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五百三十六章 王命旗牌的威力(上)

第五百三十六章 王命旗牌的威力(上)

    姑苏驿中,所有人都在看着采办太监王敬公公,如今事情演变出人意料,原计划只怕要作废,下面不知该如何是好了。比如这前来救援钦差太监的卫所军士,此时应该是走是留?

    王敬从初时的震惊中清醒过来后,略作思考便下令道:“以不变应万变,等!”

    又过了不到半个时辰,天色眼看将近正午,最新的确切消息又传来了:“方应物率领乱民,冲到府衙大门前了!”

    最后竟然去了府衙?王敬再次愣了愣,自言自语道:“好一记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原来方应物的目的是府衙那里么?”

    王太监又思量半晌,渐渐觉得方应物的行为总算可以理解了。这方应物既是重虚名之人,也是图实利之人,向来走的就是名利双收路子。那么在今天,他带着一群人围攻钦差太监,能得到什么实利?

    钦差太监与督粮钦差大臣本来就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差事,方应物就算把钦差太监灭掉,除了被民众叫几句好,能有什么实际利益?

    而府衙那边是地方官府,直接与方应物的差事息息相关,方应物想完成差事,必须要地方衙门全心全意的服从和配合。

    但现在以李知府为首的地方衙门对方应物不大感冒,也不愿意配合方应物征粮。

    所以王太监想道,大概是方应物想借着这个机会,狠狠将府衙修理一下,然后掌控一些地方权力,这对督粮钦差而言才是真正的实利罢?

    既然如此,那就没必要严阵以待了罢?王敬扫视了几眼保护己方的卫所官军,正想着是不是就此打发掉,还能省点劳军钱财。

    王臣急忙道:“干爹,官军不能撤!我这几次落了下风,深知那方应物心思之狡险!如今民意不利于我父子。只要这点根本不变,方应物的本心就会不利于父子!

    那么多乱民如今跟随着方应物,既是他利用民意,但也是他被民意所裹挟了!因为他总要给乱民一个交待。不然要被乱民所反噬,所以焉知他不会杀一个回马枪,突然又来到公馆?

    我觉得,只要方应物那边的乱民不遣散掉,我们这边的官军就不能走!这才是万全之策!”

    可是这样很费钱王敬纠结了好一会儿,这才点点头道:“也好,安全第一!如果最终没有动手,那么劳军银子减半发放!”

    镜头转回府衙的衙前街,上千民众将这条街塞得满满。而钦差行牌就在府衙大门外打着,带头大哥方应物从官轿中下来。站在大门外面。

    府衙大门倏地打开,李知府站在门里,略有紧张的望了望外面民众。

    刚才在府衙里紧急商议过,如果府衙硬扛,肯定扛不住民众的冲击。还不如请知府大人亲自出面,或许借着官皮可以压制一下民众。

    再说那方应物怎么说也是官员,不应该会丧心病狂到亲自率领民众打砸衙门,除非他不要命了,所以很大程度上可能是虚张声势。

    李知府看完全场,最后才将目光落到视野正中间的方应物身上,阴沉着脸问道:方大人煽动民众。聚集到府衙门前所为何事?

    方应物平静的像是一潭死水,淡淡的说:“我只以私人身份,特为苏州百姓讨公道而来。”

    私人你姥姥的李知府看了看明晃晃的钦差行牌,没有在私人这两个字上计较,又吸一口气问道:“不知道方大人要讨什么公道?”

    方应物很娴熟的质问道:“如今采办太监及其爪牙肆虐内外、荼毒生灵,苏州府一时间人心惶惶、民不聊生。府台视若无睹乎?”

    李知府高声答道:“采办太监乃奉旨钦差,本官无有管辖之权,所以已经连连上疏弹劾,请朝廷来做处分!

    除此之外,本官也无权节制钦差作为。但是本官自会尽力上奏陈情,并将广邀同道一齐为民鼓呼!”

    他这话与其是对方应物解释,还不如说是对民众解释。

    方应物不想给他这个自白的时间,突然变了脸色,并指如戟,指着李知府厉声喝道:“李廷美!你受朝廷重用,却枉为四品知府,竟然作出如此不负责任之言论!

    这般畏缩没有担当,朝廷要你何用!百姓要你何用!你还有什么脸面在此大言不惭!”

    你行你上啊!李知府忍到现在,终于忍出了火气,咬牙切齿道:“方大人你站着说话不腰疼,未免太过于强人所难!

    的确本官无法去动钦差太监,但如今百姓就在这里看着,难道你敢去触动钦差太监分毫?”

    方应物便立刻驳斥道:“采办太监是钦差,但他手下的爪牙总不该是了罢?听说最大的一个王臣也不过是千户,其余都是无赖恶棍,你这知府为什么不敢去管?

