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五百八十三章 不好笑的笑话

第五百八十三章 不好笑的笑话

    却说这两天快要跑断腿的方应物又被引着出了西华门,来到西苑。对这个地方,方应物还是有点特殊念想的,他三年前带领百姓进宫扫雪,在这里惊鸿一瞥见到个特殊身份的女人,也不知道她近况如何了。

    但今天方应物虽然再次进了西苑,但可没有行动自由,沿着太液池向北走,来到一处绿树环绕的平整场地。

    有数十名宫人太监围在这里,透过人群缝隙,方应物隐隐约约看到场地内有两人正手持球杆,击打由木疙瘩雕成的圆球,边上还有太监捧着几十种木制球杆侍候着。

    结合自己的历史知识,方应物猜测出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大明宫廷热门运动项目捶丸?据说号称是古代高尔夫的瞧这击打的样式,倒更像是后世老年人的门球。但地上有小洞,这又有点像高尔夫了。

    充当观众的内监们围着场地,动辄喝彩欢呼,场面气氛是极其热烈的。只有初来乍到的方应物独自在人群外站着,等着传唤。

    他看得出来,场地里两个人影里,肯定有一个人是成化天子,这甚至都不用想也知道。但方应物更关心的是,与成化天子同场竞技的另一个人是谁?

    能与天子一起打球,这绝对是一种殊荣恩宠,不是普通人能享受到的。

    有这么多内监在场,方应物有心去找一个人询问,但张了几次口,却没人搭理。最终还是只有方应物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外围,仿佛被无形的圈子排斥孤立了,只能等着这场球赛尽兴散场。

    方应物倒没什么不平衡的,谁让他是闯进来的新人,而且是与其他人都不同的新人,不排斥他排斥谁?凡是新人就要有这个觉悟。

    不知等了多久,再次感到腿麻的时候。人群忽的开辟出一条通道,成化天子朱见深被两名小太监扶了出来。然后又有人搬来了宝座,又扶着天子安安稳稳坐下去休息。

    引着方应物进宫面圣的太监快步上前,与天子奏了几句,然后回头喊道:“宣方应物!”

    方应物快步上前,以大礼三叩九拜,口中直呼万岁。然后天子按照惯例赐予免礼平身。

    朱见深是个内向性格,又有口吃,平常都是沉默寡言,不大喜欢主动说话。而方应物站在天子面前,发现自己居然也无法张口了!

    他原本以为凭借自己的口舌功夫,不会犯下当年彭首辅和商老师的错误。见了天子总不能只会山呼万岁罢?

    但现实却告诉他,事情没那么简单,当年老前辈们也没那么蠢笨,出现无话可说的冷场局面,确实也是有其原因的。

    庙堂之上,无论天子也好,大臣也好。用的是公对公的身份,带着属于各自的面具出现。

    除此之外,私下里的天子对大多数大臣而言,就是一个陌生到了极点的人物。谁猛然见到一个陌生人,只怕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如果是一个普通的陌生人,那还可以试探几句,寻找一下共同语言。但面前这位陌生人可是生杀予夺的皇帝,谁又敢冒着大不韪随便试探?所以稍有阅历的官僚难免会生出类似于“万言万当不如一默”的想法。

    方应物不由得胡思乱想起来。难道自己也要发一会儿呆,然后再磕几个头山呼万岁后就出去?最后坊间传言再来一个万岁青天?

    这时候,先前陪着天子打捶丸的太监出现在天子右手边,指着方应物呵斥道:“方应物,你好大的胆子!皇爷开恩召见你,你竟敢姗姗来迟!此乃大不敬也!”

    朱见深闻言下意识看了看日头,此时已经偏向正午了。方应物来的确实有点晚。

    但方应物听到有人拿他来得晚说事,心里便暗叫一声不好!对方肯定是有准备来,而宫里有人借此发难,足以证明自己果断被坑了!

    回想起来。从进宫第一步开始,就有人就给自己挖好了陷阱!

    天子今日驾临西苑,本该按照让自己直接来到西苑面圣,但那该死的引导太监却领着自己绕远路跑了一趟乾清门,然后才假模假样的再带着自己来西苑!

    就这中间,不知耽误了多少时间!等自己来到西苑时,很明显已经晚了!

    这宫里果然是天下阴谋诡计最密集的地方,自己千防万防,结果还是连天子的面都没见到时着了道儿。

    方应物想了又想,便答道:“昨夜辗转反侧,便起身翻阅圣贤书,不小心看的多了,于是起床洗漱时间也晚了。”

    那太监又冷笑道:“什么看圣贤书?多是托词和借口罢。”

    方应物上前一步,拱手见礼道:“不知这位公公尊姓大名?”

    那太监颇为自傲的答道“在下乃梁芳是也!”

    原来他就是大太监梁芳!方应物小小吃了一惊,难怪此人有资格陪着陛下在场上打捶丸!

    方应物忍不住细看了几眼,却见这梁芳生得细皮嫩肉,还是有几分相貌的。不过也正常,天子肯定也不希望自己身边都是歪瓜裂枣,有碍观瞻。

    脑子里一边汇集着相关知识,一边开口答道:“昨夜确实看了圣贤书,回想却发现有一句话要送给梁公公!”

    “圣贤书?配得上梁公的是哪一本那一句?”突然有人询问。

    “是论语阳货篇,其中有一句是,夫子莞尔而笑曰:割鸡焉用牛刀,送给梁公公正当其时。”

    周边这些人,都知道这句笑话很好笑,甚至能揣摩出两层意思,但一个个都卡着喉咙不肯笑。

    这两意思,一是讥讽梁芳欲殂代庖,不停地代替天子发问讲话;二就是字面意思的故意曲解了,这是对太监"chi luo"裸的羞辱。

    但无论那种意思,笑出声来之后,都会得罪人。故而场面一片沉寂里,仿佛方应物说了一段平淡无奇的对话。

    正当方应物感到无趣时,忽的天子仰头哈哈大笑,其后开口道:“连孔圣人会恶意取笑太监啊。”

    在这里天子最大,能把天子哄的开怀大笑,问题也就不是问题了。来晚的事情,便就此略过不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