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六百三十章 梁公公在行动

第六百三十章 梁公公在行动

    这两日梁芳梁太监心中比较得意,之所以得意当然是因为自己扳回了一局。()

    在辽东杂铺那里设计,间接向陛下证明了方应物与汪直关系匪浅,叫陛下起了免除汪直提督东厂的心思。

    东厂提督这样重要角色是不可空缺的,但对人选的要求非常苛刻,镇不住场面的太监绝对不行。

    如今大内赋闲的大牌太监也只有他梁芳一个,如果汪直离开东厂,那么换他梁芳去东厂坐镇岂不顺理成章?

    那日与汪直一同面圣之后,天平就彻底向自己这边倾斜了,陛下也说过,“你们可以换一换位置”。那意思就是自己去东厂,汪直换到御马监来。

    对梁芳而言,这个想法如果成真,那就是从宫里向宫外朝廷迈出了坚实的一步,今后就可以想法安排亲族子弟进朝廷为官,也算是荫及后人了。

    这日梁芳沐浴更衣后,便前往昭德宫拜见万贵妃。无论如何汪直也是万贵妃的小亲信。自己想要取代汪直的东厂位置,最好还是提前与万贵妃沟通明白,不要叫万贵妃厌恶了自己。

    但梁太监刚走出院首,却见自己新近认下的一个干儿子名唤李忠的飞奔而来,行礼道:“我听到一个消息,须得禀报给干爹知道。”

    梁芳停住脚步,询问道:“什么消息?值得你大清早的特意过来禀报?”

    李忠答道:“宫外有传言,前几日那方应物被绑架过。”

    “哦?什么状况?”梁芳问道。宫里宫外是两个次元的世界,消息有些迟滞很正常。或者说此时一开始貌似与梁芳无关,也就被梁太监周围的人自动屏蔽了。自然也就没渠道在第一时间传到梁太监耳朵里。

    李忠知道重点在哪里,直接选了要害地方答道“方应物被绑架是与两位采买内监起了冲突。并离开辽东杂铺之后,外面都以为此事与干爹你有关系。”

    梁芳喝道:“荒唐!姓方的被绑架,与我何干?莫不是他自导自演的苦肉计么!”

    李忠便又答道:“听说过程中死了两条人命,而且人犯被擒拿之后,顺藤摸瓜连捉了几个人牙子,还顺便解救出其他人来!

    这些都是做不了假,足以说明方应物是真被绑架过,而且传言里将此事都栽到了干爹头上,说是干爹你买通指使的人犯!”

    “这”梁太监感觉像是一出门踩了一脚驴粪蛋。而且精通阴谋的他也知道,这种事儿是越描越黑并解释不清楚的。

    李忠最后道:“又加上干爹出掌东厂的传言,所以外面议论纷纷都很反对干爹去东厂。”

    梁芳哈哈大笑,“本来我还想着是不是偶然凑巧,但从此看来绝对不是了,消息肯定是方应物和汪直故意散布出来的!但他们却忘了,宫里的事情如何能由宫外来决定?

    皇爷也非常厌恶外面的人干涉宫中事情。所以靠宫外舆论来施压简直不值一提,他们打错了算盘!说不定还要激发皇爷的逆反心思,偏要反其道而行之也说不定。”

    笑过之后。梁太监忽然又想起什么,很警惕的问道:“那方应物没有别的举动么?”

    “儿子我特意打听过,那方应物在家闭门谢客,谁也不见。没听说他有什么动静。”李忠如是道。

    听到方应物没有异动,梁芳微微放了心,继续向昭德宫而去。由于昨天已经遣人约好了时间。故而梁太监到时,万贵妃没叫他久候。在正殿接见了。

    梁芳小心翼翼的措辞道:“兴许是汪太监近来略有懈怠,故而招致陛下不满。当奴婢的面,说要奴婢与汪太监换一换。这圣命难违,奴婢只能尽力而为,万望娘娘周知。”

    万贵妃闭目片刻,仿佛小憩似的,不过脑中没闲着。在她看来,如果养女汪芷肯顺从自己心思,旗帜鲜明的支持邵宸妃皇子,那自然是两全其美。

    怎奈汪芷不知吃了什么**药,始终躲着避着,就是不肯在这件事情上出力气,难怪天子不满了。

    梁芳也算是自己亲信,平素里对自己也是忠心耿耿不敢稍有怠慢。事情总要有人来做,总不能无条件的去庇护汪芷,而让别人都寒心罢?

    再说让梁芳去东厂,也不算太差的选择,肉烂在锅里还是自己的,总归还是自己人。比起时不时闹别扭的汪芷,乖顺的梁芳反而说不定更好用一些。

    拿定主意后,万贵妃睁眼叹道:“汪直年轻不懂事,做事总有不周到的地方,连本宫也不知她胡思乱想什么。既然陛下有意点了你的差,你尽心办差就是,万万不可辜负圣心。”

    梁芳心中大定,宫里头万贵妃的影响力极大,陛下之所以有了意向后,一直没有明旨下发,多半也是等自己求得万贵妃准话。毕竟汪直是万贵妃从小抚养宠爱的,涉及汪直的事情必须要万贵妃点头。

    这下得到万贵妃明确表态谅解,那自己从汪直手里抢来东厂提督的事情便可以算是有九分成功了。

    只要掌控了厂卫,就真正握有了最强力的武器,到时候有仇报仇有怨抱怨完全不在话下!

    方应物之流即便貌似很不好动,但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只要上心盯住,还怕找不到扳倒的机会?

    又陪着万贵妃说过话,梁芳便从昭德宫退出来,然后去朝见天子。

    此时成化天子正在对着花鸟做画,抬头见梁芳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身边研墨,便笑骂道:“你这奴婢,两日不见人影,今天怎么得了闲?”

    梁芳笑着答道:“奴婢前两日身子不适,不敢让皇爷心烦,直至今天才大好了。何况眼下本来就闲置在宫里,不来侍候皇爷,又能作甚?”

    闲置?这话倒是有些意思,成化天子微微一笑,“那来的也很迟,你又是从哪里过来的?”

    梁芳如实道:“方才去向万娘娘请安了,万娘娘勉励奴婢不可因为一时得失而疏忽了侍候皇爷。”

    成化天子手里提着笔,闻言顺手扯过白纸,亲自写起诏书来。梁芳双拳紧握,两眼放光,激动地不停颤抖。(未完待续……)

    ps:我靠,一不留神过了12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