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五百五十八章 不劳你操心了

第五百五十八章 不劳你操心了

    话说王敬王公公当初被迫离开苏州府后,虽然沮丧但也没有彻底气馁,很快便重振旗鼓在别处大肆搜刮,到此时约摸攒够了价值三十万两的财货。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虽然距离五十万两的目标有一定差距,但王公公真的尽力了,换任何人来都不可能比这更多。

    与目标有差距的主要缘故,还是因为被赶出苏州府,丧失了最大来源地。其次就是因为苏州府的遭遇,导致他这钦差太监威望大减,在别地遇到的阻力大了很多。

    眼看到了年底,必须要加紧时间赶路,争取在新年时候回到京城献礼。等到龙颜大悦时,就是方应物倒霉之日,几句谗言下去,方应物在江南功绩再大,那也是白干!

    王敬没有打算从苏州城过路,而是绕着城过去的,正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

    若不是苏州府正处在运河必经之路上,他连苏州府都不想进,主要原因还是苏州城里有那个令他无奈的人。

    常言道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王敬这种太监,最怵的就是拼着一身剐也要拉人下马的大臣。

    方应物虽然本性不是这种人,但有这种潜力,难保不会突然抽风(根据过往经验来看抽风几率不小),还是小心谨慎为好。

    赶路不可能一天就穿过苏州府,更何况王公公队伍里还有大量“战利品”,总要在苏州府境内住宿一夜当然如果有可能,王公公恨不得一步跨过苏州府。

    被一干告状百姓堵了公馆,方钦差有点恍然。这段时间过得太顺,险些将王敬给忘了。若不是有大批百姓来鸣冤。他险些就把王敬给放过去。

    派人去打听过,了解到王敬一行人行踪。方应物像是见到了猎物一般,开心的多吃了两碗米饭。

    本来他打算趁早离开北上回京,但既然王敬送到了嘴边,那就多留一两个月,用王敬来为他的钦差生涯画上句号。做出了功绩,再刷出点声望,堪称是完美的收官!

    当即方钦差传令标下官军集合,次日亲自带队清晨出发,去追赶王敬。

    王公公队伍略庞大。箱笼行李也多,所以走得慢。他到了浒墅关运河码头这里,催促关尹安排大批船只,又要消耗一段时间。

    “干爹你看”王臣忽然指着远处道路上惊叫。

    王敬的目光从货物装船挪开,眺望远处,却见数十名官军簇拥着一位年轻官员出现在视野里。

    王敬顿时闪过不祥预感,他虽然从卫所调集了两百多军士护卫金银财宝,但此时并不能壮胆。

    三个月前的血泪经验让他知道,这些官军或许能挡一挡盗贼。可是在王命旗牌面前,根本靠不住。

    王敬忍不住皱起眉头,自言自语般问道:“他来作甚?他又能作甚?”

    王臣缩了缩脖子,不敢回答。( 平南520小说物的问题。他一概不发表意见了,干爹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免得最后还要落下埋怨!

    方应物走到王敬面前。笑容可掬,“数月不见。王公公一直可好?竟如此来去匆匆乎?”

    王敬面无表情的答道:“北方水面已经开始冰冻,必须要抓紧工夫北上。尽量多走一段水程,便不在苏州耽搁了。”

    方应物便盛情邀请:“天寒地冻,出门不易,王公公何必如此辛劳!姑苏驿中已经打扫完毕,不如在此过冬,静待来年春天如何?”

    这什么意思,难道想软禁?王敬拒绝道:“谢过方大人好意,但为陛下效力,纵然道路艰险,何敢惜身?”

    “不不,王公公还是去姑苏驿住,不要辜负了本官的盛情!”方应物仿佛是有恃无恐,对左右吩咐道:“来人!送王公公上轿,不可慢待了!”

    王敬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瞧这蛮横劲头,到底谁才是横行霸道的天子家奴?

    难道正常情况下,不该是太监蛮不讲理、大臣无可奈何吗?怎的现在完全反了过来?

    若这事传回京城,他王敬简直就要成太监之耻,没见过这么丢人的钦差太监!若连比蛮横都比不过文官,还当什么太监!

    疾风知劲草,板荡显忠臣,这时候只有王臣站了出来,色厉内荏的大喝道:“谁敢动我干爹!”

    至于其他钦差太监随从,在当初大都从方钦差刀下侥幸保命,眼下早被吓破了胆不敢上前。而王敬调来护卫财货的军士,在形势不明时只会保持中立。

    旗牌官陈百户冲上前去,用刀背直接放倒王臣。方应石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按住了王敬,沉声道:“小的恭送王公上轿!”

    王敬脑袋都要炸开,他快被气疯了!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好的不灵坏的灵,这方应物还真就抽风了!

    就是最楞的大臣,也没这么干事的!胆敢软禁太监亏他想得出来!

    方应物扫了几眼,淡淡的对太监随从道:“姑苏驿没有那么多房间,为之奈何?”

    一干只知道趋利避害的无赖泼皮顿时如鸟兽散去,能跟随太监搜刮民财的人,能有什么好货色?指望他们为王公公效死,那还是算了。

    王敬勃然怒道:“方应物!这样对你有何好处?你完全没有道理这般做!”

    方应物冷笑几声,低声答道:“不先下手,难道要等着你回到京城去献谗言么?本官没那么傻。”

    王敬又气急败坏的喝道:“我是奉旨采办的钦差太监,你这样先下手也没有好处!”

    方应物并没有继续答话,对着标下官军挥了挥手,示意返程。同时护送财货的外地官军看到大势已定,便顺从了方应物,按照命令将装有金银财宝的箱笼运往苏州府。

    看着自己的心血被再次“掠夺”,王敬仿佛变成了碎嘴婆子,絮絮叨叨,苦口婆心,不停地对方应物说话。

    “方应物蓄意迎合民意,到底有没有想到过后果?须知你的乌纱帽不是民意所决定的!你敢擅自囚禁钦差太监,试问你如何向天子交待?陛下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那些财货落在你手里,又要怎么处置?你敢将它发还回去么?那九天雷霆之怒不是你能承担得起!

    还是敢将财货献给天子么?你做来做去都是错事,你有没有仔细想过?”

    方应物抬了抬眼皮,毫不在意的说:“王公公歇口气,下面不劳你操心了。”

    ps:前些日子接了个大项目,人生非常难得的一次机会,如果错过也许会后悔一辈子,故而集中精神弄了两三天,耽误了更新,从今天起补更新。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