    豺狼虎豹之辈,如果没了爪牙,那又有什么危害?你若将那些爪牙走狗严厉惩治,采办太监又怎么能为祸一方?

    其实就是你畏惧采办太监的权势,故意无所作为而已!我方应物虽然不属苏州本地官府,但作为局外人也瞧不起你这样的害民官!”

    不得不说,李知府的口舌功夫比起方应物差了不止一个等级,几个回合下来几乎就要溃不成军了

    又从府衙大门里面闪出师爷一名,对方应物作揖道:“其实府衙收到了一些控告采办太监及其爪牙的状子,但正在办理,还请稍安勿躁,并非是府尊无所作为。”

    “前番本官曾送到一封文书,点明了有女子被采办太监爪牙王臣当街劫走之事,事件如此清晰明了,为何不见回音?”不知不觉之间,方应物又将自称换成了本官。

    有了师爷打岔,李知府这时候已经缓过气来,忽然明白了师爷的意思,这是转移话题的技巧,将话题从具体细节转移到程序问题上。于是他便也答道:“府衙收到的状子甚多,哪能全都立刻回应?”

    方应物咄咄逼人的质问道:“这不是状文。上面加盖了钦差关防印信,是本钦差正式行文与府衙,你这知府必须要给予反馈!”

    李知府忽然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忍不住大笑几声。指着不远处钦差行牌上的“督理钱粮”四个字,反问道:“你方大人只是督粮钦差,管不到府衙刑名之事罢?你写个状子盖上个钦差关防,成了命令了?

    你权责只限于督粮,有什么权力对本府行文过问刑名之事?参你一个擅权之罪也未尝不可!”

    成百上千的民众在一旁围观,见方钦差和李知府你一句我一句的吵起嘴来,最后吵嘴的内容还是衙门里公事程序问题,就好像是讨论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未免感到十分枯燥无聊,一时间呵欠连天。

    但李知府自以为问住了方应物。冷笑连连。若讨论具体问题,自己讨不了好,无论如何府衙也没法对太监动手;但将话题转移到公事程序这种务虚的问题上面,那方应物就讨不了好!

    说破天去,一个督粮钦差也没权力随便指使府衙。大概这也是方应物上来就说以私人身份到此的缘故。

    方应物这种年轻人他见得多了,往往偏爱务实而鄙视务虚,却不知这务虚才是官场文化的精髓所在!

    当然李知府却不知道,对方应物而言,他还真就不怕谈程序问题,既然谈了就是对方作死!

    方应物指着人群喝问道:“李廷美!再给你一次机会,如今百姓都在这里。你当着百姓的面前明确说一句,本官行文所言太监不法之事,你要如何处置?你若在这里说过了,便算你对钦差有所反馈,本官则既往不咎!”

    李知府咬牙答道:“一应事情,府衙自有处分。钦差无权过问!”

    随后他担心民众情绪反弹,又转头对人群喝道:“方钦差裹挟尔等民意,妄图变乱成法,你们须得睁大眼睛,不要被人利用!不然他为何不敢带领你们去姑苏驿?”

    方应物转过身来。对着民众拱了拱手,“尔等都亲眼目睹了,本官已经督促过知府为尔等做主,怎奈该知府畏惧权阉、冥顽不灵,甚至反讽本官。

    那么现在,本官话就放在这里,既然地方父母官渎职,那么本官就出面为尔等做一回主!抬眼看苍天,一切善恶皆有报,尔等以为如何!”

    方应物的感染力究竟不是李知府所能比较的,底下民众顿时响起欢呼声。

    民心可用,谁能阻挡?此后方应物又转过身,对着李知府大喝道:“前两日有六百里加急敕命送到公馆,想必府台有所耳闻?朝廷已经赐予本官便宜行事之权,以及王命旗牌!

    本官最后问你一次,本官用了钦差关防印信,行文给府衙,讲明采办太监不法之事,你为何对钦差行文置之不理?”

    便宜行事?王命旗牌?李知府以为自己听错了,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如果是被赐予“便宜行事”特权外加王命旗牌的全权钦差,那就绝对是另一回事了!

    别说拿一份状词盖上钦差关防大印,就是拿一张厕纸盖上大印,府衙也得当成只比圣旨差一点的重要公文严肃对待!

    不然就是藐视朝廷权威,毕竟全权钦差从某种程度上就是代表着朝廷对地方的统治!督抚、巡按莫不如此!

    李知府突然懂了,方应物故意在公文程序上纠缠半天,原来是打算在这里陷害他!

    ps:

    一大早读者群里又有萌妹子爆照,只好加班加点的疯狂码字赶出一章……打字打的手都麻了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