到过,天子在这种时候任用梁芳作为东厂首领的含义么?纵览本朝便可以得知一个规律,天子在有大动作之前,经常要先调整厂卫。”

    刘棉花闻言陷入了沉思,回想起来似乎确实有这个规律。前几朝不提,只说本朝,上次天子对朝堂的大动作还是成化十三年的事情了,那时候的标志**件仿佛就是先成立了西厂,并突然任用当时还默默无闻的汪直为西厂提督。

    再深思其中道理,大概因为厂卫乃是天子控制朝堂最有力的工具,直接反应天子的意志。故而天子要动朝堂,往往先动厂卫,如此才能确保成功。

    方应物继续说:“天子对厂卫的调整就是朝堂政治的风向标,那么这个风向标最近还能指向什么事情?无非就是东宫之争!

    太子没有失德,公认具有明君之相,又是长子!难道朝臣要眼睁睁看着陛下一步一步废除太子,却不敢维护纲常正统?”

    “不能!”刘棉花拍着扶手道。

    方应物叹道:“或许很多朝臣目光短浅尚未明白其中道理,老泰山大可向别人教导这番道理,如此还能顺便自抬身位。此后老泰山可登高一呼,带领百官伏阙叩请除掉梁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