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五百七十五章 难成大器

第五百七十五章 难成大器

    方应物带着王英和方应石闪到一棵树后面,目送娄天化一步一步的向锦衣卫大门挪去。

    此时娄先生的神情有点紧张。换成谁也时候也紧张,前面那可是号称鬼门关的锦衣卫镇抚司衙署,普通人谁不害怕?

    其实娄天化并不害怕自己会陷进锦衣卫,那么什么值得担心的,他相信以方应物的能力,肯定能把他捞出来。

    所以单纯的脱身并不是问题,可让他害怕的是,在东主把他捞出来之前,他在锦衣卫里面会被殴打、被酷刑、被折磨、被侮辱,总而言之就是吃各种苦头,那种滋味可不好受。

    娄天化当然知道,自己吃的苦头越大,在东主心里的加分就越高,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但是他宁愿自己轻轻松松小富即安,也不想饱受摧残,用痛苦换取更大的功劳苦劳。

    镇抚司衙署之前,照例有一对当值的官军把守,娄天化走到大门那里时,受到了二十多双眼睛的集体注目礼。

    锦衣卫门前人烟稀少冷冷清清,别说行人路过,就是鸟都不愿从这里飞,忽然冒出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人,怎能不引起注视。

    娄天化鼓足勇气,对把门的队官开口道:“在下有个好友,是宛平县总班头张贵,被你们锦衣卫捉进来了!”

    队官冷冷的答复道:“那又如何?”

    娄天化叫道:“你们锦衣卫虽然是执掌诏狱的天子亲军,但也不能随意锁拿良民!在下特来为好友讨一个公道。要见你们的上官!”

    却说方应物躲在树后远远的观看,只隐隐约约的见到娄天化与把门官军争执了几句。然后那小头目仰天大笑了几声。最后给了娄天化几巴掌,几名官军便按着娄天化并将他拖进衙署里面去。

    方应物砸了一下树干,轻声叫道:“如此便成了一半!”

    等他过去进一步将事情闹大,然后那位吴绶千户便可假装恰好遇到,顺理成章的出面打圆场了。镇抚司里应该都知道吴千户是汪芷的亲信,不会不给吴绶面子。

    王英有些担忧,低声对方应物道:“既然娄先生已经被捉了进去,秋哥儿你还是不要耽搁时间了。速速过去解救罢!”

    “现在不到时机”方应物狠了狠心说:“那边娄先生后脚刚进去,我前脚就到了,看起来未免太假了,所以还要等一等。

    再说如果娄先生毫发无伤,我进去了也不便发作啊,再等等好了,拖延一点时间。”

    说完后。方应物忽然发现,自己这行为仿佛游戏中的攒怒气积满了足够怒气释放招数才有威力。

    又过了约莫一刻钟,方应物看了看日头,觉得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天都要黑了。便一马当先,大步向镇抚司衙署行去。

    把门队官拦住了方应物。喝问道:“来者何人?胆敢擅闯镇抚司么!”方应物毫不客气的叱道:“什么狗才也敢拦路?给本官滚开!”

    队官愣了一愣,在自家衙署门口被外人喝骂的经历,今天还是第一次遇到无论什么人到了这个门口,谁敢不给自己三分面子?

    一干官军不等上官发号施令,自发的涌过来围住了方应物几人。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方应物指着众人厉声喝道:“本官明日奉诏进宫面圣,今日谁敢动我!”

    队官倒是知道点消息。闻言连忙追问道:“阁下何人?”方应物傲然道:“本官户科给事中方应物也!”

    队官便软了几分,又质问道:“镇抚司与阁下无有往来,今日何故到镇抚司门前生事?”

    “呸!好个颠倒是非的狗才!”方应物骂道:“本官有一幕席先生,方才就被你拿了进去,你还有脸问本官为何生事?滚开,叫你们上官来说话!”

    泥人也有三分火气,队官也生了怒意,忍不住叫道:“阁下固然是清华高士,但镇抚司也未必就怕了你。”

    方应石突然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扬起巴掌拍向队官的脑袋,直接将他的兜帽扇到地上。

    然后顺手掐住那队官的脖颈,口中不停的辱骂道:“你算个什么下三滥的东西,也配与我家老爷说话!老子当年拳打官校时,你还不知道在哪里!”

    锦衣卫官军说白了也是欺软怕硬的多,见方应物嚣张跋扈貌似有恃无恐,又听他声称明日进宫见驾,而且队官又落到了对方护卫的手里,一时便没了主意。有机灵的见势不妙,迅速跑进衙门里去禀报了。

    方应物没有阻止方应石依仗武力羞辱队官,毕竟手里有个人质比较安心。一边听着方应石骂街,一边向大门里望着。

    不多时,却见有个文士打扮的吏员疾步走了出来,远远地叫道:“方大人大驾光临,请进请进!”

