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六百一十四章 失败的阴谋论

第六百一十四章 失败的阴谋论

    虽然这为首的虬髯大汉恶行恶状,但方应物有自己的底气,并不感到多么畏惧。这几个贼子肯定都是受命于人,不大可能会擅自将自己如何。

    却说虬髯大汉呵斥完方应物,转身又与其他两人嘀咕起来,不知道究竟在说些什么。

    方应物被冷落片刻,看那三人像是商量事情但却没有结果。于是也等的不耐烦了,不依不饶的又一次发问道:“尔等捉拿在下,究竟有何目的,不如亮出来说说!是图钱还是图别的什么,也好让在下做个明白人。”

    这也是方应物的职业病了,总是通过有意识的旁敲侧击,探知出自己想要的内容和线索。在名利场中混得久了,多多少少都会修炼出几分此等本事,甚至会变成下意识的行为。

    虬髯大汉冷笑几声,对方应物道:“别人遇到你这处境,不是呼爹喊娘,就是战战兢兢。但像你这样絮絮叨叨像个话唠的人,我却是头一回见到,不知道你是读书读傻了还是真大胆。”

    原来此人还是个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的老手方应物闻言心中更加笃定了。虽然这虬髯大汉没有正面回答问题,但还是漏了一丝丝口风,这种老手行事想必是有一套规矩,不至于彻底不通人情的胡来,免了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方应物略一思索,便知道自己应该从哪里入手了。应对这种江湖人,是绝对不能摆官老爷或者读书人那种高高在上架子的。做出一副豪杰模样,或许会有可趁之机。

    心有定计的方应物微微一笑,大马金刀的坐直了。豪气干云的说:“几位好汉将在下请到这里,在下怕了又有何用?今日相识也是缘分,若换个地方,在下一定请你喝京城最好的酒!

    不过在下也明白,江湖中人行事自有江湖规矩,今日之事也怨不得别人。而且冤有头债有主,在下心里不会怪罪尔等。”

    虬髯大汉久久望着方应物。眼睛里闪烁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光芒,似乎有意外,又有几分惊奇。

    方应物看在眼里。暗暗想道,如果是在评书词话里面,这大汉被自己折节下交的忽悠几句,说不定就要心悦诚服纳头便拜了。在故事里。类似的情节比比皆是。但方应物也知道,故事不等于现实。

    不过只要能让这虬髯大汉心里产生些微破绽,对他方应物而言便也是一丝机会。

    方应物正打算继续开口时,另一名矮墩墩的汉子走上前来,对着虬髯首领道:“大哥与他罗唣作甚?抓了一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书呆子已经很晦气了,说废话又不会多加钱!还是黄昏时候赶紧拉出城,卖给张老三去!”

    方应物是何等样人,一层话里能听出九层意思的聪明人。闻言疑心顿起。什么叫卖给张老三?难道抓他方应物这样一个大明朝堂超级新秀就是为了当牲口一样卖掉么?听起来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信念急转,方应物仰天“哈哈”一笑。“这位好汉真会说笑话,将在下卖给那个什么张老三?也亏得能说出口,唬人也不是这么个法子,你还要多多学着去!”

    那矮墩汉子瞪着方应物,“是不是唬你,一时半刻后便知!你真当你读过几本书就是稀罕人物了?到了西山煤窑里,只怕还不如三四十岁人卖价!”

    西山煤窑?方应物愕然,情况好像有什么不对。

    虬髯大汉开口道:“你说要当明白人,那就叫你明白,想必你最想问绑了人作甚?如今用煤之处越来越多,京城外西山地方广有煤窑,但挖煤的人手短缺,窑主们都开了价钱要买劳力。

    我们兄弟三个,就专门潜伏在僻静胡同里绑人的,今天凑巧遇见了你而已。绑了人,自然就是当做劳力发卖到西山里面去,我们兄弟赚个辛苦钱。”

    矮墩汉子对方应物呸了一口,“看后影是个人物,谁知道是个中看不中用的读书人,只怕卖不上价钱。等到了西山里面再割去舌头,看你还能如此多话?”

    方应物忍不住瞠目结舌,原来自己遇到的这伙人并非是有组织有预谋来绑架他的,而是很巧合的遇到自己!他们绑架自己,并非是受到别人指使,而是为了贩卖人口到西山煤窑里当苦工!

    也就是说,这不是政治案件,而是突发性的刑事案件;不是受人之托的江湖人绑了庙堂新秀方应物,而是儿戏人命的亡命徒随机劫持了一个闲人要当苦力卖掉!

    人世间并不是处处都该引用阴谋论的,自己已经习惯了充满诡谋算计的生活,就连遇到这突发性的绑架,也情不自禁的把阴谋论套了进来

    但很可惜,自己的想法从一开始就是个假命题,根本没人指使江湖好汉来绑架自己,只有自己徒劳无功的脑补了无数道理!

    想至此处,方应物背上的汗水噌噌的渗了出来,方才自己大模大样的与他们打交道,一切前提都是建立在他们不会对自己怎么样的基础上。再回想起来简直像是从鬼门关前走了一遭,他们几个肯定并不在意自己小命的!

    西山那地方与外界封闭的厉害,山里面道路也复杂,若自己真被送进去煤窑去,再割掉舌头,那只怕暗无天日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矮墩汉子懒得与方应物废话了,督促虬髯头目道:“大哥!莫要误了时间,等城门闭了,就出不得城了!”

    虬髯头目摆了摆手道:“先不要急着走人,说不定还另有一场富贵!”

    而后他又对方应物道:“方才你这口气很大,听在耳中让我惊讶万分,不知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反复问我话,我可都如实答了,想要做什么也都告诉你了,那你也总该明示一二罢!”

    方应物追悔莫及,若非双手仍被绑着,必然要捶胸顿足。自己刚才实在是自作聪明了,不但没有任何效果,甚至还隐隐暴露了自己的底细。

    目前是什么状况完全不可预测,这下可真棘手了!(未完待续……)

    ps:思绪极慢,12点前搞不定加更了,不过还的继续写,或许1点或许2点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