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六百二十九章 被看穿的阴谋

第六百二十九章 被看穿的阴谋

    天子最近烦恼很多,最大的烦恼当然就是想重新选个称心如意的继承人,但却遭到了强力而普遍的反对。

    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更别说是换太子这样一件事了,简直就是一个极其复杂的系统工程。强行上马也不是不可以,但后患很大,所以要将外朝、内廷、后宫都得摆平。

    后宫这里,母后态度坚决支持现太子,那只能靠自己软磨硬泡了,无论哪个皇子不都是他的孙子?又何必厚此薄彼?

    外朝方面,已经托付给忠心耿耿的首辅万安了,尽可能的拉拢同党,减少阻力。听说已经有了效果,有些重量级大臣会投向自己这边。

    而在内廷这里,则是己方最弱的地方。关键是司礼监掌印太监怀恩力挺现太子,相比之下却找不到能与怀恩分庭抗礼的人物。自己指使的梁芳等人威望差点,实在无法与怀恩抗争。

    本来另一个重要太监汪直或许可以出面,但她态度却有点**,在太子之争的问题上一直表现得不积极,平白无故让己方损失了一大助力。

    在政治地位和实力上能与司礼监掌印太监掰腕子的角色,只怕也只有东厂提督勉强可以稍稍胜任了。

    既然目前这个东厂提督不愿配合,那么是不是另换一个听话的人?天子朱见深对这个问题已经考虑了有一段时间了,但始终没有拿定主意。

    这日,天子将梁芳和汪直都召了过来,很是开诚布公的谈道:“汪直你若不想参与废立之事。朕也不勉强你,但你总不好占着位置不放。”

    梁芳大喜。上前奏道:“汪直杂念太多,总不能全心为皇爷效力。但皇爷仁慈。且放他去罢。”

    汪直奏道:“奴婢身上一切皆由陛下所赐,皇爷若有旨意,奴婢全无二话!另外奴婢觉得,万万不可由梁芳接任,请皇爷明察。”

    天子摆摆手道:“最烦听你们互相攻讦,你们就不能和和气气的共事?揭人短处的事情不必奏了,等过几日你们换一换职位。”

    汪直欲言又止,最后无奈道:“皇爷既然不想听,奴婢也就不说了。”

    按下闲话不提。却说方应物自从南方回来并上交钦差关防后,从程序上要接受都察院的考察,然后根据考察结果敲定新职务或者差遣。

    如今考察的各项工作大都已经进行完毕,只差召方应物去都察院过堂询问了。在这日,都察院派了吏员去方家府上,告知方应物明日来都察院走程序。

    不过到了次日,都察院并没有等来方应物,只有方应物派了长随过来,并携带文书一封呈递给负责此事的右副都御史屠滽。

    屠大人对方应物不能到场颇为奇怪(也是方应物人情熟惯。换成别人胆敢不到必然被记黑名单了),拆开文书看了看,却大吃一惊。

    原来这方应物声称前日被恶贼绑架,受了惊吓。也有轻伤在身,故而要在家里养一养,不能前来都察院接受考察了。

    作为一个著名的焦点人物。有关方应物的消息总是传播很快的。更何况都察院是以嘴皮子见长的御史扎堆的地方,本来就是朝廷几大传言集散地之一。

    这消息简单地说。著名清流方大人前两日被人绑架,幸亏有东厂番子路过。方大人设计求救,最终险死还生的被救下来。

    听到这个消息的人无不震惊,震惊于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有朝廷要员被绑架并险些卖到西山煤窑里,听起来简直匪夷所思。

