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六百二十五章 严峻的形势(下)

第六百二十五章 严峻的形势(下)

    方应物回到庭院中,对局势略有担忧之际,又有人传话进来,说那东边的汪公子找他,请他务必到场。

    方应物暗暗思忖,汪芷前日才见过,今天又急急忙忙的来找,大概是她公开亮相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如此方应物只得穿上文士衫袍,非常坚决的喊了方应石和王英以及娄天化随从,嘱咐他们自己跟好自己,然后才出门乘轿前往城东而去。

    进了何娘子酒家后院,便见孙小娘子站在廊下侍立,方应物上前挑逗了几句,然后才掀开门帘进屋。

    汪芷不知已经等了多久,见到方应物便迫不及待道:“皇爷说,如今御马监太监出缺,欲重新任用我为御马监太监。”

    这是好事情啊!方应物连忙道:“恭喜厂督,贺喜厂督!从今以后名正言顺了,你要重重的谢我才是!”

    话说汪芷这个东厂提督,其实不是什么正经职务,严格来说只能被称为提督东厂,这一听就是一项差遣而不是官名。好比是钦差大臣一般,不可能说这个官名叫钦差,必然还有本官的。

    提督东厂这个位置实际上也确是如此,前缀应该有本官。按照惯例一般都是由司礼监秉笔太监兼提督东厂,但由于汪太监的特殊性暂时没法跻身司礼监,而天子又想让她执掌东厂,所以一直不伦不类的只有提督东厂四个字。

    按说太监二十四衙门,给汪芷随便找个本官还能找不到?只是东厂提督地位极其重要,向来都是由司礼监秉笔太监来领差的,想要找与这种地位相称的本官却没那容易。

    如今梁芳因为在方应物面圣时。几句话没说对付,被陛下免去了御马监掌印太监的职务,于是御马监这个在内监二十四衙门里能排前三的重量级太监空了出来。

    御马监太监的地位足以和东厂提督相称,更何况汪芷当年就是以御马监太监提督西厂,如今再当御马监太监。只不过是往事重现而已。而且世间事物,失而复得的最为珍贵,汪芷当然有理由激动。

    所以方应物才会恭喜汪芷,并大言不惭的讨功劳。若没有他方应物,梁芳哪有这么容易就就丢掉御马监?

    “好什么好!”汪芷耷拉着脸,无精打采的说。这个情绪终于让方应物感到不对头。追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汪芷郁闷的说:“今日皇爷召见我,问了问官职之事,然后说让我递补为御马监太监”

    “陛下是让你递补御马监,而不是兼领御马监?”方应物也发现了其中不妥当地方。

    汪芷答道:“是的,还听说皇爷打发了覃昌去司礼监询问。宫中太监谁能补为东厂提督。”

    方应物凝眉沉思半晌,都知道东厂是天子的耳目爪牙,东厂提督是非常要害的职务,只有天子信任的太监才能得以任用。

    如果天子打算让汪芷卸任东厂提督,哪怕另外给的官职再高,也只能说明一件事,天子已经不那么信汪芷了。

    方应物忍不住问道对汪芷问道:“事情如此,先前没有一些儿风声么?”汪芷摇摇头。“我也很讶异,完全没有料到。”

    奇怪了,事起突然必定有因。那问题出在哪里?方应物忽然想起什么,“莫非,天子怀疑你我之间有勾结?”

    汪芷连忙问道:“你为何会如此想?发生过什么事情?”

    方应物答道:“上次我进宫面圣的时候,梁芳这个贼子在一边进献谗言,说你我互相勾结。

    只是我辩解几句,将梁芳的指责避开了。陛下当时也没有什么表示。难道陛下那时候其实心里有所怀疑,只是引而不发?”

    汪芷脸色微微一变。“竟然有这样的事情,怎的前日见面时没听你说起?”

    汪芷从成化十三年至今。大部分时间的主要业务都是厂卫工作,岂能不明白其中关窍?

    对于东厂提督这份职业而言,贪污横暴、杀人放火都不是问题,但天子最忌讳的就是内外勾结、蒙蔽宫中了,特别是在当下这个东宫之争的敏感时期。

    方应物苦笑几声,“当日进宫面圣,发生了太多事情,我脑子被压榨的精疲力尽。又哪里刻意记得住看似未生效的无用谗言?

    如此看来,陛下当时未发作,但肯定暗中起疑并留了心,这两日不知为何有了决断。”

    汪芷沉吟片刻,“你说,宫里采买太监来辽东杂铺勒索敲诈,是否与此事有关?我自从回京听说此事后,一直觉得此事奇怪。

    因为据我所熟知,宫里太监在外面跋扈嚣张也是要看场合的,梁芳毫无道理如此行事。明摆着就是故意肇事,为了些银子要与我过不去,这对他有什么好处?”

    方应物若有所思:“正所谓项庄舞剑意在沛公,那么他们只是打着敲诈银子的名头,其实却另有图谋?既然不是为了钱,那就是为了人为了人”

    说到此处,方应物忽然大叫一声“坏了”!然后急急的分析道:“那两个作死太监到辽东杂铺飞扬跋扈,一开口就要接着采买名头勒索一两万银子,姚员外是绝对承受不起的。而你这个靠山又不在京中,那么姚员外只能来找我。

    于是问题就出来了,那些明白辽东杂铺有你为靠山的人,再看到前日我也为辽东杂铺撑腰,岂不就等于间接证明了我和你确实有勾结关系?如果陛下也接受了这个猜测,还能对你这东厂提督放心么?”

    汪芷当即醍醐灌顶般的明白了,捶案道:“对极!这就是不对劲的地方!他们以无心算与有心,你竟然一不小心就中招了。”

    能言善辩的方应物竟无言以对没想到在这里吃了个哑巴亏。当时自己也太大意了,为什么就没有想到这点去?

    自己这个大臣为汪芷扶持的店铺出头,在有心人眼里很明显不对头啊,自己为什么就没有意识到?这真是无心被有心算计了!

    如果汪芷真的丢掉了东厂提督差事,那自己所面临的形势可就加倍严峻了,这是今天在刘珝万安可能合流之后,第二个不确定性但非常有可能的噩耗。

    御马监太监号称内监里的兵部尚书,地位很高不假,但哪有东厂提督实惠好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