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六百二十章 我知道你行

第六百二十章 我知道你行

    何娘子禀报完事情,很知趣的退出了屋子。然后她继续守在房门外面,除了端茶倒水的孙小娘子,其他人一概拦驾。

    方应物忽然计上心来,“世间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你别听到难做就打退堂鼓,总得先想想法子再说罢?

    譬如你虽然实在做不了左右逢源的事情,但反其道而行之,找一条别的路子,最后达到所需求的效果不就成了?”

    “有话明说。”汪芷不耐烦听方应物卖关子。

    方应物便道:“你看看,梁芳与你不对付,今次又送上门来了,你何不借此做文章?打着与梁芳不和的名头,大张旗鼓的与梁芳相斗,那就能暂时化解眼前的困境了。”

    汪芷不是笨人,只是经常懒得费心而已。经方应物点拨,忽而恍然大悟,叫了一声“妙!”

    一个人遇到不想说的话题,可以“王顾左右而言他”的打岔,遇到了不想参与的事情时,同样可以做点别的事情打岔。

    梁芳是万娘娘的这边的人,也是主张另立太子的。如果自己能合情合理的与梁芳矛盾激化,大打出手不可开交,那么万娘娘想让自己与梁芳携手合作、为废除现太子而奋斗,估计也难了。

    至于周太后和怀恩那边,自然也乐得看自己和梁芳的“内讧”,不但不阻止自己,甚至还会推波助澜。对周太后和怀恩而言,自己和梁芳“内讧”就已经是惊喜了,只让自己能牵制梁芳就很好。

    确实如同方应物所言,无论什么路数。只要达到自己所需求的效果就行了,那就是两边都别逼着她汪芷在太子之争中当一线炮灰。

    最终汪芷叹道:“我既不想做对不起娘娘的事情,又不想与你对着干,大概也只有如此混事了。也罢,就拿梁芳来当个幌子来闹。”

    方应物柔声道:“我很理解你的心思。也不愿见你在其中为难,所以才想方设法的帮着你排忧解难,只要你能开心便好。”

    汪芷感动了几个呼吸,然后便觉得不对头,而且是很不对头她突然想到了什么,满面疑云道:“你肯定是要维护正道。力挺当今东宫。而你也知道我与万娘娘的关系。

    以你的脾性,应该是千方百计的将我拉到你这边为你所利用,要死要活的帮着你冲锋陷阵。可是你今天怎会如此好心,不但不劝我来助你,反而替我想办法骑墙?”

    方应物笑了几声。“你真是想多了!我这边不用你助力,有没有你都一样,何苦要劳烦你改头换面?还是让你顺从本心罢!”

    汪芷点了点方应物的头,“你不坑我,我就谢天谢地了,与梁芳的事情就交给你筹划了,我懒得费心思!”

    此后算是久别重逢的二人略略温存一番,方应物便离开何娘子酒家。回家去也。今日实在不周密,外面眼线太多,方应物便不久留了。

    在自家外面的胡同口时。虽然已经天黑了,但仍然见到还有商贩驻留不去。方应物苦笑几声,没有在意。再到了家中,却听到父亲召见,方应物连忙去了书房。

    方清之皱眉对儿子道:“这些时间,家门外面连个清净都没有了。简直成何体统?都是你招惹来的,你想个法子速速打发掉去!”

    原来方清之今日上朝。与同僚闲谈,被别人拿此打趣过几句。方清之是个爱惜羽毛的人。回家后便要儿子去行动。

    方应物忍不住道:“儿子听说了,外面商贩其实都是因为传言父亲大人即将上任国子监祭酒,故而在此守候众监生买卖的。所以明明是父亲大人招惹来的,怎能怪到儿子头上?”

    方清之喝道:“好一张伶牙利嘴!家门外没有清净是从你成了大仙开始的,叫你去做事,你还推三阻四什么?”

    “晓得晓得!儿子我明天就想法子!”方应物举手投降,放弃了徒劳的责任问题。父为子纲,儿子背黑锅天经地义,在这上头怎么也辩不过父亲。

    方应物领过父亲教训,回了西院后刚扒拉几口粥饭,却见刘府那边打发了人来传唤,道是老泰山刘棉花召请。

    虽然不想动,但方应物也无奈,只得打起精神前往刘府,所幸不算太远,来去便利。

    方应物进了刘府后院书房,见老泰山坐在书架前,双眉紧皱,仿佛深思什么。

    刘棉花听到脚步声便醒过神来,对方应物道:“这两日,老夫将近来的事情重新清理了一遍,越发的确认,当今已经到了一个关键性的节点,一个足以改变未来的节点。

    在这时候,做事情做对了,就是事半功倍的效果。想来想去,老夫必须要做点什么。”

    方应物懒洋洋的喝着茶水,回应道:“老泰山有话还请明示,如此云山雾罩的令小婿猜不透,若有错解可就不好了。”

    刘棉花却话头一转道:“你可知道,老夫在朝廷中最羡慕谁么?”

    方应物很得心应手的回复道:“你老人家两人之下万人之上,已经是堂堂的次辅大学士,还能羡慕谁?只有别人羡慕你老人家的份儿罢?”

    虽然都是废话,但讲废话才是见真功夫的表现,不过今晚刘棉花可没想在这上头兜圈子浪费时间,径自道:“老夫最羡慕的就是令尊!在这个主上昏昧的世道里,一边能高风亮节,一边还能青云直上,岂不令人艳羡?”

    “唔”方应物对此到没话说,自家父亲的际遇确实要令人艳羡,尤其是刘棉花这种为了向上爬却导致名声不佳,但仍心有不甘的人。

    刘棉花更直白地说:“老夫更羡慕的是,令尊有你这个儿子!那天在文华殿里,老夫也看得清清楚楚,令尊是如何在你帮衬之下显声扬名的!所以你才是功不可没的人!”

    方应物连忙谦逊道:“老泰山过奖了,小婿哪有如此本事!”

    刘棉花摆摆手,阻止方应物继续谦逊。“自家人说话,就不要假惺惺了,你帮令尊是人之常情,但老夫如今也是你半个父亲,你不可厚此薄彼啊!

    令尊需要名声,老夫也需要名声,你也得替老夫筹划筹划,如何把这个名望抬起来。若老夫能更进一步,荣登元辅,难道就没你的好处了?老夫知道你行的!”

    方应物无语,敢情也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要自己来做事的?怎的大家都要找他当高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