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五百二十一章 有组织才有战斗力

第五百二十一章 有组织才有战斗力

    却说公馆街上渐渐变得乱哄哄起来,几日工夫里,前前后后约摸有三四十家富户迁过来暂住。大车小船的将最重要家当都搬了过来,而家人们能带来的带来,不能带来的就留守原宅,或者暂时遣散到乡间村里。

    整条街面上所有屋舍或租赁或贩卖,几乎被抢一空,连带水沟边的一个烂窝棚也有人租用了。

    虽然对于富人们而言,与在自家豪宅居住相比,生活质量急剧下降了。但此时正值非常时期,与家破人亡的威胁比较起来,这点不便利还是可以忍受的。

    如此多的大户人家密集扎堆,难免要生出点问题,而钦差方大人身份高贵,不耐烦处理鸡毛蒜皮的俗事。于是众人又公推了唐广德唐员外作为临时总管,负责协调街面上一切事务。

    被方钦差的耳提面授过之后,唐员外胸有成竹,倒也别有章法,将各家大户们的仆役充分组织了起来。

    首先往各街口方向设置了十几个哨点,并分为远、中、近三层。一旦发现疑似大队阉贼爪牙,便以竹哨为信号,依次快速传递消息,向街面示警。

    其次,组建三支巡逻队伍,轮流当值,负责在街面上来回巡视。遇到事情时,先维持住秩序。

    第三,集合众大户,共同立了一道本街公约,共计二十条,主要以团结互爱、守望相助为核心。

    一番整理后,公馆街上渐渐变得稍有秩序,安宁了许多。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话说采办太监王敬在苏州大肆聚敛财宝,并非是无组织无纪律的胡乱搜刮一通。指挥调度也是颇有讲究的。

    他从京城带来三十多人,又在本地招揽了一百多无赖,以干儿子王臣为总首领。其余便仿照官军设置,五人为一小组,从京师带来的人为小组头目。一共三十组人,又每五组为一小队。

    此外又招募了四十名当地人,专门负责在各处打探富家大户和字画珍玩消息,以做到有的放矢、知己知彼!

    每每得到有价值的消息,便分配给各队,再由各队发挥主观能动性。花样翻新的针对目标进行勒索。

    有组织就有战斗力,如此安排后,王公公团队效率极高,半个月便聚敛起了堪称惊人的财宝。据王公公草率估计,加起来折算成白银起码价值十万两了。

    但王公公还不满足,甚至还想加快进展。因为他有一个想法。打算在年底运河封冻之前,便启程北上回京,这样的话,他就能在新年之前抵达京城。

    那时候正直喜气洋洋的新春佳节,而他可以借机向天子献上自己的搜刮成果作为节日大礼,这种好彩头必将令天子印象深刻!看到整船整船的金银财宝、古玩字画,天子也必将龙颜大悦。而他王敬则可以飞黄腾达!

    所以近来虽然战绩辉煌,可是王公公对手下已然不假颜色,动辄训斥呵责。搞得一干爪牙们丝毫不敢放松,更是变本加厉起来。

    却说王公公手下的爪牙里,有个叫孔二的小队长,本是京师人士,这次随着王公公南下,也算是比较亲信的人了。

    到了苏州府,孔二一直很卖力气,自己也收获不菲。私囊比之前丰厚数倍。还抢了个清秀小婢女来暖席,日子一时快活赛神仙。

    但这两日,有件奇怪的事情引起了孔二的注意。他近期所负责的七八家大户里,有两家大户的主人家一夜之间没了人影,只留了大门深锁。就算破开大门。也只是空院子和一堆不值钱的家什。

    经过眼线打听,却发现这两家大户齐齐都搬到了阊门内的公馆街躲避,这叫孔二很是诧异。如果这两家潜逃到不为人知的乡下地方,倒也可以理解,但跑到阊门公馆街是什么意思?

    上头王公公和王千户对勒索业务抓得很紧,任务很重,孔二也不敢放松。于是他立刻派了手下一个叫田祥的,带着三五个本地恶棍,前往公馆街去追讨钱财。

    田祥得了命令,便欣然前往。半个时辰后,田祥带着几个手下出现在公馆街这里。

    此时却听手下的本地人“咦”了一声,并惊奇的说:“小弟我常年路过此处,往昔人流并不甚多,却不料今日居然变得如此热闹!”

    田祥对街面的变迁不感兴趣,目光来回扫视,寻找着自己的目标。也算巧了,他没走几步,便发现了目标之一——原本住在下塘的秦员外,正站在前方一株柳树下面。

    田祥快步上前,一把揪住了秦员外,恶狠狠地叫道:“你这老贼!在下好心登门造访,却不见人影,怎么跑到了这里?”

