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五百四十六章 独木不成林

第五百四十六章 独木不成林

    在北方,拥有数百亩土地称不上大,至少拥有数千亩土地才能算大地主,数万亩的也有不少。

    但是在江南这里,数量级与北方又不同了。有田地数百亩就称得上土豪,拥有田地数千亩的那算是顶级大地主,一个县也不见得能有两三家。

    定居于苏州城平门外的韩家就是这样的人家,这韩家也算是赫赫有名的名门望族,成华初年出过一位官职类似于两广总督的韩雍韩大人。

    韩家究竟有多少土地,外人从不得而知,但传言估算至少在三千亩以上——详细数目大概只有当家的家主本人最为清楚。

    韩家现任当家人是韩雄,今年五十一岁,执掌家事已经二十年。至今仍然身体康健,看样子再当十年家没有问题。

    一位拥有至少三千亩土地的家主,在本地自然是霸王的存在,又因韩雄行事霸气果断,乡间百姓见了都要尊称一声“韩大老爷”。

    近年来,不少地主富户仰慕城市繁华,纷纷搬进了苏州城里常住。但韩大老爷却厌恶城里浮华,执意定居在平门外乡间祖居,连带儿孙都不能进城。

    韩大老爷有自己的信念,他觉得祖宗基业传到自己手里,只有亲自守在这里才能感到心里安定。

    但今天韩大老爷却不安定了,坐在高敞的大堂中都嫌弃气闷,走到堂外廊下,不停地来回踱步,双眉紧锁,仿佛满怀心事。

    侍候在旁边的下人们瞧见这状况,知道老爷心情不佳,生怕被迁怒遭了池鱼之殃——过去不是没有这样的例子。

    于是有热闹偷偷去后面内院,将小姨娘请了过来。却说这小姨娘姓赵,生的杏眼桃腮、艳色撩人,今年不过二十出头,近几年在韩大老爷这里最得宠。

    下人们都知道。每当韩大老爷发了火时,连亲儿孙都要远远躲开,也只有赵小姨娘能哄得住。

    小姨娘扭着腰身来到韩大老爷身边,贴上去问道:“老爷,最近家里平顺,外面太平,有什么烦心事能把你愁成这样?你看吓得小的们大气也不敢出。”

    韩雄脸色仍然很难看。沉声道:“说出来你也没主意。听说钦差大人方应物已经盯上了我们韩家,要拿我们开刀杀鸡给猴看。”

    小姨娘也吓了一跳,迟疑道:“没这么严重罢?”

    韩大老爷双眉皱得更紧,“你懂什么?居安还要思危,况且已经身处累卵之危?常言道,破家县令灭门令尹。那方应物可是比县令令尹之流更厉害的角色!

    连钦差采办太监都能被他驱逐走,堂堂的知府也被他软禁掉,如今又盯上了我韩家,能不忧虑小心么?

    只要方应物有心修理韩家,而我韩家又懵懂不知麻痹大意的话,只怕难逃厄运!”

    小姨娘也被说的心慌慌,摇着韩大老爷道:“那快想想法子呀!”

    韩雄长叹一声道:“自从韩雍大兄没去之后。我韩家再无上得了台面的达官显贵,如何与那方应物分庭抗礼?

    如今韩家独自面对方钦差,总显得势单力孤,故而要多拉几家一起才好。人多势众之后,分量也就有了,钦差大人想为所欲为也没那么容易。”

    拿定了主意,韩大老爷将西席先生请来,吩咐他写了十来封信。邀请一干亲友家族的家主后日相聚。

    这年头讲究门当户对,更何况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能与韩家结亲或者往来的人家,自然也是土豪大户。

    大家都卖韩大老爷面子,何况面临钦差高压的非常时期,大家也都想找个由头聚会商议。及到后日,韩家花厅里提前备好的八张座位全都坐满了。

    这八九家合起来。起码拥有两万亩土地,数千名佃农,号召力绝不可小觑。

    作为聚会的发起人,韩雄率先开口道:“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的这个道理。谁人不晓?吾辈都是广有土地的人家,在苏州城里外都排的上号。那方钦差若是铁了心要清理田地,我们几家只怕首当其冲,都在劫难逃!”

    韩雄的话,算是戳中了在座众人的心里。方钦差先前的高压手段还历历在目,叫众人暗暗畏惧——虽然当时对付的是采办太监和府衙。很难想象要是落到了自家头上,那又该如何抵挡?

    不过也有人觉得韩大老爷危言耸听,疑问道:“韩兄你是否说的太过?我看那方钦差不是穷凶极恶之徒,目前是什么情势,还需再观察一阵子,何曾有你说的这样危险?”

    韩雄扫了众人几眼,这才又解释道:“徐贤弟切勿不以为然!不瞒诸位,据我得到的绝对可靠消息,方钦差已经筹划着对我韩家动手了!在我韩家之后,你们能跑得掉么?”

    众人纷纷大惊失色,猜测揣摩是一回事,但变成了事实就是另一回事了,连忙追问道:“消息可曾准确?”

    韩雄点头道:“这消息千真万确、绝无虚假!昔年有个连我都记不清的一户人家,与我韩家结了仇后闹出点人命来。

    而这家人的后人流落成了杭州花魁娘子,不知怎的与方应物勾搭上,如今这女子就在钦差公馆里大模大样住着。

    而方应物这年轻人容易沉迷女色,被迷昏了头便想替那女子报仇雪恨,以此博美人一笑。更何况方钦差清理田土急需一个立威对象,我韩家就莫名其妙倒了霉。”

    众人听着面面相觑,这仇人孤女十年后报仇的故事实在是有种戏文的既视感。但韩雄肯定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必然仔细打听好消息了,应该是确有此事。

    又听韩大老爷慷慨激昂道:“如此韩家自然不能坐以待毙,诸位都是我韩家世代亲友,唇亡齿寒的道理实在无需多言了!今天是我请到了诸位,也许到了明天,就是诸位要请我韩家相助!

    俗语云:独木不成林,如今吾辈只有齐心合力,结势自保,方可共保家业!”

    众人便纷纷表态道:“韩兄放心,我等不是不晓事的人!世代交情在此,断然没有坐视不理的道理!”

    PS:三!今天先这样吧……明天继续提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