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六百二十六章 让你失望了

第六百二十六章 让你失望了

    方应物越想心越沉,若老泰山刘棉花在内阁被首辅万安和刘珝联手边缘化,汪芷又没了东厂提督职务,那自己岂不像是左膀右臂齐齐断掉?

    那样的日子可不好过啊,没了真正的硬实力支撑,自己这清流名臣岂不真成了徒具嘴炮的人?

    想到有可能面临的形势,方应物忍不住烦躁起来,他在屋里不停的来回踱步,频率之快晃得汪芷有些眼晕,便抱怨道:“你坐下来说话!”

    方应物忍不住发火:“你说你为什么要离京?简直太不负责任!不然也不会给了别人如此多可趁之机!更是正因为你离京,所以我们才会被钻了空子!”

    汪芷登时被训斥的恼羞成怒,涨红着脸叫道:“我说过,我又不是有意如此!你还想怎样?”

    何娘子此时从门帘子缝里露出脸来,“哎呀呀,两位老爷何必脸红脖子粗的吵闹,伤了和气岂不亏了?叫奴家也怕怕的呢,且喝口茶消消气。”

    汪芷与方应物又面面相觑片刻,最后汪芷幽幽叹道:“眼下可如何是好?遇到你这个混蛋东西,我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如果不曾认识你,我一门心思唯万娘娘马首是瞻,做一个地地道道的奸邪小人,才不用管你的死活,每日里痛痛快快单凭本性行事,决计不会有如此多烦恼。”

    方应物义正词严的指出:“你这话大错特错,若非遇到我,你现在不是去凤阳倒夜壶就是去孝陵扫地了,说不定连小命都难保。已经沉到了后宫哪口井里。就算现在不是这样,将来必然也是这样”

    汪芷嗤笑几声,讥讽道:“你还有闲心跟我算计这些没用的?我去当御马监太监有什么所谓,又不是被发配充军。反正发愁的不是我,最后谁坐稳太子宝座跟我有一文钱关系么?无论我将来死了活了亦赖不到你老人家!”

    方应物顿时哑口无言。苦思了一会儿,才斟酌着抬头道:“我想要先弄清楚,那两个作死太监到辽东杂铺来试探,究竟是梁芳的自作主张,还是圣上直接下旨叫他们来试探的?”

    “这有区别?”汪芷疑惑的问道。

    方应物解释道:“这两种意味,完全不一样。若是梁芳自作主张试探。那就等于是奸邪蒙蔽圣明,而圣上只是耳朵软了一次,我们还有机会纠正,尽力想法子就是;

    但如果是圣上本人产生了疑心,亲自派人来试探。那可就棘手了。当今圣上是个外圆内方,心里执拗的人,认准了的事情很难轻易改变,我们想扭转更是难上加难。”

    汪芷亦想了想,“我觉得,应当是梁芳自行为之。皇爷本性还算厚道,没你这么阴险,应当不是耍弄那等鬼蜮伎俩的人。”

    “我决定了!”方应物猛然转身。指着汪太监道:“接下来,我要上奏疏弹劾你!对不住了!”

    汪芷吃惊的睁大了眼睛,愕然道:“你弹劾我作甚?”

    方应物答道:“我要弹劾你依仗东厂权势。大肆盘剥民财、揽权生事、欺压有关职司!”

    汪芷气急败坏的反驳道:“你不要血口喷人,哪有这些事?”

    “姚员外经营关外辽东与中原的买卖,你以保护为名,分账不少罢?你在锦衣卫安插亲信、排除异己,不是揽权生事欺压有关职司是什么?还有其他一桩桩一件件”

    汪芷感觉自己简直要抓狂,“我不是问你弹劾我什么。是问你弹劾我有什么用处?你能有什么好处!”

    方应物叹息道:“这算是面临可能发生的事故——比如你真离开东厂,所实行的预防性举措罢!解决问题的法子要慢慢想。走一步看一步,但当务之急必须要扎紧篱笆预防事态进一步恶化。”

    汪芷仍然没有明白。“你的思路到底是什么?能否详细说明?”