    这件事实在难以令人置信,首先就有很多人怀疑这是方应物出于某些目的捏造的。

    不过很快就得到证实,那日在东城,确实有人被东厂番子追赶,一直纵马车狂奔到崇文门附近时才被捉拿住了。

    而且另外还有两具人犯尸体也都在街上被人看到,如果方应物被绑架案件是捏造的,那也不大可能真丧心病狂的公开弄出两条人命官司出来当佐证。

    稍微有点智商的人,也不会为了捏造一条目的不明的事情,冒这样巨大的风险,以方应物为人来看也不是这样凶残的人。

    种种迹象表明,方应物确实真遭到了绑架,然后被偶然路过的东厂番子救下。

    有人解释说他这样一个小年轻,日常穿着又朴素,单身出门时哪里像是朝廷大员?被拐子们盯上似乎也可以理解。

    在拐子眼里,目标只是青壮劳力而不是朝廷大员方应物所以一切都是巧合,方应物是流年不利正好撞上了太岁。

    但世间不乏阴谋论者,不相信这是巧合的大有人在,于是第二种怀疑便出台了。

    最近朝廷有什么动静大家都知道,偏偏在这时候,传言要入东宫侍班的方应物被绑架,难道真的会是巧合?从这思路究根问底,便又有新八卦被扒了出来。

    据说当时有采买太监到辽东杂铺敲诈勒索,而辽东杂铺主人家动用同乡关系求了方应物出面说项。方应物就是在离开辽东杂铺之后,才突然遭遇绑匪的。

    如果这还不算令人脑洞大开,那么可以再想一想,这宫里大项的采买都是由梁芳负责,还不能引人深思么?方应物和梁芳之间的恩怨,已经不必赘言了罢?

    分析到这里,一件条理分明的阴谋已经呼之欲出了!首先是梁太监故意派了采买太监到辽东杂铺肇事,然后引诱毫无准备的方应物前往辽东杂铺。

    最后趁着方应物离开时机,在路上找机会绑架了方应物!至于梁芳接下来的计划,因为没有发生所以不好猜测,但方应物肯定讨不了好。

    一个不好,说不定方应物连小命都会被害掉,连卖去煤窑可能都是事情败露后,为了减轻罪名而供认的托词!

    议论沸沸扬扬的时候,又有一件新的消息出来,听说天子打算更换东厂提督,而新的人选不是别人,正是被罢免御马监太监后“赋闲”的梁芳。

    这个消息看似突兀,却不能不让人相信三分。但凡消息灵通的朝臣都知道,梁芳此人乃是地地道道的弄臣,但他心里并不甘心于佞幸的地位,一直在谋求政治地位。

    而东厂横跨宫内外,堪称天子的镇压百官的第一爪牙,是大明内廷政治中重要的角色。说一千道一万,提督东厂这个位份必然是梁芳的菜。

    可是让一个竟能做出绑架暗害大臣这种根本没有底线事情的太监当东厂提督,那对大臣们而言,未来岂不黑暗残酷?

    一旦让没有底线的人握有了厂卫特务大权,那为祸必然极其惨烈,甚至要超过成化十三四年时的汪直横行!

    这是绝对不能接受的,这是每一个文官都不可接受的!朝臣对此的反感情绪无以复加。

    当然还有一个看点不可忽视,朝廷中人都知道,那方应物绝不是个好欺负的,不知有多少大人在他手底下灰头土脸。

    从公侯之家到原东厂提督,从原次辅刘珝到钦差太监,哪一个是好相与的角色?最后都在方应物手里讨不了好,轻则降官丢职,重的甚至莫名其妙丢了性命。

    所以这次梁芳做出这等害人事情后,从过往经验来看,方应物肯定会千方百计做出最强力的反击!如果方应物还是一如既往犀利的话,梁芳必然要吃大亏。

    可是众位看官等了又等,看了又看,方应物却毫无动静,甚至是大门不出二门不入,藏身在家中也不知道在干些什么。一时间仿佛风平浪静起来,什么也没发生似的。

    有不少够资格的人登门造访,但全都被方应物婉拒门外,并不出来见客。不过也不是没有仗着脸皮厚,硬是闯进方家院子里的,比如都察院御史项成贤。

    项大御史把方应物从两个儿子面前生拉硬拽的扯进了书房里,此外作为对方应物最熟悉几个人之一,项大御史有些话不问不快。

    项大御史问道:“老实说,此事并非是你自导自演的?”

    方应物答道:“老实回答,绝对不是。”

    项大御史又问道:“那这件事确实是一个巧合?”

    方应物点点头道:“还真就是这么巧了。”

    项大御史若有所思片刻,然后才道:“我是受了都察院托付前来探望,不过看你也没什么大碍,不如今晚与我喝酒去。”

    方应物主动说:“有酒还要有色,酒色合力才可称心,都不能少。”

    项成贤惊讶万分,“往常说起这些,你总是推三阻四的拿架子,今天怎的大方起来了?”

    方应物笑道:“险些遭害,真凶逍遥法外无可奈何,就不能让我意气消沉些么?我就是这么一个心思纤弱的文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