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五百七十六章 浮出水面的影子

第五百七十六章 浮出水面的影子

    下面的话,当然不方便由方应物来说。归根结底,一个炙手可热的士林清流亲自跑到锦衣卫来,替一个衙役出头,实在有些不体面。

    所以方应物已经不知道第几次瞪了瞪娄天化,口中仿佛漫不经心的说:“我这个幕席,最是义薄云天急公好义的,似乎他听到一些友人的不平之事,所以今日才到这镇抚司来要说法。”

    随后又问娄天化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叫你如此亟不可待的前来镇抚司?”

    方应物这是又给了娄天化一次机会,如果娄天化还接不上来,那回去后就可以考虑开除这个才入职半个时辰的不称职幕僚了!

    娄天化当然也明白其中利害,连忙擦了擦汗。眼下方应物就在身边坐着,无论狗仗人势也好狐假虎威也好,反正他腰板也壮了几分。

    便大胆对成千户道:“当年在下在宛平县衙办事时,与县衙总班头张贵交情深厚。

    但前日听说,张贵被锦衣卫镇抚司捉走了,并且没有任何牌帖文凭,这如何称得上谨守法度?成大人所言,或许真有不尽不实之处。”

    方应物不插嘴,仿佛与己无关,低头慢慢的品茶。只当什么也没有听到,任由娄天化与成千户谈着。

    成千户面上略显讶异,“果有此事?我镇抚司收押各色人犯数目众多,偶有一个两个不周到的,也实属正常。”

    成千户这话。一方面的意思是此乃小概率事件;另一方面,是表明自己真不知道。毕竟衙署里这么多人犯,谁也不可能每个都清楚。

    方应物忽然重重咳嗽了一声,好似催命符一般,让娄天化心里颤了颤。

    如此娄天化便一咬牙,不与成千户继续绕圈子啰嗦了,单刀直入的问道:“在下今日前来贵地,一是想问问,张贵究竟是犯了什么罪名。二是律法无外乎人情,在下请求见一见张贵。还请成大人成全在下!”

    成千户招了旁边杂役过来,耳语几句,那杂役便出去了,此后堂中三人继续喝茶闲聊。

    不多久,先前被使派的杂役回了堂中,对成千户低声禀报了一会儿。成千户闻言皱起眉头。又抬头对娄天化道:“那个叫张贵的,乃是由副指挥使施大人亲自提进来的,故而本官做不得主。”

    娄天化毕竟身份差的太远,说到这儿不知如何答话,偷眼去看东主,不知道东主还有何打算。

    方应物将手里茶盏重重放在桌子上。向外面看了看日头,很不耐烦的说:“时候不早了,为这么一个无足轻重的人物浪费了多少工夫!成大人你说你做不得主,谁能做主?指挥使陈大人能主么?”

    成千户眼观鼻,鼻观心。沉默以对。得知牵涉到副指挥使,他便知道这事自己管不了!

    所以成千户打定了主意不开口。但也不硬顶,两不得罪打太极拳。目的就是叫方应物今天自行知难而退,过了今天就不是他值日了,爱谁管谁管!

    方应物正要继续说话,这时候有人从外面走进来。此人生的眉清目秀,留着三绺长须,好似读书的文人,但身上服色与成千户一般无二,竟然也是一位千户。

    来者淡然的站在门口,开口道:“听说有人为了施大人收押的张贵来闹?本官过来瞧一瞧。”

    听到这话,方应物便心知肚明,此人必定就是汪芷安插在锦衣卫的亲信千户吴绶了,不然这时候谁会主动凑过来?

    成千户见到吴绶,心里叫苦不迭,怎么是他来了?那今天只怕很难和平收场了!

    话说这吴绶虽然也是千户,但都知道他是东厂提督汪芷的亲信,所以在锦衣卫里地位要高于其他普通千户,即便是掌事指挥使陈玺也要让他三分。

    当然成千户只见到吴绶还不至于叫苦,他与吴绶无冤无仇,犯不上害怕什么。不过副指挥使施春却与吴绶不和,这就让成千户很苦恼了。

    本来著名清流红人方应物因为张贵被抓这事上门,成千户作为值日千户,给几个软钉子再说点好听话,也就顶住了。

    但是吴绶八成就是听到了有强人上门找施春的不是,所以故意出面来搅和。后面事情就指不定发展成什么样了,成千户夹在中间怎能不叫苦?

    方应物见吴绶故意不认自己,他也就没去与吴绶相认,只是给了娄天化一个眼色。娄天化会意,主动向吴绶行礼,又将关于张贵的说辞对吴千户讲了一遍。

    吴绶冷哼一声,“施大人越来越不像样了,那张贵大概就在牢中押着,本官带你去见上一见。”

    娄天化用眼神向方应物请示过后,便跟着吴绶去大牢里见张贵,堂中便只留下了成千户和方应物。

    成千户思虑再三,决定点一点方应物,免得方应物“不知”前因后果,将事情搅得更加复杂。

    “方大人对我镇抚司内的事情所知不多罢?也不怕家丑外扬,副指挥使施大人与吴千户之间,是不大和睦的,故而吴千户出面大概也是为了让施大人难堪,并非真心替娄先生讲道义。

    所以方大人还是让娄先生小心一些,不要卷进去,若连累了方大人你就罪莫大焉。”

    方应物暗笑几声,这吴绶倒是演得好戏。这样一来,他出面只会被别人认为是故意与施副指挥使捣乱,而不会被认为是听了自己指使。

    但方应物还是故作吃惊道:“吴千户有什么过人之处,胆敢与坐堂副指挥使生了龃龉?须知官大一级压死人,他只是千户而已。”

    成千户神神秘秘的说:“吴千户根子在东厂那边,自然不怕施大人。”

    方应物仿佛变成了好奇心过剩的闲人,再次吃惊的问道:“既然如此,副指挥使施大人又为何不怕吴千户?”

    成千户答道:“施大人自然也有靠山,不亚于吴千户,故而两人才能旗鼓相当。”

    “那么施大人的靠山是谁?竟然能与东厂相比?”方应物问出了今天最关键的一个问题,只要这个问题得到了答案,今天就算大有收获了。

    成千户呵呵一笑,顾左右而言他道:“在下言多必失啊,方大人没必要知道太细。”

    至于施春与吴绶为什么不和,方应物根本不用问了,猜也能猜的明明白白。

    很简单,吴绶是汪芷直接安插在锦衣卫的钉子,是汪芷控制锦衣卫的一个抓手。而施春有一个不亚于汪直的靠山,肯定反对汪芷对锦衣卫的控制,那么他天然与吴绶就是犯冲的,想不对立都不可能。

    这里面的门道先不想了,还是先想想究竟是谁指使施春抓走了张贵罢,方应物想道。

    这个人,一是能量或者影响力能与汪芷相当,二是与汪芷不大对付,至少不是同伙,三是最近有可能与自己结下仇隙,三是具备插手锦衣卫的渠道。

    宫廷朝廷之中,本来具备汪芷这级别影响力的就不多,加起来最多十几个。再用剩余两条排除下来,人选范围很小,简直就是呼之欲出了。

    若是那一个或一伙人的话,还真是非常有可能的方应物暗暗苦笑。

    锦衣卫里施春与吴绶的不和,只能算是上面双方的一个缩影,没想到自己尽然牵扯进来了。如果自己在其中搞出点什么正能量,岂不莫名其妙的帮了汪芷大忙?

    想到这里,方应物心里异常不平衡。最近汪芷屡屡给自己掉链子,自己面临阴谋陷害自顾不暇时,却还莫名其妙的给她助拳?天之道,本该是损有余而补不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