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五百九十七章 还不动手?

第五百九十七章 还不动手?

    却说方清之瞪了眼儿子,刚要说什么,然后听到方应物重重咳嗽一声,便被打断了。

    方清之对方应物的失礼略有不满,还没有发作,却见方应物对太子道:“储君宅心仁厚,不知如何样的认错改过?”

    而太子朱祐樘支支吾吾,一时没有答上来,神态也颇为不好意思。放眼天下,有资格接受东宫太子认错的并为太子改过背书的,也只有天子与内阁了。

    但是真要让朱祐樘立刻就去找天子或者内阁低声下气的认错,他还是感到面子有点过不去。

    如此方清之忽然隐隐有所悟,原来太子也是有“放空炮”的嫌疑自己方才干脆利落认了“擅闯”的错,太子和苗公公却无法处置;此后苗公公在自家儿子的挤兑下,向太子跪地求饶,讨得太子原谅后也无法处置;

    而最后太子再来几句嘴上的漂亮话承揽了全部责任,如果不较真落实问题,目前暂时还是无法处置,难道还能强拉着太子去内阁或者天子面前?除非他方清之想要不顾大局的掀桌子了。

    然后整件事情似乎就可以在一个死循环里糊涂过去了,这就是自家儿子经常说到过的“认认真真走形式”罢?

    想至此处,方清之忍不住唏嘘感慨几声,在东宫侍班几年,终于亲眼看到一位纯良少年也成长为小有心机的人了么?

    方应物此时却暗暗苦笑,他旁观者清,认定了苗公公有问题,是别人安插在太子身边的卧底,但太子却没有感觉到,反而有意庇护苗大伴。事实再一次证明,这种忠臣无奈、君上被奸臣蒙蔽的经典评书段子果真是来源于现实。

    如果今天此事糊里糊涂的混过去,事后就别想真正保密了,八成会有消息传播。而且这个消息一定会对太子和方家父子很不利。至于传布消息的人,大概就是这位苗公公。

    按下方家父子心思不表,苗公公趁机对太子道:“今日已经不适合晚课,小皇爷可回仁寿宫休息。”

    朱祐樘连忙点点头同意了:“可!”他也不想继续在这里纠缠了。目前先这样罢,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方应物大急,忍不住上前一步对太子道:“苗公公不可信!”朱祐樘微微不悦,拂袖道:“方大人,你可以退下了!”

    方应物走动了几步,向太子身后看去。此时在太子身边侍候的内监大大小小有十几个,苗公公这样属于地位比较高的几个太监站位距离太子很近,而那些地位低一些的,以及连正式内廷官职都没有的小内监就站得远一点。

    方应物对着内监们拱了拱手,开口道:“本官刚才进来时。远远便瞅见苗公公等几个人与天子放浪形骸博戏喧闹,而诸位却大都侍立在旁边,并无明显过错。

    所以在本官看来,有罪者也就苗公公等数人而已,诸位大多只是适逢其会。纵然太子仁德。苗公公侥幸逃得一时,但也有可能另有追究下来,只怕诸位也要被苗公公连累了,甚是可惜!”

    方应物这话,挑拨离间的意思极其露骨,只要不是聋子都能听的出来简直就差明摆着说,你们可能要被苗公公连累。还不快到本官的碗里来!

    不过苗公公没有着急,冷笑几声后并没有开口与方应物针锋相对,只在旁边看着。在他看来,方应物方才的语言技巧及其拙劣粗糙,傻子才肯为这几句话便心服口服,而且这还能说明这姓方的开始露怯了。不然为何口不择言?

    果然如同苗公公所想的,方应物的话几乎毫无效力,众位内监不是眼观鼻鼻观心,就是向苗公公那边张望的,没有人出面与方应物答话。

    很显然。众内监对方应物的话并不感冒,更犯不上为了方应物这个不速之客去得罪天天相见的苗公公。

    方应物见自己说话没人在意,便再次对众内监开口道:“诸位难道不想将功补过?苗公公蛊惑太子,诸位又何必为他包庇?如肯出面举报,荡除东宫奸邪,功在社稷善莫大焉。”

    方应物的话越来越重,已经算得上赤裸裸的撕破脸了。苗公公纵然并不担心什么,但听到方应物的话也火冒三丈,谁愿意听别人当面指着自己骂?

    但苗公公没有选择与方应物对骂,刚才的事实表明,面对面的骂仗好像骂不过方应物故而苗公公转向太子道:“奴婢没脸了,求小皇爷为奴婢做主!”

    朱祐樘也对方应物感到有点恼火,便对方清之道:“方先生就是如此管教儿子的?”

    方清之很想回答一句“天上地下,没人管教的了他”但未免太不庄重,只能低头道:“臣会教训此子。”

    苗公公阴阳怪气的说:“如果方大人管教不了,宫里大可代劳!小小年纪,终究欠缺些教训!”

    又吩咐小内监:“将侍卫叫进来,将方应物乱棒打出宫去,另外向内阁传话,追究他擅闯文华殿之罪!”

    太子张了张口,不过没有说话,任由苗公公发号施令了。

    文华殿外当值的侍卫进来后,听了苗公公吩咐,却面面相觑不敢动手。他们在外面当值时看得真切,方应物可是被陛下身边太监带来的,确确实实奉了圣旨到此。

    苗公公叫他们把方应物打出去,这干系怎么担得起?难道苗公公犯了神经病不成?

    苗公公不明所以,暴躁的叫道:“尔等手瘸了?还不动手!”

    正当此时,方应物忽然对着天空抱拳为礼,喝道:“上谕!命户科给事中方应物,前来文华殿侍奉太子用膳!”

    什么?太子及众内监闻言,齐齐吃了一惊!他们知道,方应物肯定没有胆量这样假传圣旨,除非失心疯了,口中所说的应该都是真的!

    所有人原本以为,方应物只是借着父亲的光,找机会在太子面前混脸熟来了,这样的人之常情并不稀奇。却没想到,方应物竟然是直接奉旨前来文华殿!

    通过私人关系来混脸熟和奉旨前来,那完全是两回事!而且最大的问题是,这道圣旨究竟有什么含义?

    或者说,天子派方应物来文华殿目的何在?众人不禁陷入了深思中,君威莫测,谁敢轻率?方应物只说奉旨侍奉太子用膳,别人不敢乱问,也只能自行脑补其余了。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