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六百一十六章 恼火的汪太监

第六百一十六章 恼火的汪太监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就是我和你只隔着一条街,我知道你在那里,但你却不知道我在这里方应物郁闷的蜷缩在马车车厢里,手腕紧紧捆着牛皮绳,背后则顶着一把尖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确实如同方应物所猜测的,汪芷此刻就在何娘子酒家里面。她悄悄回京倒不是特意有什么目的,只是特务头子的一种习惯而已。先隐身暗中将近来情势探问明白了,然后再心中有数的公开现身亮相,这才是职业范儿。

    后院密室里,汪芷坐在榻上喝着茶水,瞥了瞥侍立在旁边的何娘子,问道:“近来京中有什么新动向?”

    何娘子知道,很多大体上的事情汪芷其实都已经有所知晓,她虽然去了蓟镇,但并不意味着彻底断了联系。之所以还来问自己,无非是想多了解一些不便专门书信传递或者细节方面的消息,比如关于方应物的举动。

    想了想,何娘子决定还是按着时间从头说起,“东厂这边没什么可说的,倒是锦衣卫那边出了点事情。

    有个效命于梁芳的指挥同知施春寻摸方老爷痛脚的时候,不知怎的,反被方老爷将计就计的倒打一耙。还有吴千户在旁边添油加醋,眼看着此人手拿把攒的可以收用了。”

    “这可是好事情,镇抚司那边更可以掌控了!”汪芷一直在加强对锦衣卫的控制,力图打造“厂卫一体”的体系,听到这个重要角色变化,自然十分欣喜。

    不禁感慨方应物真是自己的福星,他所到之处就算倒个霉,却还能顺势帮到自己,这不知道是几辈子修来的缘分啊。

    何娘子很懂事的不予评论。继续陈述道:“此外就是宫中的事情了,方老爷面圣之后,不经意间拿了太子身边太监的短处,惹得太后发作下来。

    后来内外诸公集议。听说是要让方老爷入东宫了。而老方学士则迁为国子监祭酒。不过至今天为止,诏旨尚未下发出来。”

    汪芷叹口气道:“宫廷之事。最为阴诡莫测,连我都不想蹚浑水,宁愿在宫外东厂逍遥自在。方应物怎的还想插手进去?”

    “方老爷说,他是无辜的只是木秀于林被卷了进去。”何娘子小小的为方应物解释了一下。

    对这个解释。汪芷嗤之以鼻,“信他就见鬼了,他什么时候不无辜?恶人都是别人当了,坏事都是别人做了,只有他从头到脚都是清白的。”

    何娘子抿着嘴笑了笑,“还是汪公子看方老爷看的透彻,”

    汪芷斥责道:“谁说我躲着姓方的?我怕他作甚?我自然有我的考虑!先前方应物说过。当今太子乃是天命所归,不可能被废掉,我虽不明白也只能信他。

    可近来宫中风声太紧,陛下动了另立东宫的心思。万娘娘更要推波助澜,我在中间难办,所以干脆暂时躲出京。”

    何娘子自然不会与汪芷争辩,低眉顺眼的说:“是,奴家知道汪公子是胸有锦绣,并非是躲着方老爷。只是方老爷屡屡发牢骚,也是惦念汪公子呢。

    说起来方老爷今天还有起子事情,打发了长随领着辽东杂铺的姚员外,扭送了两个太监过来,声称是要到东厂状告这两个太监招摇撞骗。”

    噗!汪芷险些将茶喷出来,“到东厂来告状?亏他想得出来!真是善于仗势欺人,明摆着就是想借我的名头来欺负人么,我又不欠他的!”

    何娘子问道:“那不管这事了?要不要奴家去传话?”汪芷挥了挥手道:“罢了罢了,该怎样审就怎样审罢!”

    最后,何娘子很不确定的说:“还有一件事,是方老爷的私事,听说他确定要在半年后秋高气爽时候成亲了。”

    汪芷放下茶盅,略一失神,幽幽道:“那么,我也该换地方住了。”

    这年头大太监都在宫外置有外宅,没有的才叫奇怪。汪芷说该换地方住,当然说的是要将外宅搬个地方。

    何娘子知道汪芷的心思,当初汪芷可是将方家西边相邻的宅院买了下来,不过一直租给别人,没有自己去住。今天听汪芷的意思,难道要搬过去住?

    她便试探着问道:“汪公子你真要搬到那里?”

    汪芷撇撇嘴道:“有何不可?不然我买了那处宅子所为何来?你当我是说笑么?方家从今起想必要开始整治宅院屋舍,那我也开始收拾。

    什么时候方应物成亲,我就什么时候搬过去住!不只是我,你还有孙大姐儿都过去住,紧紧地挨着他家里,不能叫姓方的得了便宜还安生。”

    何娘子惴惴不安的说:“若这样做了,一个不好只怕方老爷会恼火。”

    汪芷便愤愤道:“我还更恼火了,尤为可气的是不知道该向谁恼火!”

    这个问题无解,何娘子知趣的避而不谈,望了望天色已是黄昏,便问道:“汪公子今夜如何安排?”

    汪芷吩咐道:“我要先暗中观察几日,不便让别人知道行迹,今晚就暂住于此处了,你布置一下。另外用不到许多人,你再传话出去,店外那几个望风的都散了吧,只留在后院把守的几人即可。”

    何娘子得了吩咐,一面安顿汪芷和几个护卫,另一面传话让把守在酒家门口的外围护卫先散了去。

    却说在街头另一边,绑了方应物的贼子已经等到有点不耐烦,矮墩汉子对虬髯头目道:“夜长梦多,还是不要费心思了,直接卖给张老三利落稳妥,少赚些银子也认了。”

    虬髯头目回头道:“再等等,若一刻钟后还没有动静,我们就此走人。”

    不料再等他转过身,没精打采的向那酒家看去时,却见酒家门外那些护卫模样的人都离开了。

    虬髯头目立刻打起精神,对其余二人道:“我观望半晌,没见有什么人进店,此时大概客人无几,正好去与当家人交涉。”

    随后又吩咐说:“我去去便来,你们520小说生,不要叫他走脱了!等要到了银钱,我们扔了他再走也来得及。”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