    秦员外壮着胆子,不屑道:“你又是什么阿猫阿狗?我爱在哪里就是哪里,用得着向你禀报?”

    “老匹夫找死!”田祥的手下一起大喝恐吓道。

    这边动静引发了周围人的注意,如今这条街上十有八九都是避祸来的。见到这场面,不由得起了同仇敌忾之心。

    连主人带仆役聚齐了数十人,不知不觉紧紧将田祥等人包围了起来。等田祥骂完秦员外,却发现自己已经被一群神色不善的人围住了。

    饶是田祥等人凶横,几个人面对几十人也有点胆怯,忍不住高喝道:“吾等奉了钦差太监之命到此,谁敢拦我!”

    随后在一片哄笑声中,几名太监爪牙挤开人群,慌慌张张的快步离去了。

    回到住地,田祥将今日所见禀报给小队长孔二。而孔二听到消息,也觉得其中不大对头,连忙又向王敬公公的干儿子王臣禀报。

    王臣闻言大为不可思议,反问道:“彼辈爱财惜命之人,有胆量聚集起来,对抗钦差太监?还是自觉聚在公馆左近,便有人撑腰?”

    这王臣跟随干爹南下,一路飞扬跋扈,乃是骄横惯了的人物。如今总管其事,哪里容忍有反抗迹象。及到次日,王臣召集了数十人马,亲自带队前往公馆街一探究竟。

    王臣及手下一行人,浩浩荡荡沿街而行,行人侧目以对十分抢眼。尚未到地方时,却听到不知何处的尖利竹哨声音,又是几声长短呼应。

    却说公馆街这里,听到报警声音,便有人高呼“或有大批阉贼爪牙来了!”

    轰然从各处门洞里涌出一二百人,按照事先所设想的,急急忙忙的向公馆大门冲去。而方钦差果然不负众望,此时公馆门洞大开,完全给众人开放了。

    人群里忽然有人冲在前面,转过身来,高声道:“诸位听我一言,阉贼不过数十人来犯,我等若单独应对未免讨不了好。

    但如今数十家都在这里,吾辈合力之下何须畏惧彼等?彼辈不过区区数十人,大多也是本地人。我们人数两三倍于彼辈,却仓惶逃窜,未免贻笑大方,传了出去,还有什么脸面在苏州府!”

    又有人叫道:“如今有钦差公馆为后方,但求人不如求己,我等也不能尽着依赖钦差老爷!如今贵人们可且先进馆暂避,而我们做下人的何不联手奋力一搏,以扬忠义之名?如若事情不成,再回转也不迟!”

    各家各户被阉贼爪牙逼迫成这样,要说心里不憋气是不可能的,如今听到几句鼓动,思量之下纷纷觉得有道理。

    现在自己这边聚沙成塔人多势众,又难得有凝聚力,更重要的是有钦差公馆做后盾,为何不能与阉贼爪牙搏斗一番?打他个落花流水,好歹也能出一口恶气!

    于是便有一百几十人回转过去,同仇敌忾、众志成城的迎着阉贼爪牙而去,正好在街中间碰上了千户王臣一行人。

    王臣见对面人数不少,心里很是意外,便厉声喝道:“本官奉诏办事,谁敢阻拦,尔等鼠辈竟然想找死不成!”

    这边人群有人高呼:“打死阉贼爪牙,再请老爷们做主,我们还怕什么!”顿时人群向着王臣一行人冲了过去。

    王臣手下多是市井无赖,最为滑头,平常都是欺软怕硬之人,如今见到对面人多势众,先软了三分。而另一边有股背水一战的味道,气势极为逼人!

    此消彼长之下,没搏斗几个回合,阉贼爪牙们便溃不成军,四散奔逃。有几个走得慢的,被重重包围着凌虐殴打,眼看着是活不成了。

    带队的锦衣卫千户王臣也挨了几下狠狠的拳脚棍棒,帽子都不知掉在什么地方,所幸有几名亲信极力死保着他冲出圈子,慌不择路的望着城门外逃去。

    瞧着凶横跋扈的阉贼爪牙像是戳破的气泡,被四处追打的狼狈不堪模样,有些动手的人情不自禁的高呼起来。不消几个瞬间,整条公馆街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欢呼声。

    钦差方应物趴在墙头上,从头到尾观看了这场火爆大戏,心中连连感慨,果然是有组织就有战斗力。他暗中指使唐广德对这帮人进行初步的编理,还是没白费功夫啊。

    先前这些人何曾敢与太监爪牙动手?今天不仅仅是人多壮胆的原因,还有组织力因素在内。

    一群涣散的乌合之众,只要能稍加整顿并组织起来,再有点精神支柱,明白为什么而战,便能爆发出成倍的战斗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