    方应物示意方应石放了人,然后冷哼一声,向锦衣卫大门内走去。那吏员在边上问候道:“久仰久仰!”

    方应物怒容满面,边走边斥责道:“你们锦衣卫好大的威风,在下有位娄姓幕僚,没说三言两语便被你们拿了进来,谁给你们的王法?如果今日不给本官一个交待,休怪本官要得罪了!”

    那吏员并不以为意,引着方应物来到一处堂上,指着门内道:“值日千户正在里面,请方大人移步前往。”

    方应物走到门边向里面看去,堂上主座是一位年约五十的武官,而下首不是别人,正是娄天化。

    方应物登时目瞪口呆,却见这娄先生,手里端着精美的茶盏,底下坐着舒适的太师椅,神态悠然惬意,与上首武官谈笑晏晏,哪有半分吃苦受罪的样子?

    自己再外面做出为了亲信受罪而怒发冲冠的样子,可这位娄先生在里面就这样配合?

    堂上武官站起来问候道:“在下乃锦衣卫镇抚司正千户成天乐,方大人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娄天化瞥见东家到来,则打了个哆嗦,仿佛从坐席上弹了起来,小心翼翼的向方应物迎接过来。

    方应物抱拳对成千户还了一礼,嘴里随便应付几句。同时他忍不住暗暗瞪了娄天化一眼,叫你卖苦肉计来了,你却在这里其乐融融,简直莫名其妙,这个样子如何能发怒砸场子?

    成千户请了方应物入座,然后吩咐上茶,笑呵呵开口道:“方才听到禀报,方大人好像有所误会了。

    请了这位娄先生进来后,本官以宾客之礼相待,并未有失礼之处。想必是方大人爱才心切,听了几句传言,便误会娄先生被凌虐了?”

    这个变化,叫方应物竟然无言以对,坐在这里十分尴尬。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本该是来势汹汹借题发挥,现在哪里还发挥的出来?

    谁他娘的能想到锦衣卫竟然也能改了性子,变成礼贤下士、以德服人了?这比太阳从西边出来还奇怪。

    想至此处,方应物忍不住又狠狠瞪了娄天化一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机关算尽,还是坏在自己人身上!

    娄天化心里如同敲着小鼓一般,万分纠结委屈的解释道:“在下方才进了镇抚司衙署,情急之下一不小心报出来历,自称是方家幕席。

    而千户大人听到后,便主动邀在下入座看茶,这份情面委实难以拒绝,在下也不能不识好歹”

    不得不说,能在锦衣卫充当座上宾的机会委实难得,娄天化说起来时,心里还有所回味。

    原来问题出在这里,肯定是一受惊吓才下意识报出了来历!方应物第三次瞪了娄天化一眼。连这点心理素质都没有,真是难成大器的人物,回去再算账!

    话说厂卫与文官互不统属、各成体系,三观取向自然也有区别。简单地说,厂卫比文官更加势利一点,更加弱肉强食一点。

    厂卫人员只尊重一个“势”字,遇到在势头上的人就多敬几分,遇到丢了势的人,哪怕是尚书侍郎,一样要白眼对待。

    名声好坏在厂卫内部没有什么用处,甚至等级高低在厂卫内部也不起决定性的作用。锦衣卫里有大批的寄衔指挥使、千户,品级不低但都是吃俸禄的米虫,在镇抚司里不会得到半点尊重。

    方应物这样的人,有次辅做岳父,热门翰林做爹,本身又刚刚从江南搜刮了几百万石,缓解了朝廷燃眉之急,连逼死钦差太监也不了了之,天子反而要召见他,可谓是正当红的时候。

    这个时候,当值日千户完全没必要为了些许吵闹小事,就去得罪势头很猛的红人,不见得有好处,但肯定有坏处。

    却听那边成千户又道:“自从今年掌事指挥使陈大人上任之后,说我锦衣卫内不及厂公恩宠,外不及朝廷诸公正道,几无所长。

    故而三令五申本衙门须得恭谨小心,对内外诸君皆以礼相待,不得有逾越分寸之处。”

    方应物稳了稳心神,既然没法耍手段,便也只好开诚布公了。

    他哑然失笑道:“陈大人好心胸!知道自家不如袁彬、万通等前任之恩宠深厚,也不如东厂汪直之权柄赫赫,能谨守本分、明白进退委实难得。”

    随后方应物话头一转:“只是本官有所怀疑,说起来是极好的,但果真能如同成大人所言?”

    成千户反问道:“本官所言皆为实,如何不能当真?”

    PS:万里长征才走了一半,继续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