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五百二十九章 今天特别多

第五百二十九章 今天特别多

    街面上发生的事情,很快就传进了公馆里头,那两个被打倒的轿夫一个回去传消息,一个转回了公馆传消息。

    “什么?那轿子在外面街上被人劫走了?”方应物对此非常意外,这又是哪门子问题?

    谁吃饱撑跑到公馆外面劫持一个妓家?难道是想借此来打击他这个钦差么?

    不过还是别开玩笑了,这怎么可能打击得到?有点智商的人都不会觉得自己会被这种事打击到,现在又不是风气淳朴的太祖太宗时期。

    最多被弹劾然后朝廷下发几句不痛不痒的责问,再说又不是在公馆里被抓现行,连丑闻也算不上罢。

    方应物想来想去,只能对左右猜测道:“大概是那薛娘子曾经得罪了什么人,所以遭到报复罢?如此倒是与我们没有关系,暂时先别管她了,等听听消息再说。”

    此后门口的杂役又来禀报:“门外有人自称奉南京兵部之令,要见方大人。”

    方应物非常莫名其妙,南京兵部与他这督粮钦差没有半点关系,派人来找他作甚?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别多,稀奇事情怎么接连而来?

    想是如此想,但方应物还得吩咐道:“带上来!”

    这时方应物没摆出正式接客的礼节,仍旧在湖边一边看书一边等候着。没多久,便看到杂役领着一个红胖袄的军士走了过来。

    这军士对方大钦差行了叩拜之礼,然后起身道:“小的乃是南京羽林前卫百户陈”

    方应物很诧异的问道:“一个百户好歹也是朝廷六品武臣,怎的穿着如此寒素。与军士一般无二,连身公服都没有么?”

    那军士连忙答道:“钦差老爷请听小的说齐全了。小的乃是南京羽林前卫百户陈大人属下林阿三。”

    “”方应物略尴尬,转移话题道:“想必是陈百户派你前来寻到本官。不知有何贵干?”

    林阿三禀报道:“陈百户被南都兵部委任为旗牌官,奉命护送王命旗牌给方大人你,大约两三日后就要到达,故而派了小的先行来告知。”

    王命旗牌?方应物听到这个异常高大上的词,并没有什么激动神情,轻松自如的对左右随从笑道:“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别多居然连王命旗牌都要送到我手里了,你们谁肯相信?”

    在旁边陪同的钦差随员一起哄笑道:“不论真假,总归是吉兆。预示方大人未来要开衙建府、出任封疆大吏了!”

    方应物很受用的哈哈一笑,转头对林阿三呵斥道:“你们当骗子也要专业一点!你说什么不好,非要说王命旗牌?

    知道按朝廷规矩,王命旗牌都是什么人才能受赐么?本官只是一个钦差督理苏松钱粮公务,哪来的王命旗牌赐下?”

    又对杂役吩咐道:“左右来人,将这骗子绑了送到地方衙门里去!”

    林阿三急的额头冒汗,急忙从夹层中掏出一具文凭,叫道:“钦差老爷明察!这是兵部给的勘合,足以证实小的身份!”

    方应物接过勘合来一边翻看。一边嗤之以鼻的道:“做得还挺像,足可以假乱真了。”

    林阿三不知该怎么解释了,只能反复的念叨:“小的绝不是骗子!王命旗牌真的在路上,两三日后就要到!”

    方应物闲来无聊。有闲心与骗子斗嘴,很风趣的回应道:“你应该说,本官被改任为八府巡按。天子赐下尚方宝剑,可以先斩后奏——戏文里不都是如此演的么?”

    此后方大钦差想起了什么。对杂役吩咐道:“将这骗子赶出公馆即可,不必扭送到衙门去。不然只怕要平白传起本官的笑话,别人还以为本官想尚方宝剑想疯了。”

    杂役的了吩咐,便一齐用力,拖着大呼小叫的林阿三向公馆大门走去,然后从大门直接扔了出去。

    这年头骗子真多,方应物正要与左右人员感慨几句人心不古之类的话,却又见到杂役来禀报道:“急递铺的那边差役送来一封公文!”

