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五百七十八章 事有反常......

第五百七十八章 事有反常......

    方应物哈哈一笑,对指挥同知施春道:“不要追问是谁泄露了!本官只是猜测而已,毕竟你敢与吴千户对敌,想必背后有不次于东厂汪直的靠山。

    数来数去就那几个人,梁芳看起来是最有keneng的。我随便诈了你一下,你就漏了底。”

    施春按下气恼,嘴硬道:“你zhidao了又如何?你敢进宫去找梁公公的不是么?”

    方应物问道:“很奇怪,本官与梁芳近日无怨往日无仇,他指使你偷偷追查本官作甚?””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施春冷笑几声,反驳道:“你们读书人一张嘴真是从来不可靠!看你所作所为,怎么就敢说近日无怨往日无仇?

    要说远的,当年尚铭是你斗倒的,让汪直回来坐大,梁公公在厂卫势力大减,这能叫往日无仇?要说近的,王敬是死在你手里,这能叫近日无怨?”

    方应物又道:“坊间传言,梁公公一心一意为陛下办差,并不热衷于宫外的权势,也会斤斤计较这些么?”

    施春不屑道:“这样的传言,方大人你也相信?”

    说到这里,施春忽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愚蠢的错误。他来的太匆忙没有时间仔细想,同时进了屋后,因为屡屡被动便被夺了气势,然后一直被牵着鼻子走。

    其实大可不必如此!他身为锦衣卫掌事指挥同知,在座锦衣卫官吏中没有比他身份更高的。如今指挥使陈玺不在衙,他这个掌事指挥同知就目前锦衣卫镇抚司里的暂时主官。

    所以他根本不必与方应物在这里绕嘴皮子,可以直接下令将方应物当做闲杂人员驱赶出去!一个主官当然做得了这个主。就是依仗汪直的吴绶吴千户在这里,也没理由在明面上反对。

    只要把方应物这个捣乱的赶出去。其他事情都可以慢慢解决。

    想及此处,施春变了脸色。喝道:“方大人!此处乃镇抚司重地,外人若无要事,不便久留。再说方大人乃朝廷重臣,须得避嫌,更不便留在镇抚司。故而请方大人出去罢!”

    方应物起身道:“本官确实该回避。”又转头问娄天化:“你是为了你朋友而来,眼下有何计较?”

    当然是与东主一起走,娄天化心里如此想,但在方应物眼神威逼之下,只得违心道:“在下本为好友张贵而来。张贵不出狱,在下也不出去了,只求与张贵同甘共苦,哪怕下狱也在所不惜。”

    方应物叹口气,对施春说:“娄先生乃是本官的亲信幕席,他认了这死理,在下也莫可奈何,施大人你看如何是好?”

    施春冷哼一声,“张贵已经被吴千户提走。你们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娄先生无缘无故留在镇抚司作甚?难道还想干涉镇抚司执法么?”

    又回头招呼廊下官军道:“来人!娄先生如果不肯走,那就架起来送出去!”

    张贵这种人说抓就抓了,即便抓错也不会有什么后患。但娄天化也不能同样对待,大臣幕僚这个身份也很敏感。抓了引起的麻烦太多。

    娄天化以目示意方应物,表明他已经尽力了!方应物无奈,又抓起案几上的茶盏。“说了许多话,本官略感口渴。待本官喝了茶再走。难道你们锦衣卫连一盏茶也管不起了么?”

    施春满腹狐疑,再蠢的人也看出来了。这方应物眼下故意东拉西扯,明显是在拖延时间。或者说,从刚才一开始,方应物啰啰嗦嗦的耍嘴皮子,就是为了拖延时间。

    但这方应物到底意欲何为?指挥同知大人想不明白。按说方应物今日进了锦衣卫,确定张贵被捉拿背后的真相,应该已经达到了目的才对,为什么还踟蹰不去?

    看着方应物气定神闲的样子,又想起方应物的过往旧事和传说,施春突然感到头皮发麻,不妙的预感涌上心头。

    前段受了梁芳的指示后,施春还是仔细研究过方应物这个人。他在方应物身上总结出一条规律,那就是“事有反常即为妖”。

    方应物越是显得反常的时候,越是有不可测度的阴谋诡计,这条规律已经屡屡有所验证了。

    不行,肯定不能继续这样下去!方应物越磨蹭,越要尽快赶走他!哪怕动粗,惹得事后被弹劾也在所不惜!

    施春再次回头对廊下当值军士喝道:“尔等全部上来!将方大人和娄先生请出去,胆敢抗令军法从事!”

    正在这时,有杂役跑进堂中,远远地对着施春叫道:“施大人,吴千户那里有消息要禀报过来!”

    “有什么消息?还不速速报来!”说这话的不是施春,而是方应物,看起来方应物比施春还要着急。

    那杂役瞧了瞧施春,禀报道:“吴千户要告知施大人,那张贵已经招了!”

    施春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又下意识问道:“招了?怎么招了?”

    报信杂役继续禀报道:“张贵说前番被施大人提审时,早有招供的想法,但一直在心里酝酿,没有想好。

    正好这番又被吴大人提审,便想明白了,借机全都招出来。如今供状已经全部写好,施大人你的提审记录也都在内,而张贵本人也画押了。”

    情形相当有点不对施春犹疑的问道:“招供的都是什么?”

    报信杂役答道:“张贵招出了前宛平县知县方大人的几大罪状!其一,贪污公帑十万两!”

    噗!已经缩在墙角低调很久的成千户终于忍不住了,一口茶水全都喷洒出来。

    开什么玩笑!宛平县的银子是纸糊的吗?区区一个县衙常年存银才有多少?一个当知县的从哪去贪污十万两?

    方应物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静静的听着,仿佛这是别人家的事情,与他全不相干似的。

    报信杂役又列出第二条:“张贵招供的罪名其二,方应物强占民女十余人!”

    靠!大堂上下齐齐的发出奇怪的声音,这个罪名太扯淡了!简直荒谬绝伦,想想就zhidao不keneng!

    首先凭借方应物的人气相貌,需要强占民女么?其次,如果这样猖狂,那怎么得到方青天的称号么?第三,就凭宛平县内衙的规模,哪有地方安置十几个女人!

    报信杂役还在罗列方应物的罪名:“其三”

    此刻指挥同知施春突然狂性大发,冲上前一脚踢飞了报信杂役,厉声吼道:“其三你娘个头!”(未完待续……)

    ps:前两天的另一边事情忙完了,继续为酬勤奖奋斗!weilai三天提速!我犯了一个极其愚蠢的错误,,,我把指挥同知误写成副指挥使了……这样的错误不该发生在我身上!!!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