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五百三十八章 一步迟步步迟

第五百三十八章 一步迟步步迟

    重新点燃了人群的热情后,方应物便吩咐抬轿的、打行牌的等一干手下启程,比来时还多了旗牌官以及标下军士——这种扈从架势,远看真有点像巡抚了。

    话说今天王命旗牌出现的确实突然,几乎让所有人有措手不及,这也是方应物的安排。

    当初林阿三从南京来报过信后,方应物便让林阿三不要声张,重新返回去找陈百户。命令他们官军在路上偃旗息鼓,约定了时间悄悄前来,不必惊动地方。

    一方面方应物暂时隐瞒下了敕命没有公布,另一方面护送旗牌的标下官军沿途又故意遮掩与此同时顺手又给李知府挖了一个藐视朝廷的坑,并掀起民意沸腾。一直累积到今天,才取得出其不意的效果。

    既然要从府衙离开,临走之前,方应物再次警告府衙剩余官员道:“有些人利令智昏,可怜可叹,但今日暂时到此为止!惟愿诸君戮力齐心为朝廷效命,不要再有无谓之念!”

    众官员刚刚从震撼中清醒过来,此时只有唯唯诺诺,心里忍不住吐槽几句:苏州城里只有你方应物号称代表朝廷,为朝廷效命就是为你效命罢!

    又回想起被方钦差霹雳手段处置掉的李知府,众人兔死狐悲物伤其类,这李太守豪赌两次,终究是输的底朝天了!

    他们都是几乎目睹了全过程的人,细细想来,仿佛从一开始,方钦差便故意引诱着李太守上赌桌,而李太守根本就是从头到尾的陷入了注定要输掉的赌局!

    刚到苏州府时。方应物的表现就是一个年轻、浮躁、肤浅,几乎注定要败事的钦差大臣!在官场老手眼中,帮着这样的人做事注定讨不了好,还很容易背黑锅被处分。

    抱着这种“年轻钦差好欺负”的信念,困居地方多年的李太守最终还是没忍住搏一次的机会。想要踩着钦差大臣扬名出头。

    但谁想到,方应物如此不堪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看看眼前这位方钦差,年轻还是那么年轻,但又哪里浮躁肤浅不能成事了?

    难道从一开始,方应物便示人以弱,引诱李太守上蹿下跳。然后隐忍至今一举拿下?或许,从方应物按临苏州府的那一刻起,他就在布局了,而李太守一直就没跟上过方钦差的思路!

    而在钦差太监来了后,李太守又骑虎难下,总不能再得罪了钦差大臣之后。继续得罪钦差采办太监罢?那可真就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了。

    结果李太守抱着侥幸心理,立场不得不有所偏向于钦差太监,指望通过钦差太监上达天听,没想到就此滑入了深渊之中人性的弱点谁也拦不住。

    闲话不提,却说钦差仪从便沿原路往回走,向西出胥门,重新朝着姑苏驿进发。跟在后面的。依旧是浩浩荡荡的人群。

    这消息,自然已经传到了姑苏驿中,无论采办太监王敬还是千户王臣,尽都惊呆了。谁能想到天子在这时候抽起风来,赐下了王命旗牌。

    王臣觉得脑子不够用了,急忙发问道:“干爹!如何是好?”王敬还是那句话;“以不变应万变,且静观其变!”

    但是王太监却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事情似的,想来想去,却又想不起来。

    到底是什么事情?王公公苦思冥想,但外面呼喝之声打断了他的思路。还伴随着大片大片的嘈杂声。

    方应物还是来了!王敬暗暗想道,那么自己到底出不出去?

    此时有小太监从大门处飞奔过来,“钦差方应物已经到了大门外,还有数不清的平头百姓!那方钦差发了话要进来,请公公做主!”

    他要进来?王敬挥挥手道:“那便请进!”

    此地大门由卫所军士团团围住并把守。有了王公公命令,便闪开一条通道放方应物进来。

    王敬站立不动,抬眼望去,却见数十人簇拥着一员年轻大臣走了进来,左右还有人举着王命旗牌——这叫王敬心里缩了缩,听说是一回事,亲眼见到就是另一回事了。

    不过王敬不是很担心,太监和官员是两回事,内监系统自成体系,官员的东西未必管得到太监。因而王命旗牌对天子家奴的威力很有效,只拿着王命旗牌可以节制文武官员,但却赶不走太监的。

    此地王敬是主人家,出于礼节,王公公稍稍抬了抬手算是见过礼。但方应物对王公公的视而不见,只管左右顾盼。

    王敬皱了皱眉头,刚要开口说话指责方应物失礼时,却听方应物大喝一声:“此地竟然如此多卫所军士,苏州卫指挥使在不在此?”

    苏州卫指挥使并没有来,只是由一名姓邓的副指挥使带队支援钦差保护采办太监。听到方应物的呼喝,又见王命旗牌摆在这里,邓副指挥哪敢怠慢,连忙上前几步,以大礼参见。

    王敬终于明白,自己感到不对劲的地方是哪里了!王命旗牌能节制文武,那么这里的官军当然是要听从拥有王命旗牌的钦差大臣之指挥,不然就是造反了!