    方应物为此心头猛然一动,难道是自己渴盼多时的雷霆雨露到了?其中究竟是雷霆,还是雨露,还要看过才知道。

    按捺不住自己,方应物疾步来到前庭,从急递铺军士手里接下公文,亟不可待的展开看。

    作为一个已经在官场闯荡数年的人,方大钦差很有经验的直觉略过开头骈四俪六,直接看最后面几段。却见结尾写道:钦差督理苏松钱粮公务方应物,着许便宜行事!

    方应物忍不住想仰天长啸,终于等来“便宜行事”这一句了!有了这一句,便可以堂而皇之的在很多事情方面,不必经过奏请,便可自行决策并向地方下达命令了,所以才叫“便宜行事”!

    没有这一句,钦差就是个摆设象征,有了这一句,钦差才是真正的钦差!

    咦?方应物满怀欣喜的重新看了一遍公文时,却发现后面还有一句话,不过因为刚才只顾得高兴,所以没往下看完。

    方应物眼角随意瞥了一眼,见这句话是“赐王命旗牌,着南京兵部就近往送。”

    王命旗牌?!

    登时方应物睚眦俱裂,汗毛直竖,也不知道是激动的,还是惊吓的,口中不停的喃喃自语道:“王命旗牌?这真不科学啊。”

    他知道天子虽然经常有点抽风举动,但没想到自己这次撞上了。这哪是抽风,简直就是抽大奖!自己只是想讨要一个便宜行事,结果连带还给了一副王命旗牌!

    突然打个激灵,方大钦差登时清醒了过来,对杂役连连吼道:“快!快出去将那林阿三找回来!”

    原来这林阿三不是骗子,是真的旗牌官亲兵!

    有王命旗牌赐给大臣,就有旗牌官伴随着拨付给大臣。顾名思义,从名字便能看出旗牌官是干什么的。

    当然随着时代发展,旗牌官功能渐渐丰富,在保留原有职能的情况下,演变成了钦差大臣的亲兵首领角色,类似于中军官。

    所以方应物此刻意识到,林阿三所说的百户陈彦,大概就是这次拨付给自己的旗牌官了!但是林阿三却被自己当成骗子赶出去了

    被突如其来的幸福砸懵了,方应物仿佛整个人都飘在了云端,有王命旗牌的可都是巡抚之类,自己拿到了又算什么?恰好眼下江南没有委任巡抚大臣,难道意味着自己可以仿照巡抚体例行事了?

    这种感觉实在不真实,方应物手把敕书,反复看了又看,再三确定自己不是看花眼,也不是做梦。

    方应物又想起,保存在南京兵部的这副王命旗牌就是专门赐给江南巡抚用的,而自己的便宜外祖父王恕当年也用过的。

    成化十四年自己过路苏州府,住在巡抚行辕时,好奇之下还曾偷偷将王命旗牌拿出来赏玩过。当时怎么也不会想到,六年之后这副王命旗牌居然也会赐给了自己正所谓物是人非,令人唏嘘。

    这封敕书是方应物独自览看的,包括急递铺差役在内,别人都不知道内容。只看到钦差大人拿着公文,表情异常丰富多变,时而傻笑时而茫然

    这让众人一头雾水,好奇莫名。但敕书是给方应物的,未经许可,他们想看也看不成。

    足足过了一刻钟,王命旗牌带来的冲击力才被方应物渐渐消化掉,恢复了日常镇静模样。

    看到周围人群,方应物忽然微微一笑,并没有当中宣布,反而将敕书揣入了怀中。

    他决定暂时将此保密,现在没有必要让所有人都知道王命旗牌的事情。如果这个时候得意洋洋的宣布“我要让全府人都知道,王命旗牌被我包了”,那生活将会多么无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