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五百六十五章 家门见闻

第五百六十五章 家门见闻

    在临清有了这样遭遇,方应物优哉游哉的心情像是鸟儿一样飞走了,甚至恨不能像鸟儿一样插上翅膀飞回京城去。一路上便不敢再耽搁时间,用了最快的速度直奔京师。

    三月初时候,方应物到达京东通州码头,稍作休整后在清晨赶赴京城。大约在午时从崇文门入城,然后按照规矩先去了兵部,将钦差关防缴还给兵部。至于王命旗牌,早就被旗牌官送回南京去了。

    随后方应物又在散衙之前赶到西城都察院,报上名字挂了个号,表示差遣正式结束,等待都察院详细考察。

    上述这些乃是国朝钦差回京的规定程序,等都察院考察完毕有了结论之后,朝廷才会安排下面的工作。

    方应物从都察院出来后,公事算是暂时结束,可以回家歇息了,正所谓先公后私也。

    到了方宅胡同口,方应物忽然浑身放松了下来,回家的感觉毕竟与外面不同。

    恰好一阵和煦的春风吹拂过脸面,方应物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这就是家的感觉么。

    方应物刚刚默念了一声“回来了”,耳边忽然传来长随兼护卫方应石的声音:“小心!”

    方应物睁开眼,忽然一团不知从哪来的灰尘顺着风向洒到了脸上,险些将眼睛给迷了。他还没反应过来,又有一片纸打着旋儿糊在了自家额头上。

    方应物手忙脚乱的将额头上的纸扯下来,低头看去却是一张常见的黄纸,烧黄纸的那种黄纸。

    略晦气!方应物丢掉黄纸,加快了步伐,准备回家洗掉这股晦气。

    可是他走到自家大门前时,入目所及之处,是一地的灰烬,尘土时不时随着春风起起落落,以及若干没烧尽的纸烛燃香

    谁家死人了这是?方应物勃然大怒。指着门前狼藉对自家门子喝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你是怎么看门的?”

    门子万分委屈,“小老爷有所不知!这段时间总有百姓跑到门前,说是要拜小老爷你这星君,小人哪里全拦得住!只能劝他们将祭品取回去。免得糟蹋了食物,不然就是满地的猪头烧鸡了”

    方应物听得目瞪口呆,站在门内仰天长叹道:“世间尽是愚夫愚妇,可悲,可悲!”

    早有王英在前面回家报信,等方应物进了家门,父亲方清之已经在堂上等候了。

    在外面先公后私,是先将公事交待清楚了才可回家;到了家里还有先公后私,那就是要先拜见过父母长辈。

    方应物规规矩矩的行大礼拜见过父亲,而后站起来答话。方清之问了几句差事。方应物简单将自己的作为说了一说。

    最后方清之叹道:“虽然只是治标不治本,但你没有足够时间,半年里能将治标做到如此地步,已然很不错了。”

    方应物稍稍讶异,父亲大人有长进啊。居然能看得明白了。方清之又挥挥手,吩咐道:“你先回屋洗漱,晚间与为父一起用膳。”

    回到西院,方应物洗漱完毕,与小妾其乐融融的温存片刻,又逗弄了几下两个儿子,然后与父亲用膳去。

    君子食不言寝不语。吃饭时话不多,场面略沉闷。饭后父子到了书房,并落座用茶。

    方清之放下茶盅,开口道:“你不会真的是什么星君下凡罢?”

    方应物叫道:“当然不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儿子我是什么情况父亲难道不清楚么?”

    方清之忍不住挠了挠头,很纠结的说:“这阵子为父一直想着。替你上疏辞掉官职,叫你就此致仕算了。”

    方应物大吃一惊,仔细察言观色发现父亲大人不像是开玩笑的,慌忙问道:“这是为何?”

    方应物不能不慌,现在可是父为子纲的年代。如果父亲发了话叫他放弃功名利禄,那他没法拒绝,不然传出去就是忤逆不孝了。

    方清之叹了一口气,“为父枉活了近四十载,从来没见过做官能做成大仙的,叫为父如何见人。

    家门外的场景是什么样子,你也都看到过了,与愚夫愚妇拜大仙有何区别?长此以往成何体统?做官别做成笑柄了!”

    做官做成大仙?方应物顾不得欣赏父亲大人的冷幽默,苦恼万分的抱着头,“儿子我也不想如此!天变本该也与我无关,但不知为何夹杂不清的就成这样了!”

    方清之又道:“天变之后,东厂才放出消息,说王敬之死是东厂人员的过错,确实与你无关,可惜为时已晚。”

    “什么?是天变发生之后,东厂才放出消息?”方应物敏锐的抓住了关键地方,连忙反问道。

    方清之点点头:“是的,天变之后第二天,东厂就送了消息到邸报。现在看来,为父觉得像是东厂故意为之!

    先前东厂有消息也不报出来,应该就是故意将风头引到你身上!如果东厂早些将你撇清,那即便再有天变,也没人联想到你了。”

    这肯定不是巧合,八成是汪芷从中搞了鬼!方应物万万没想到问题出在本该是最可靠的环节上,简直悲愤莫名,心里狂吼一句:汪芷我顶你个肺!

    找汪芷秋后算账是另外一回事,方应物赶紧又对父亲问道:“这样胡编乱造的流言,可曾犯了朝廷忌讳么?”

    方清之无奈的摇摇头:“目前还算不上犯忌讳,人世间各种神神道道的传闻多了,愚夫愚妇胡乱拜神求仙,不差你这一个。就连宫里,不也有什么活神仙国师么?

    只要不妄言天象、乱造天机便可。但仍旧有不小隐患,若朝廷什么时候想起打击邪神婬祠,你可就要悠着点了。”

    方应物无语,这年头的百姓脑袋里都在想什么?国朝百姓热衷于造神不假,不要造到他头上来好不好?就是要造神,也要等他死了以后再封神啊!

    方应物刚想到这里,又听父亲道:“做官做成神仙的,自古以来也有不少,但都是死后成神,便如包龙图做阎罗这种典故。

    但你这个样子,未免也太啼笑皆非,还是辞官算了。否则长此以往,迟早要成祸患,殃及家门就不好了。”

    方应物心惊胆战,高声叫道:“父亲大人,想点别的办法成不成?别总是绕来绕去的想叫儿子我辞官!”

    ps:

    比原计划拖了几个小时,少写了一千几百字,但我尽力了……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