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五百九十八章 奉旨之人(上)

第五百九十八章 奉旨之人(上)

    众人想来想去,除了猜测方应物来因去果倒也没有别的多余想法。但苗公公却慌了神,怀揣圣旨这种身份,与讲官儿子这种身份相比较,不可同日而语。

    刚才方应物一直沉住气没有报出奉旨前来,显然是要憋着劲使坏这方应物到底奉了什么神秘旨意?

    却说既然方应物是奉旨到来的人,那别人谁也无话可说,连太子也只能干瞪着眼,等着看方应物有什么讲究。

    在别人眼里,方应物的模样陡然变得高深莫测。他的目光又在众内监身上逡巡一圈,叹口气道:“你们与苗公公之间的恩情,真叫本官感动,那就罢了!本官奉旨到此,本也不为你们而来。”

    众内监品味这句话的内涵,仿佛是说“既然你们愿意和苗公公捆绑在一起,那就这样呗本官乃是奉旨之人,哪用在乎你们如何?”

    至于和苗公公捆绑在一起的后果,方应物并没有明说,只能在各人心里自行权衡。一刻钟前方应物要如此故作姿态,被嘲笑为装模作样,但现在没人如此想了。

    在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大多数人的下意识行为就是什么也不做,先看看或者先等等。所以众内监此时依旧按着惯性一动不动,并没有什么新动作。

    不过也时常有个别人在这种时候,与众不同的站出来,并且做点与众不同的事情。这样的人结局只有两种,要么成为赢家,要么成为笑话。

    比如有人现在排众而出。走到了方应物面前。方应物仔细看去,此人年纪不过二十许人。身材高大,相貌堂堂。

    没等方应物先开口。此人便主动对着方应物朗声道:“我张永,愿检举苗钰不法之事!”

    此人的口音重点放在了自己名字两个字上面,让其他人能听得清清楚楚。然后方应物忍不住微微一愣神,还真有人会站出来?

    另外,原来此人叫张永在另一个时空的历史里,二十年后到了正德朝时,有个号称为京师八虎之一的大太监也叫张永,并扳倒了大明史里三大权阉之一刘瑾

    方应物心里默默估算了一下岁数wenti,还真有keneng此张永就是彼张永。别的不说。就凭他现在表现出的这种胆气和魄力,能出人头地,并敢和气焰嚣张的刘瑾玩命也不奇怪。

    按下胡思乱想,方应物面部表情的问道:“你要检举什么?”

    苗公公突然插嘴道:“张永,你说话要小心才是。”

    张永充耳不闻,只管对方应物答道:“今日所见骰子及骰盅,皆由苗钰所献,另外苗钰还向东宫献上叶子牌等其他玩物。”

    方应物闻言便道:“如此说来,苗钰蛊惑东宫玩物丧志确属无疑了?”

    张永回道:“若非苗钰作祟。东宫绝不会接触此种博戏,我深为痛心,今日便要检举苗钰!”

    苗钰大喝道:“张永!你休要血口喷人!”

    但无论方应物也好,张永也好。完全将苗钰当成了透明人物,丝毫不予理睬。两人只管彼此对答,仿佛完全不在意苗钰说些什么话。

    在一刻钟之前。方清之敢打断方应物,太子朱祐樘敢让方应物闭嘴退下。内监们敢起哄嘲笑

    但在此时,方应物身上仿佛多了一层魔力。谁也不敢对他轻举妄动了,只有苗钰在旁边徒劳无功的竭力干扰,但毫无用处。

    方应物对张永的询问极其简练,三言两语便结束了。随后方应物毕恭毕敬的对太子朱祐樘奏道:“臣奉旨探望殿下,如今要斗胆向殿下请教一句,张永所言是否属实?”

    朱祐樘看了看方应物,又看了看苗大伴,然后再看了看方应物,又看了看苗大伴

    方应物并不着急,恭恭敬敬的耐心等待太子的答案。倒是苗公公绷不住了,叫了一声:“小皇爷!”

    朱祐樘的目光却落在方应物身上不动了,“张永所言属实。”

    太子这句话一出来,苗公公就像是垮了。但方应物却波澜不惊,因为这句话在他的意料之中,任何一位在及格线之上的储君,在这个时候都应该这样回答。

    weilai的史书明君朱祐樘作为太子不知道是不是最优秀,但至少肯定及格,他嘴里的答案自然不会有另外一种。

    如果朱祐樘这时候还要无原则无条件的袒护苗钰,那么方应物则真要考虑一下自己和父亲的立场了。作为臣僚,可以去支持笨蛋,但坚决不能支持糊涂蛋。

    罪名已定,接下啦就是处置wenti了,方应物便进谏道:“苗钰此举,危害国本,该当”

    今天已经听过无数次道理的朱祐樘抬手阻止方应物继续劝谏:“无须再说,这些道理本宫已经知道了!”

    随后朱祐樘便吩咐侍卫道:“将苗大伴送去司礼监发落。”

    众人闻言便知道,苗公公要彻底完蛋了。那司礼监是以正直刚烈著称的掌印太监怀恩的地盘,怀恩公公又是太子在政治上最强的支持者。

    以苗公公蛊惑太子玩物丧志的罪名,这样送进司礼监去,能不能囫囵着出来都难说。

    刚才很多人已经预感到苗公公要完蛋,但也没想到完蛋的如此之快,几乎让人反应不过来的快。

    没办法,太监最不能相抗的就是皇权,方应物是奉旨之人,苗钰自然就像是冰雪遇到了烈日,就连太子也要谨慎小心的自保。

    方清之神色忧虑的望着自家儿子。今天方应物固然想方设法的惩治了胡作非为的苗钰,维护了国本根基,堪称是大节无亏,不负清流正人声望。

    但同时方应物的强势也让太子感到不舒服了,不要小看这种不舒服,说不定几十年后就是祸根,史书上的例子比比皆是。

    方清之不大明白,向来心思缜密的儿子不keneng想不到这点,今天却为何不顾及太子的感受?

    方应物对太子奏道:“殿下谨记,这件事情还不算完,说不定还有别人会联络苗公公。如果殿下有心,不妨暗中关注一下,想必殿下就能明白微臣的苦心了。”

    朱祐樘若有所思,方应物也不多解释,转身告辞。并对父亲道:“儿子我先回家去也。”

    半天没得到关注的张永忽然叫道:“方大人请留步!”方应物回头道:“还有何事?”

    张永吭吭哧哧的问道:“方大人不是奉旨前来么?究竟要办何事?并未看到方大人你做什么,如何能复奏天子?”

    方应物皱眉苦思片刻,“天子就是下旨让本官来拜见太子,并没有别的命令,也就谈不上回奏了。其实本官也百思不得其解。”

    这他娘的就是你的八流圣旨?张永愕然,忽然感到自己被坑了(未完待续……)

    ps:我掐指一算,今天还能再写2章。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