    方应物便解释道:“一是在这种情况发生时,能得到一些补偿,总不能白白看着你被迫走人。

    若我抓紧时间抢在前面上疏弹劾你,然后如果你真被调离东厂,那在外人眼里,岂不成了我将你弹掉了,总能收获几分名声,不算彻底吃亏。

    二是梁芳之流肯定不止于此,我们还要防着下一步,务必要预防梁芳之流将你我勾结的消息散布出去。

    这种事发生的可能性不是没有,甚至会很大,为了打击你我,梁芳之流继续扩散消息不奇怪。

    如果我先撕破脸猛烈弹劾你,梁芳之流再散布你我勾结的消息时,别人就不会轻易相信了,那么你我就还能保留一些余地。

    三是做给陛下看的,虽然陛下看到我弹劾你,未必轻易相信你我没有瓜葛。但能扳回一分印象是一分,就算不能扳回,起码也可表明我的态度。

    如果陛下自以为拿捏住我的短处了,我还是无动于衷的样子,肯定要让陛下不喜。所以要做出点慌慌张张的惶恐举动,这样才能让陛下满意,这不在于结果,而在于态度。”

    汪芷听完方应物的条理,连连冷笑,“真真是好算计,一条条一件件的硬是要把你摘得清清白白稳稳妥妥!你拿我当什么了,一个任你拿捏的木偶道具么?”

    方应物苦笑着作揖,低声下气道:“好人儿!你我这见不得人的关系”

    “呸!”听到这句,汪芷脸色突然又红了红。

    方应物苦口婆心道:“其实你不怕被曝光,对你没什么损失,你一个太监能勾结上我这样的清流名臣,那简直是荣光万丈、光宗耀祖。”

    “呸!”汪芷听到这里,忍不住又轻唾了一口。

    方应物充耳不闻视而不见,继续说:“而我所处位置则不同,一个大臣与你这样的太监勾勾搭搭,那就是丑闻。所以当前是我危险而不是你危险,重点肯定是我如何自保,而你就得受受委屈。”

    汪芷气咻咻的胸口起伏不定,眼珠子转了又转,最后咬牙切齿道:“反正我不许你来攻击我,我心里不痛快!”

    方应物不确定的问道:“你真不许我来弹劾你?”汪芷很肯定的回应道:“不许,我忍受不了你来骂我。”

    方应物仰天而叹,英俊的面容上充满了萧瑟之意,意兴阑珊的说:“既然如此”

    汪芷忽然有些心软了,便是让他蹂躏一番又何妨?日常攻击自己的奏疏还少了?也不多他这一次。

    “那就只好让我那老泰山出面了。”方应物又道。汪芷有点糊涂,怎么事情又扯到次辅刘吉身上了?

    只听得方应物说:“你可不知道,这老人家认定这两年是他更上一层楼的机会,而且是这辈子最后的机会。故而为了压倒别人,想刷名声快迷瞪了,这次弹劾你的任务就让给他罢!”

    这也行?汪芷十分无语,说来说去,还是这种令人讨厌的感觉。她想要方应物明白,她不是予取予求的人像木偶,更不是有事就用一下的夜壶,而是活生生的人,女人!

    “你刚才说,不许我攻击你,那就只好换个人了。改成叫老泰山上奏疏弹劾你,以后你真的有了变故,就算我那老泰山白捡回一点声望。

    将来他若能当上首辅,对内廷的你也没坏处,毕竟你在内廷有些事情也需要外朝配合。

    从我这边来说,如果我那老泰山出面了,别人也会联想到我身上,也勉强相当于我撇清了与你的嫌疑。”

    听着喋喋不休的各种冷酷无情没人味的分析解释,汪芷只觉得身子发寒,空前的孤独寂寞冷感受萦绕在全身。

    此时一只手扶上了她的肩头,“对不起,我不会说好听话哄人,让你失望了,周遭这环境也不许有太多的花前月下儿女情长感情用事。不然会身败名裂死无葬身之地,特别是你这样特殊的身份,我宁愿大家都成功活着,也不想壮烈的失败。”

    汪芷慢慢抬起头,狠狠白了方应物一眼道:“谁说我失望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