    这批官军被请过来,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可现在摇身一变,马上就要变成方应物的人马!

    本来方应物对了对付钦差太监而调动官军,还是有点犯忌讳的,可是现在这批官军却是他王敬自己找来的,而方应物则能顺手接收!

    想到此处,王敬内伤到想吐血,早知如此还不解散了官军,也免得眼下作茧自缚!

    王敬忍不住狠狠瞪了一眼义子,都是王臣的错!方才得知方应物去了府衙,他便有了遣散官军的念头,但王臣胆小如鼠建议自己继续留着官军保护!

    好罢,也不见得是王臣的错,毕竟最终还是王敬下决定的。但王敬最近已经习惯性的将过错推到干儿子身上去。

    王千户委屈的眼角一酸。这也能怪到他么?自己提出留下官军难道不是再正常不过的建议么,当时也不知道方应物被赐予王命旗牌啊!

    再说若遣散了官军,没了这层保护,方应物却又故意放纵乱民冲进来怎么办?其实怎么选择都是错的!

    不过这已经是第五次了罢?王臣绝望的想道,至此彻底心如死灰。看不到任何能战胜某方姓同龄人的希望了。

    方应物没有搭理王敬父子的心思,仔细打量了邓副指挥几眼,然后指着王命旗牌问道:“你认得此为何物么?”

    邓副指挥低头答道:“多年来时常在巡抚处见到,自然认得。”

    方应物又问道:“那么军心何在?”邓副指挥使再次答道:“愿以钦差大人马首是瞻!”

    就如此,方钦差简简单单的便将在场军权夺了下来,王敬公公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虽然同为钦差。方应物虽然没有提督军务差事,但手里有王命旗牌,而他王公公没有监军差遣,又哪里能在这方面纠缠。

    方应物对围在姑苏驿周围的下达了第一道命令,“紧紧围住此地,不可放走一人!”

    这道命令很好执行。官军本来是朝外防备的,现在只需要原地转身,面朝里面即可。

    王敬还算镇静,王臣则强自沉住气,但其他爪牙却惶惶不安起来!任是什么人,被一千官军紧紧围住,也会惊慌失措的。更别说他们这些手上罪行累累的无赖恶棍。

    此时王敬觉得方应物自从进了院子之后,气势越来越足,自己已然被死死压住,他必须要打破这个处境!

    于是王敬也上前几步,淡淡的对方应物道:“方大人请来王命旗牌,难不成是要来吓唬我的?

    这可就有点笑话了,你是钦差,我也是钦差,都是奉了诏旨的人,王命旗牌可管不到我!”

    方应物哈哈一笑。“王公言重了!在下再胆大妄为,也不随意谮越!一些规矩还是心里有数的。”

    王敬面色稍有缓和,围绕在他周围的一干爪牙也微微放松了心情,下面无非就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的时间罢?

    却又听方应物道:“但是,此院中除了王公。还有如此多不知数目的奸人,他们总不是钦差了罢?”

    对这话王敬没法辩驳,如果连几个没身份的市井棍徒都管不到,那王命旗牌也太廉价了!

    周围的爪牙们齐齐脸色大变,方钦差这是想分而治之、区别对待么?归根结底还是没有把王太监放在眼里啊!

    方应物朝向其他人,冷冷的说:“听说你们这些为采办太监所驱使的人,罪行累累无恶不作,但总要有个首恶与从犯的区分!

    听说尔等里有头目、队长等名目,本官在此谕示,凡出面检举出头目、队长人选的,可以减罪!”

    一千官军在这里围着,众爪牙知道插翅也难飞,动粗更是不可能的。正彷徨无计时,忽然听到钦差大人似有施恩之意,登时像是找到了突破口,纷纷翻脸无情的将头目、队长推了出去。

    对大多数市井无赖而言,义气远没有活命重要。再说就算自己不出面检举,也有别人出面了,又何苦将这机会让人?

    王敬突然意识到,方应物可能确实不会对自己怎么样,毕竟自己的钦差太监身份摆在这里,从法理上方应物还真没有办法。

    但要以为方应物毫无办法,那就大错特错了,他将会对自己的爪牙下狠手!

    只要将自己身边爪牙荡平了,那他这个钦差太监就是孤家寡人一个,哪还有什么能力直接祸害地方?

    可惜,又醒悟的迟了!王敬终于体会到,什么叫一步迟步步迟,现在自己就处在这样一种困难的局面中,彻底丧失了一切主动权!

    场面一度混乱,但在一千官军的监视下,却没有敢大乱的,否则那真是不要命了。

    那些被检举出来的人,由官军纷纷拿下,最后清点人数,一共三十五人。方应物估算了一下,应该和真实数目差不多,不过却还漏了一个人。

    方应物回到沉默半晌的王敬面前,“千户王臣罪大恶极,为凶徒之首,必须要伏法,不然不足以平民愤!”

    王敬脸色变得极为难看,撇开了一切场面话,很直白的说:“方大人,得饶人处且饶人,你一定要我鱼死网破么?”

    PS:今日纷纷加群的汉子们,让你们失望了,今天没有妹子暴照~但俺送给大家400字作为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