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六百一十一章 趁早觉悟罢!

第六百一十一章 趁早觉悟罢!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520xs.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520xs.Com     如此方应物便应了姚谦的吃请,离开家门来到棋盘街一处酒楼,这里距离姚谦那铺子比较近,吃完去店里也方便。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席间方应物又仔细问了问情况,姚谦便道:“那两个太监前番到来算是告知采买消息,今日下午就要再来验货。我只怕应付不住,只能请贤弟来助拳了。”

    方应物吩咐道:“他们若来了,你先去应对,如无必要,我暂且不露面,只在旁边听着。若到了非出面不可的地步,我再帮你出头。”

    此后两人离开酒楼,走了几步路,便见前方十字街头处有一家五开间门面的大铺子,门面上挂着匾额,上书“辽东杂铺”四个大字,一看这就是卖辽东特产的地方。

    方应物轻轻喝彩,对姚谦笑道:“由此可见了,姚兄的买卖当真是兴隆,不然也张不起如此大的门脸。”

    但是进去后,却见里面不像是其他卖货店铺一般,既没见到高高的柜台,也没看到堆着琳琅满目的货物。

    方应物环顾四望微微惊奇,发现这里面明窗净几,挂着几幅字画摆着几件古董,与其说是店铺,不如说是会客厅堂一般。只是在两侧沿墙根底下,各支着一排案子,整整齐齐摆放着人参皮毛之类,更像是装饰性样品而不是货物。

    方应物惊奇过后,恍然有所悟,这虽然还叫店铺,但明显不是小打小闹的地方了,那些想买零散货物的人只怕连门也不用进。他便又对姚谦笑道:“姚兄的买卖,比我想的还要大。”

    姚谦哪敢托大,连忙谦逊道:“还要谢过贤弟介绍的门路,故而这几年才能无往不利,不然我哪有这个本事。”

    方应物指挥道:“你搬台屏风过来。搁在上首那座椅后面,回头等采买太监来了,我就在屏风后面坐着听。”

    姚谦便按照方应物的要求去办。又不知等了多久,外面的伙计进来叫道:“前番那两个公公到了。”

    姚谦出去迎接。方应物便避到了屏风后面。不多时。方应物便听到外间脚步以及落座的响动,然后是上茶声音。又寒暄几句后便开始交谈。

    一个略尖利的声音道:“姚员外!前日我们给你罗列出了单子,叫你照着单子筹备人参药材皮毛等各色物品,这也是皇家给你的恩典。今日我们再来,便是要验看的。不知可曾齐备了?”

    又听到姚谦答道:“眼下各色货物都是齐备的,随要随有,不过须得先将价钱谈拢了才好验看。”

    另一个声音响起:“前日说过是定额五千两,姚员外你嫌少么?”

    姚谦不卑不亢的答道:“若还是这个价钱,敝店委实不能接,还望两位公公谅解。”

    先前的尖利声音却就此叱道:“你这商家好不晓事!人参皮毛这些都是价高利大的物事,实际上你在关外搜罗的本钱才有几个?五千两还够不回你的本钱?你想赚取暴利。可不要打到皇家头上来!”

    姚谦仍然拒绝道:“照先前的单子,两位公公若是能拿出两万银子来,敝店小有亏空也就认了,算作是孝敬皇家。但是五千两未免过少。敝店当不起这个亏空。”

    顿时两个太监开始骂骂咧咧,也少不了大肆威胁,而姚谦咬着牙不肯应承,双方便僵持住了。

    但两个太监不肯就此善罢甘休的走人,依旧坐在铺子里纠缠,口气也越来越严厉,威胁也越来越放肆,姚谦眼看着要顶不住。

    但他请来的助拳方应物仍然在屏风后面按兵不动,这叫姚员外有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感觉,简直怀疑方应物是不是在屏风后面睡着了。

    正当姚谦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时,两个太监忽然站了起来,“真真是冥顽不化!今日我们告辞了,让姚员外你再仔细思量两天,后日我们还要来谈这笔买卖!”

    姚谦闻言松了口气,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且先把眼前这关过了,故而像是送瘟神一般送走了两个太监。

    等姚员外送完客人回转,却冷不丁的看到方应物已然站在自己身后,不知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从屏风后面出来了。

    “莫非你在里面睡着了?”姚谦问道,七八年来首次对方应物的职业素养产生了怀疑。

    方应物却望着两位太监消失的街口若有所思,半晌才道:“我看这两个公公有古怪。”

    姚谦赞同的点点头,“有古怪。”

    方应物皱眉道:“究竟古怪在哪里?”

    姚谦赞同的点点头:“古怪在哪里呢?”

    方应物恍然有所悟,以手加额道:“原来如此!不过这个古怪能说明什么?”

    姚谦赞同的点点头,“这个古怪能说明什么?”

    方应物收回目光,瞥着姚谦道:“我要问你!”

    姚谦嘿嘿笑道:“方贤弟有话但讲,我洗耳恭听。”

    方应物便反问一句道:“你说这两个公公是不是贪财之人?”姚谦把握十足的答道:“必然是!”

    方应物便道:“两个为钱而来的贪财之人,到了你这儿,对你威逼呼喝一下午,然后分文不取的离开,你不觉得古怪么?

    就算谈不成买卖,但他们完全可以顺手从你这里敲诈几两跑腿银子,不然岂不白白出宫一趟?可是他们为何又不做?”

    姚谦猜测道:“也许他们看不上这几两罢。”

    方应物嗤之以鼻的说:“采买大事,自有宫里的大人物把持,油水也都是大人物们的。他们两个只是跑腿小角色而已,能落下几分?怎么会看不上跑腿的银子?”

    最后方应物总结道:“所以,他们必定有别的意图,是银子之外的意图!我猜测,八成与汪直有关。”

    姚谦大惊道:“不会罢?我只是做买卖的商人而已。”

    方应物解释道:“你是打着汪直旗号通行关内外,如今生意做得如此大发,有心人很容易便能注意到你。而宫里来人如此古怪,除了意在汪直,还能有什么理由?”

    姚谦喃喃自语道:“我只是做买卖的商家而已,哪能想参与宫里宫外的角力?”

    方应物不客气的说:“趁早觉悟罢,世上没有如此单纯的买卖!自从你借了汪直旗号那一天起,你就该有这个心理准备!”

    ps:

    烦烦烦!出门烦,家里事情也烦!实在没心思写了,明早起来再继续。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