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四百九十八章 滑头知府

第四百九十八章 滑头知府

    钦差座船船舱中,方钦差自己动手,换下了湿漉漉的衣服,王英在门口看着,却并没有上前帮忙。

    由于方大钦差不能适应被男人侍候,但出行又不好携带婢女之类,所以这种时候只有自己动手了。好在方大钦差是苦出身,并不在意这点动手小事。

    王英满肚子话,忍不住问道:“秋哥儿何至于如此?实在有点不像是你的行径。”

    方应物一边擦着脸,一边发牢骚:“在京城搞政治太压抑,天天算来算去的,好不容易出来了就肆意放纵一些!简单粗暴就好,天大地大我这钦差说了算,谁能奈我何?

    不然你还想怎样?叫我这钦差放下身段,去迎合那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读书人么?不给点厉害瞧瞧,那必然要让苏州狂生们看轻了!”

    王英苦笑着摇摇头,“那几个读书人肯定要倒大霉了,最起码这功名是保不住了。”

    方应物清洗完毕,忽然抬头问道:“你知道他们最大的错误在哪里么?”王英对这个问题莫名其妙的,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

    不过方应物没有卖关子的想法,很快便自问自答道:“他们最大的错误,就是不该在水面上围堵!”

    王英闻言先是愣了愣,随即哑然失笑。仔细一想还真是这个理,如果那伙读书人是在陆地上拦路,那就不会有类似于钦差落水这种灾难性事故了。

    换完衣服,方大钦差并没有当场处置那些读书人,甚至对他们什么也没有做,只下令让座船继续前行。

    但其他人却没有松口气,未知的沉默最令人恐惧。这钦差又不是就此彻底别过,执行完别的差遣还会回到苏州府的。而且最可怕的是,钦差一封奏章已经送到天子案前,但地方却还不知道。

    当夜方应物住宿在苏州府西南方向的一个驿站,刚刚安顿好。便见把门的方应石禀报道:“苏州府府衙遣了人快马加鞭,从陆路追赶到这里。眼下正在驿站大门外,似是要替知府挽留你,见还是不见?”

    方应物挥了挥手道:“不见!本钦差的日程不需要地方过问!”

    及到次日。方应物上船继续向南行,却不知走了多少里时,隐隐约约听到后面有人招呼。

    王英凑到方应物身前禀报说:“后面似乎有船只追上来了,看旗号似乎是苏州府府衙的。”

    方应物扶着船舷向后看去,果然见到侧后方有一艘速度较快的船只紧追不舍,一恍惚间就已经靠近了自己这座船。

    此刻方应物清清楚楚的能看见,船头甲板上站着位绯袍高官,年纪四十多岁,正遥遥的朝着自己挥手。

    正四品以上官服颜色为绯色,在京城绯袍官员不少见。但在地方却是很罕见的。略一思忖,方应物就猜出来了,这中年高官必定是苏州府知府,整个苏州府府衙里也只有知府官袍是这种颜色!

    那边船只上有个文人打扮的高喊道:“前面可是钦差方大人?苏州府特来拜会!”

    方应物犹豫片刻,对王英吩咐道:“堂堂一个四品黄堂亲自追到这里。我虽然是钦差,但这面子不好不给,且放慢船只速度,放后面船只跟上来再说。”

    运河上两只官船一前一后,晃晃悠悠的就要靠近,然后搭上板子就能彼此往来了。

    就在这时,后面那艘官船忽然停了下来。不再跟上前面那艘,两艘官船之间的距离又一次渐渐拉开了。

    方应物立在船上莫名其妙,苏州府的官船怎么忽然不继续跟随了?苏州知府还站在甲板上,对着自己连连抱拳,礼节甚恭,看样子也不是要故意失礼。

    方应石得了方应物示意。上前一步对着苏州府官船喊道:“追又不追,退又不退,这是为何?”

    然后对面有人答道:“此地已到府界,我等来之晚矣,还请钦差大人恕罪!”

    钦差座船上众人哄然失笑。原来刚才恰好过了苏州府边界,进入了南边浙江嘉兴府境内。

    国朝自有法度,各府、州、县地方官是严禁擅自离开辖境的,除非朝廷有特殊命令,否则被弹劾没商量。

    所以,尽管苏州知府追到了边界这里,与钦差近在咫尺,却不敢再前进一步了,正所谓咫尺天涯,不敢越雷池一步。

    座船上众人忍不住指指点点的嘲弄道:“这苏州知府真是运气欠佳,想拜见钦差大人开解事情,紧赶慢赶还是差了这一步,真就差这一步啊!”

    方应物望着水面若有所思,听到众人议论,忍不住开口道:“你们晓得什么,我料定,这是那知府故意为之。”

    回到船舱里,方应物长长的叹口气,王英问道:“秋哥儿因何而叹息?”方应物摇摇头道:“遇到这样的滑头知府,这督粮差遣越发不好办。”

    王英愣了愣,“我瞧着这府台还好,为何秋哥儿说他滑头?”

    方应物冷笑几声,“这知府既担心我被读书人围堵并遇难落水后,会衔恨迁怒与他,所以要放低身段。但他又不想对我过于恭敬求全,从而导致地方士绅不满。

    所以他故意拿捏着分寸,卡在边界这里追上我!如此一来,既卖了我的面子并表现出诚恳,又避免了与我直接会晤。

    这样的人一看就是抱着两不得罪的心思,还偏偏能想出合用的伎俩,这不是滑头又是什么?

    如果想做点事,最怕遇到的就是这样的滑头人物,滑不溜手的难以利用。相比之下,我宁可遇到脑子一根筋的正人君子,或者烂到骨头里的恶人。”

    一个毫无私心的正人,可以充当最锋利的刀刃;一个烂到极点的恶人,可以直接拿来杀鸡骇猴;若遇到一个滑头,能拿他怎么办?

    王英闻言目瞪口呆,细细品味觉得方应物判断非常有道理。他在方应物身边混了这么些年,自思也算小有心得,充当一下师爷没问题,但没想到今天又上了一课。

    他只能暗暗感慨,官场人心深不可测,“处处是学问”这五个字绝非虚话。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