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五百五十七章 这话你也信?

第五百五十七章 这话你也信?

    征粮是个琐碎的细致活,着急也急不得,方应物纵有通天之能也只能按部就班的来,所幸进度一直不错。

    在宣德朝之前,江南钱粮都需要粮长运往京师。京师在南京时,距离还不算太远,当京师迁往北方后,这运粮差事便辛苦到能令人倾家荡产了。

    宣德皇帝体谅民情,又改了规矩。在扬州、淮安运河沿线设立水次仓,江南人民只需年底前将税粮运到水次仓,然后来年开春再由漕军负责运至京师。

    所以对方应物而言,到年底时便算任务结束,向江北水次仓输送的漕粮数量就是业绩情况。

    至于明年开春以后,那是漕运总督的事情了,不属于他这督粮钦差的工作范畴。

    十一月份时,提学官商良臣按临苏州府,放了几场考试。方应物提挈后进,怀着一股恶趣味心思将几个“年轻”人全推荐上去。

    他给唐伯虎文征明要来两个秀才功名,而祝枝山的气运则要等到后年乡试。不知道这流行于野史中的几大才子如今得了自己助力,原本科场扑街的命运会发生怎么样的改变。

    随后又到了十二月,成化二十年即将结束,秋收征粮也进入了尾声阶段。

    根据粗略统计,除去损耗外,苏州府今年征粮实际数量大约可达二百四十万石,为五十年来之最,江南地区可达四百五十万左右。

    换句话说,督粮钦差方应物没有白白绞尽脑汁、费尽心思,大约能够圆满完成差事了。到了这个地步,方大钦差也渐渐放松,心思更多的用在别的地方。

    比如说在哪里过年就是一个问题。回浙江或者去南京找便宜外祖父都是不错的选择。但官身不得自主,不经朝廷允许不能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私下里去了是要被弹劾的。

    所以方应物考虑再三,还是息了专门去过年的念头。不如就此出发返京,早点回去交差也好。过年时走到哪里就在哪里过。

    反正都是异乡为异客,在哪里过年又有什么区别?

    正当方应物难得产生了几缕文青情怀,准备仔细沉浸一下时,前面守门杂役略显慌张的扑到房屋外头,高声禀报道:“钦差老爷!外面来了许多人,总有几十个左右。吵着要见老爷!”

    又有群体性事件?平淡了将近两个月的方大钦差从座椅上站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兴奋还是焦急的喝问道:“可知彼辈为何而来?”

    门子答道:“小的没来得及问,只能看到他们跪在大门外面,神色委屈仿佛是要鸣冤的样子。”

    方应物稍加思索,按捺住了出去的念头,吩咐道:“你去对他们说。如果有冤情,可去府县衙门告状。本官并非亲民官,不便动辄亲自接状!”

    门子应声而去,可是没多久又回来了,捧着一摞状纸重新禀报道:“这回打听明白了,大门外都是附近松江、嘉兴等地的民众!

    他们这次联合起来找钦差老爷,要告的就是采办太监王敬。又有哪个府县衙门能管?连状子都不肯收。”

    是告王敬的?方应物明白了。如今在整个江南地区,百姓想告王敬,也只有来找自己了,同时也只有自己能占王敬的上风。

    简单翻了翻后,方应物将状子都留下,自己亲自出了大门。

    却见外面跪了一片人,甚至还有披麻戴孝的妇孺之辈,在瑟瑟寒风中不停发抖,但还在硬撑着。

    方钦差非常同情的叹口气,若非王敬祸害地方。这些人怎么会在年底天寒地冻时候,跑到苏州城来找自己告状?

    他便对着人群行了一礼,然后才开口道:“尔等冤情,本官尽都明白。先前本官王命在身,不便离开苏州府。这才放纵了太监王敬横行江南。所以尔等之遭遇,也是有本官的过错。”

    底下听到这贴心话,顿时号声遍地,连连叫道:“王敬太监祸害地方荼毒百姓,恳请钦差大老爷为我等做主,犹未晚也!”

    面对民众请命,方应物一口答应下来,“本官这就写奏章,弹劾采办太监王敬!”

    又有人叫道:“上奏到朝廷实在是远水难解近渴,我听闻,那王敬近日已经启程回京,苏州府乃必经之途。

    但他却畏惧大人威名,只敢从苏州绕城而过,现歇宿在城北十里处!”

    方应物仍然毫不犹豫的应承下来,“也可!待本官将奏章完毕发出,然后便去与王敬会面,当面叫他悔改!”

    此后方应物又吩咐杂役道:“将厨房里大锅搬出来,就在此地煮热粥给他们吃,免得因为饥寒伤了身子。”

    三言两语解决了问题,方应物转身回到内院去,

    长随王敬跟在左右,忍不住问道:“你今日也太好说话了罢?外面那些人说什么,你就应什么?

    再说你不是不打算与王太监纠缠么?怎的今天就答应了要弹劾他并会面?”

    方应物悲天悯人的指着大门外道:“看着此情此景,再看看他们将希望都寄托在我一人身上,你不觉得此时再斤斤计较个人得失,是多么无聊!”

    王英瞠目结舌:“这话你也信?”

    但他知道,方应物肯定还有什么心思,只是不肯明说罢了。便又问道:“大人你就算有王命旗牌,也奈何不了另一个钦差太监,。”

    方应物神秘莫测的说:“民心在我,天意在我!”王英忍不住又反问道:“这话你也信?”

    “我信,你不信,所以我是钦差大臣,你只能当长随。”方应物笑了几声,还开了一个不大不小得玩笑,这才转身进屋写奏疏去。

    却说提起过年,方应物忽的想起一桩事情。在另一个时空的历史资料里,成化末年有三次灾变,每次都造成了政局动荡。

    其中前两次时间很巧合,第一次在成化二十年正月初,京师地区发生地震;

    第二次将发生在成化二十一年正月初一,也就是即将到来的新年大朝会之时,那时将在西天出现赤星白带,最后雷鸣坠地。

    连续两年正月出现异像灾变,委实令人印象深刻。到了那时候,谁敢说“天变不足畏”?

    连向来迷信的天子遇到这种灾变,都要认认真真反省,至少会消停几个月,王敬又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