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六百一十七章 获救

第六百一十七章 获救

    虬髯汉子进了何娘子酒家,只看有一个跑堂小厮懒洋洋的低头坐在条凳上,连自己进来都没有觉察到。不由得心里骂了一句,难怪生意这么差。

    他上前对那小厮道:“你们掌柜的在哪里?有个叫袁应物的托我传几句话。”

    小厮抬头看了看,便嘟嘟囔囔的去了后院。袁娘子正陪着汪芷说话,听到禀报后疑惑万分,袁应物是什么东西?难道是方应物搞鬼?

    汪芷好奇的吩咐道:“你去瞧瞧!”

    虬髯汉子在前面等了一会儿,见美貌的何娘子掀了门帘进来,便放下心来,区区一个小娘子能有什么威胁?心里想道:“看来那书呆子没有骗人。”

    何娘子瞅了几眼便问道:“客官要见奴家,不知要传什么话?”虬髯汉子答道:“有个叫袁应物的小哥儿缺银子使,让我来你这里取。”

    何娘子经历复杂,断然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入的普通女子,闻言蹙眉道:“那袁应物人在哪里?”

    虬髯汉子指了指门外,“在街口马车上,若不相信一看便知。”

    何娘子移步到门口,果然远远地看到马车,旁边守着个人。虬髯汉子做了个手势,突然车帘子晃动了一下,依稀露出一张熟悉的脸。

    这方应物怎么会被绑架了?何娘子心下纳闷,但面无表情的问道:“你想要多少?”虬髯汉子贪婪的说:“这得看小娘子你觉得值多少。”

    何娘子便道:“客官随我来取。”然后她转身向后院行去,虬髯汉子跟着走到院首外,但不肯进去。只说在此处等。

    何娘子便趁机进屋向汪芷禀报,而汪太监感到很是匪夷所思。向来上串下跳无所不能的方应物,居然也有如此吃瘪的时候。随即汪芷兴奋地说:“这不算坏事。等救了他出来,他总不好抱怨我了!”

    得了汪芷的指示,何娘子从院中出来,娉娉袅袅朝着虬髯汉子走过去,美貌风情叫虬髯汉子忍不住略略恍惚失神。

    何娘子嫣然一笑,忽然一个转身绕到虬髯汉子身边,化掌为刀劈向虬髯汉子脑后。

    虬髯汉子对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娘子全然没有防备,冷不丁就中了招,登时眼冒金星几乎要昏过去。

    此时又从院中窜出两人。训练有素的捂住了虬髯汉子的嘴,然后麻利的用破布头塞进去,堵着嘴巴不让喊叫口来。

    如此虬髯汉子便被稳稳妥妥的捉拿住了,此时尚还不明所以,一双眼睛迷茫的看着眼前众人,不明白自己遇到了什么人。

    何娘子将一只匕首掩入袖中,把汪芷身边的孙小娘子也叫上了,“方老爷还在他们手里,你我出去见机而作。别人就不要去了,免得打草惊蛇。”

    到了酒家外头,何娘子和孙小娘子略一观察,见两名贼子一人在马车外观望。一人在马车里看守方应物。两人耳语几句,一起朝着街口马车走去,依然是如风拂柳袅娜动人。

    守在马车内外的两名贼子见到有人出来。本来是起了戒备之心,但看到是女人出来。便又放松了些。和先前的虬髯汉子一样,没觉得这样两个美貌小娘子是什么威胁。

    两女来到马车前。何娘子对车边把守的矮墩汉子道了个福,“里面那位大哥叫奴家来传几句话不过奴家要先看看人。”

    如此马车门帘掀开半幅,两女便看到车内贼子将方应物压在车厢里,并亮出短刀作为威慑。

    矮墩汉子正要与何娘子说话,忽见何娘子朝身后看去,粉面露出惊愕的神色,于是他也下意识扭头向后看。

    说时迟那时快,何娘子突然上前一步将袖中匕首捅出。如此近距离之下,矮墩汉子猝不及防,匕首直插进了他的喉咙,此后矮墩汉子嗷了一声便仰面而倒。

    孙小娘子擅长射箭,近身功夫远不如何娘子,但身手还是很利落的。同时间里飞扑上车,一招双耳灌风,狠狠地在车内贼子的太阳穴捶了一下。然后双手缠住了车里贼子那握住短刀的手腕,以防他伤人。

    这贼子想动刀子,一时也摆脱不开,但何娘子已经转移过来,双手揪住了车内贼子的发髻,狠狠地扯了一下。

    贼子吃不住痛,晃了一晃,然后何娘子再次将匕首闪电般捅出去,还是准确捅进了这贼子的喉咙。

    电光火石的几个回合,两名贼子一个栽倒在车外,一个栽倒在车辕上,眼看着都不能活了。两人睁着眼,死也想不到,两个娇滴滴的小娘子居然是红粉杀星。

    方应物被捆得结实,纵然翻滚也只能直挺挺的躺在车厢里。孙小娘子心疼方公子,手忙脚乱的先将方应物口中杂物扯了出来,然后就要松绑。

    但何娘子却按住了孙小娘子的手,笑吟吟道:“汪公子有吩咐,救人可以,但不要松绑。”

    方应物皱眉问道:“她什么意思?”

    何娘子继续笑道:“汪公子说,方老爷先答应既往不咎,不再寻他的不是,然后才能松绑放人。”

    被折腾不轻的方应物哪有耐心戏耍,低声吼道:“不要逼我发火!”

    何娘子劝道:“若不分说明白,现在汪公子不大敢见方老爷你,方老爷多多体谅一二。其实汪公子也是知道过错了”

    方应物气哼哼的又说:“我若是不答应就此原谅呢?”

    何娘子十分为难,“你们贵人之间的事情,奴家哪里能做主?这还得禀报汪公子去。”

    方应物挣扎着坐了起来,对何娘子道:“你去告诉汪公子,自己做过了蠢事,不要妄想轻易一笔勾销!我就在这里等着她的回话!”

    孙小娘子熟练的爬到车辕后面,一边催动着马车行驶,一边说:“有什么话先进了酒家再说,不要在外面现眼。”

    何娘子拍了拍手掌道:“也是,方老爷和汪公子当面说明白最好,也省得奴家夹在中间不讨好。”

    两具尸体,自有东厂的人来处置收尾,不劳两女操心,只管连方应物带马车一起从后门拉进了酒家后院里。(未完待续……)

    ps:这两天一直在和许多热心读者交流沟通,收获不小,感谢大家!我会慢慢恢复状态,不辜负大家的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