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五百四十五章 杞人忧天

第五百四十五章 杞人忧天

    诚然如唐广德所料,这四条法令尤其是清理田地这条一出来,登时引起了轩然大波。

    虽然近年来苏州城百业俱兴、工商发达,产生了一大批脱离于田地的市民,但城外仍然是广袤的肥沃田野,乡间士绅数不胜数,而且还有大批地主居住到城市中。

    如果是别的时候出现清理田土的告示,也许不会引起太大的关注,走形式的时候居多。但现在苏州城里当家做主的官员是钦差大臣方应物,这就让地主们不淡定了。

    方钦差刚刚砍掉了三十多人的脑袋,如今还是尸骨未寒,从这点可以看出,这位方大人必然是严刑峻法的狠角色。谁要是撞到了他的风口上,肯定不好受。

    其实这么多年积累下来,很多大地主多多少少都有些猫腻。尤其是在苏州府这种地方,隐匿田土所带来的利益比别处更大。

    在别处,隐匿一亩田每年带来的好处可能是一石钱粮,但在亩产很高的苏州府,隐匿一亩田每年带来的好处大概有两三石钱粮。

    有这种高回报的诱惑,在土地上动心思的人就有不少,如今在方钦差的威名之下,便有点坐立不安了。

    不过外面的议论仿佛对方应物没有半点影响,如今叫方大钦差头疼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袁凤萧的死缠烂打。

    这日清晨,方应物刚刚睡醒,又被袁娘子堵在床头下不来,裹着被子与袁娘子面面相对。

    只见得袁娘子满腔幽怨的责问道:“当初奴家抛头露面替你奔走时,你可是答应过,赶走太监后要替奴家讨回家破人亡的公道。

    如今已经过去半个月,你为何仍不见动静?你不是说,正好拿韩家来杀大户立威么?”

    方应物没脾气的解释道:“时机未到,稍安勿躁!”袁凤萧追问道:“时机究竟是什么时候?”

    方应物想了想,也不知是转移话题还是另有心思的问道:“你说韩家十年前霸占你家田地,害得你家破人亡。可有证据?”

    袁凤萧连忙答道:“奴家珍藏有十年前的地契,足以证明那块田地原本是我袁家所有。”

    方应物沉思片刻,然后才道:“韩家那里肯定也有地契你们两份地契之间总要有一个真假之别,如果需要时见机行事罢!”

    此时王英站在院子里叫道:“唐员外来看望儿子,顺便想拜见一下钦差老爷!”

    “有正事,先别捣乱!”方应物趁机闪避。袁娘子嘟囔几句,无奈放了手。

    唐广德很有一种自家前途命运与方钦差绑在一起的主人翁责任感。所以他觉得自己很有必要提醒一下方应物。更何况方钦差也说过,如果他听到什么舆情动向,尽可以来公馆禀报。

    见到了方应物,唐员外的话便如竹筒倒豆子一般,“如今外面议论的十分激烈,特别是清理田地这项!

    就我在望江楼二层三层所听到的议论。大都十分反感,对此非议颇多。方大人还是要谨慎为好!”

    望江楼一层招待普通人,二层招待富户,三层招待读书人,这个规矩方应物是十分了解的。听到唐员外转述,方应物便笑道:“是么?这样挺好。”

    “舆论反对越激烈,阻力越大。这也能叫好?”唐广德愣了愣,再次发现自己跟不上方应物的思路了,钦差大人到底想什么?

    方应物点点头,“确实很好。都在关注清理田土这一条,那么就没人为了均平耗米、强迫富户捐输等其他几条闹了罢?”

    “”唐员外无语,此后陷入了自我怀疑之中,难道是方大钦差胸有成竹,而自己却杞人忧天了么?

    想想也是。焦点高度聚集在清理田土这一项,那么其他几项阻力就小多了。与被刨根问底清理土地比起来,加点损耗、被逼捐点米实在不算大事了。

    即便清理田土事务不了了之,凭借其他几条措施,征粮任务总能完成得八九不离十——莫非这就是方钦差的策略?

    生怕方钦差因为舆情而心烦意乱,唐广德便主动宽慰道:“其实议论也不全然是反对的,亦有许多人赞誉大人你。”

    方应物饶有兴趣的问道:“如何赞誉的?”唐广德答道:“有不少贫民称赞大人你是除暴安良、杀富济贫!”

    方应物愕然。“是不是还有替天行道?”唐广德惊道:“原来大人也听说过了!”

    方应物无语,这说的是钦差大臣还是绿林好汉?想想确实也差不多,自己几条措施都是从富户身上拔毛,难怪让贫户产生若干错觉。

    送走唐广德。却又见小妾瑜姐儿的族亲王魁从杭州赶到了。方应物大吃一惊,“你为何来的如此之快?”

    王魁虽然现在贵为富商大贾,但在方应物面前仍然很放低身段,“自从得了你的召唤,我可不敢耽搁,与族兄说过后,便立刻日夜兼程的往苏州府赶。”

    方应物称许道:“来得好,如今又有大买卖用得着你!这次要委托你去湖广买米,然后输送至瓜洲仓,拿了回票便可在府县充当税粮。

    苏州人对此尚心存疑虑,请你给他们做一个范例,引导本地富商有样学样。湖广粮道参政是我那老泰山的门生,我修书一封请他照管协助,你大可放心去。”

    王魁二话不说便答应下来,然后才道:“数量少了没什么示范意义,还是需要大本钱。我先从杭州调动银两过来,然后便可出发。”

    方应物指了指厢房,“不必再从杭州搬银子了!本钱都在那里,有几万两现银,我再拨军士护卫你,足可无忧。”

    王魁拍着胸脯一口答应下来,几万两银子的大买卖就此随随便便的敲定。然后两人才闲谈起来,之前数年未见,自然有不少闲话说。

    王魁想起路上见闻,也为方应物担忧,“我在路上时,听到过别人议论,实在担心你手段过于激烈,激起了事故未免就不美了。”

    对王魁这样的人,自然没什么可隐瞒的,方应物推心置腹道:“老实对你说,清理田土本来就不设预定目标,找一两个大地主立威,并能恐吓一批人自首那是最好了。

    无论清理出多少田亩,其实都是赚的,多出来的都可算在今年征粮任务里。

    至于以后本官还管不了那么远,能管好今年、完成朝廷的督粮差遣,那就问心无愧了。”

    王魁仍然很担忧,“你的想法虽然可行,拿几个大户来立威也不是不可行。但还要注意些吃相问题,正所谓师出有名。

    如果做得太明显,别人一看你就是故意寻衅找那些大户的不是,那与太监王敬这种人有何区别?若真如此,你反而落了下乘,对名声不太好。”

    方应毫无压力,“但请放心,你也不必杞人忧天,我早就想到了这点!到了时候,自然会有人跳出来作死,而本官便奉顺讨逆!”

    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