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五百九十九章 奉旨之人(下)

第五百九十九章 奉旨之人(下)

    方应物大概明白张永张太监的心思,但是故意装做不明白,皱着眉头反问道:“莫非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还能有什么话?张永傻愣愣的站着,极其无语。目前这状况,弄不好他的下场要比苗钰还凄惨他简直被装神弄鬼的方应物坑惨了!非常惨!

    先前张永站在人群里,听到方应物亮出奉旨到此的来历,就感觉这是有点奇怪的。在宫里混了这么些年,从没听说过这样的旨意。

    但张太监又想道,事有反常即为妖,诡异的事情背后必然酝酿着神秘的变化,暗藏着常人看不到的机会。

    然后张永又在心里默默分析了一下,方应物敢和苗钰大张旗鼓的叫板,现在又是气定神闲的样子,必然有所依仗。

    那么这依仗大概就是所拥有的旨意了,想来天子必然给了方应物特殊权力,交待方应物办什么要害事情。他张永与天子之间,可能就隔着一个方应物!

    分析到这里,张太监便果断下定了决心,抱着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的信念,以非凡的魄力站出来检举苗钰。

    这是非常冒险的行为。要知道,苗钰是东宫太监里数一数二的大太监,而他张永则是没有靠山的最低层,如果谋事不成又被苗钰反噬起来,他张永只怕要被切碎了喂狗去。

    张公公这场豪赌,就是想经此一事,借着方应物进入天子视野中。办事,尤其是给天子办重要的事,能参与就是机会!

    可是,可是,此刻方应物竟然说天子没交待他什么事情,只是单纯的来太子这里转转而已。

    这立即让满腔豪情壮志的张永傻了眼难道自己的分析全都是自作多情?方应物先前的姿态全都是装出来给人看的?

    他虽然是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但谁也不想真成仁!难道他付出了如此大的代价,单纯就是损人不利己的坑掉了苗钰苗公公么?苗公公背后另有强人。如果这个人报复下来,他张永根本顶不住!

    别说张公公,其他人何尝不是想吐血?他们在最近这一刻钟里大气也不敢出,眼睁睁的看着苗公公被送走惩治,全是因为处于对神秘圣旨的畏惧心理。

    谁知道方应物是来办什么事情的?或许就是专门来办苗公公的,那么谁敢阻拦谁就是忤逆。

    等谜底揭穿了,敢情方应物就只是奉旨“到此一游”而已。之外并没有获得半点权限!这种档次的圣旨,说是八流都抬举了!

    但是方应物也并没有矫诏,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半句多余的话欺骗别人,一切误会都是别人脑补出来的。

    这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单纯用眼神和演技诱导了所有的人!

    方应物对方清之点点头示意过,然后又向太子行礼。慢慢退出了文华殿。张永从发呆中醒过神来,瞥见方应物要离开,连忙对太子道:“奴婢送方大人出宫。”

    朱祐樘神情复杂的挥了挥手,张永便追随着方应物出来。方清之感到有点过意不去,便对太子奏道:“今日可见,张永知善恶、明是非,敢于挺身而出”

    方应物听到后面有人叫了几声。便转回身来,似笑非笑的对张永道:“张太监你跟着本官作甚?本官还是认得出宫之路的。”

    张永知道如今在苗钰那边已经将事情做绝了,再后悔也是无用,自怨自艾甚至抱怨方应物也解决不了问题。还不如死死盯着方应物,说不定还能寻来一线生机,毕竟方应为欠他的人情。

    故而张永对方应物道:“方大人,今日之事不多提了,但后果莫测。还请方大人给我指出一条活路,也不枉助了方大人一臂之力。”

    方应物沉吟不语,像张永这样在史书上应该前途无量的人,只要不存在利益冲突,他向来都很乐意结好。

    但今天张永的表现让方应物暗暗生了戒备心,因为张永行事实在太胆大、太敢于冒险了。他豪赌之后如果从自己这里得不到足够的筹码,会被苗钰背后的大人物撕碎的。

    此人为了这么一点点根本看不清楚的机会。就敢押上全部身家性命来搏,这实在是有些疯狂,方应物自思自己再胆大几倍,也绝对不敢这样豪赌。

    对这样的人。方应物只想敬而远之,哪怕做友方也不想,因为太容易被连累了。那种不计后果的性格,很容易把身边人一起拖下水完蛋的,方应物可不想莫名其妙的被坑掉。

    但方应物知道自己确实也欠了张永人情,于情于理是该还的,如果没有任何表示那就等于是结仇了。如果张永最后还是像史书上那样起来了,自己岂不是平白树立强敌么?

    既不能太近,也不可疏远,这其中拿捏分寸十分困难,方应物也没有太圆满的法子,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抱着这种心思,方应物面对张永便显得不冷不热,只当是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而已,还好他有清流名臣的身份,面对太监秉持这种态度很正常,不会让人觉得突兀。

    又想了想,方应物决定先点一点他,叹口气道:“张公公你今日过于胆大了,连本官也为你捏着一把汗”

    张永胆大但并不代表着不精明,听到方应物开口先说起这些,立即闻弦歌而知雅意。难道是自己的冒险举动,把方应物吓到了?若是如此,当务之急不是恳求方应物伸出援手,而是消除方应物的忌惮之心。

    于是张永先笑了几声,“哈哈哈哈!自家知自家事,其实所冒的险并没有方大人想象的大,你若以为我是有勇无谋奋不顾身,那可就错了。”

    方应物奇道:“愿闻其详,不过本官并不觉得张公公你有勇无谋。”

    张永解释道:“在下乃保定府人,与兵部尚书张大司马攀得上远亲。在文华殿外当值,时常遇到同出于保定府的刘阁老,因为同乡关系,亦有幸常与刘阁老交谈。

    刘阁老曾指点过我,但凡见到方家父子的事情,只管拼尽全力去帮,必定有我的好处,除非得罪天子,不会叫我吃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