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五百章 入驻苏州

第五百章 入驻苏州

    对于回花溪村的事情,王英和方应石两人比方应物还积极。方应物看着兴高采烈的王英和方应石,心里默默吐槽,其实真正想衣锦还乡的是你们罢

    对于数年来享受过无数高光时刻的方应物而言,并没有什么衣锦还乡的心思,他用得着在族人面前显摆么?但是在与世无争的山村里,倒是收获了难得的安逸时光。

    在这里,没有那么多的繁杂政务需要他经手,没有那么多复杂的人际关系等着他处理。一般乡亲由于地位悬殊,也不敢来打扰他,所以非常清静。

    上花溪村还是那样子,只有两处明显变化,一是宗祠明显新修过,牌匾也挂上了不少。方应物本人也上了墙,成为方家三百年来的第二号成功人士,在墙上激励着后代子孙们。

    方应物指点道:“我们村并不富裕,这样做太破费了,还不如用来让童子读书。”

    老族长陪笑道:“不破费,是我做主把你们父子名下的田租拿出来修祠庙,想必你们父子也不差这点钱粮了。”

    方应物这才想起,他们父子名下还有一两百亩地,都是乡亲为了免税投到他们父子名下的,名义上每年还要给他们父子交点租子。敢情翻修祠庙,用的是他们父子的钱,这是被捐款啊

    第二个大变化,就是后山树林中那座小木亭也被新修过,还建了一圈篱笆围住,亭子里放了一个香炉。

    老族长解释道:“附近十里八乡的读书人经常来这里聚会啊,说是要借一借文气。”

    对此方应物唯有苦笑,这小木亭是七年前自己一时心血来潮,特为装逼而修建的,没想到现在成了族中胜地。

    在山花溪村静静住了十来天,方应物又出山了,随后他再次去倦居书院拜访了商老师。

    此时方应物和商相公心里都明白。这次九成九是他们之间最后一次见面了。依依惜别之后,方钦差便离开了淳安县,前往苏州府继续履行钦差职责。

    闲话不提,却说方应物一行再次进入运河北上。半个月后抵达苏州。在枫桥这里转了个弯,从大运河转入上塘河,然后便来到了天下最繁华的地方。

    是的,这里就是大明朝经济最发达的地方。向两岸望去,人群如蚁店铺林立,数不清的富贵说不尽的风流。穿过这十里红尘,位于苏州城西北的阊门进入了眼帘中。

    阊门外码头上,静立着数十人,为首者是一位四十余岁的中年官员,从胸前补子图案来看。应该是五品官员。

    钦差座船靠了岸,先有钦差随员下船交涉,然后回到船舱中向方钦差禀报:“有苏州府同知齐大人,率领吴县、长洲两县知县以及地方士绅,在岸上迎候。”

    方应物若有所思。没有着急表态,但长随王英却开口道:“是府同知?知府没有来么?”

    随员没有答话,方应物淡淡的笑了笑,“本官只是个钦差,又不是巡抚藩臬,堂堂四品黄堂、天下数一数二的知府当然不能如此卑躬屈膝。

    更何况前番那知府不惜放下身段,一直追到了府边界。已经尽到了礼数,今天自然不必出面了。”

    另一名随员便插话道:“听说朝廷并没有在江南委任巡抚,钦差只有方大人一个。”

    此时江南一带的巡抚不是常设,有时有有时无。如今有了方应物这个钦差入驻苏州府,朝廷便没有另行委派巡抚,毕竟巡抚也是用的钦差体制。没必要塞一大堆钦差在苏州城里。

    王英还要说什么,方应物一拍扶手,起身道:“不必多言,下船吧!”

    岸上没有矫情造作的欢呼声,没有如潮水般的谀辞。显得颇为冷清。虽然每一位莅临地方的高官都会说没必要刻意营造欢迎氛围,但若真没有这些欢呼和谀辞,又仿佛缺了点什么。

    钦差方应物不以为意,与齐同知寒暄道:“本官奉命督粮东南,有劳齐大人远迎了!”

    齐同知中规中矩的答道:“城中公馆已经整治齐备,只等着方大人移步入住了。明晚本府设下便宴,李府台亲自为方大人接风洗尘。”

    方应物点点头,一语双关的说:“本官自京师而来,一身别无所靠,难免要叨扰地方。”

    “哪里哪里”齐同知转身又将吴县、长洲这两个苏州城附郭县的知县介绍给方应物。

    与两位知县一一寒暄过,方应物便起身入城了。

    迎接队伍里还有地方士绅代表,但从头到尾,齐同知也没有将士绅代表介绍给方钦差,而这些士绅也没有主动上来结交的,仿佛纯粹就是充当人物背景来了。

    自从运河经济发展起来后,苏州城西北阊门一带就成为全城最繁荣的地方。

    苏州府公馆便位于阊门内不远处,毕竟公馆主要就是为迎来送往而设,建在阊门内比较便利。

    方应物入住府公馆之后,这公馆就成了钦差驻地,要被钦差用作临时衙门。

    在公馆安顿好之后,方应物这个钦差便算正式上任了,他便立刻召集全部随员商谈事务。

    到目前为止,方应物并没有真正着手做什么事情,但他不是不上心,他目前最在意的问题就是地方官府的态度。有句话说得好,抓工作的首要问题就是抓干部

    “无论齐同知也好,那两个知县也好,今日在本官面前都十分拘谨,诸君以为这是为何?”方应物询问道。

    有个姓蔡的随员,本官是九品孔目的答道:“据下官看来,彼辈心里有只怕存有畏惧感,所以在大人面前拘束。”

    方应物莫名其妙的继续问道:“我与他们素不相识,今日也是第一次见面,他们畏惧本官作甚?”

    蔡孔目又答道:“大人你是当局者迷,所以没看明白其中缘故。他们其实是畏惧大人你的官声!”

    “我的官声?”

    “大人你声名赫赫、名闻遐迩,在京师治理三年,以刚严闻名中外,人称京师之虎也。今次南下,又要负责为朝廷催讨钱粮这等事务。

    那些地方官本来就为钱粮事务犯难,不愿在这些事情上较真。可是遇到大人你这种传闻中雷厉风行、不容徇私的钦差,心里怎能不忐忑?”

    方应物盯着蔡孔目看了半晌,却见这蔡孔目说话一本正经,没有半点异样。不由得暗暗嘀咕几句,真不知道此人到底是在说实话,还是借机拍马屁

    最后蔡孔目提出个建议:“明天见到李府台时,大人你可以提出一些要求。这个要求最好与钱粮事务有关,同时必须是苏州府能做到的,但又非常麻烦繁琐的,然后便可以试探出府衙那边的真实态度。”

    方应物拍板决定道:“此议甚好,照做!”

    ps:

    明天要爆种了,大家猜猜能爆出几章。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