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四百九十二章 羞于见人

第四百九十二章 羞于见人

    从李东阳这里出来,虽然已经到了夜晚,但方应物抱着事不宜迟的念头转身就去了刘府。

    刘棉花坐在书房中接见了女婿,此刻当真是满面春风,从头到脚都散发着挥之不去的喜气。

    自方应物认识自己这位老泰山以来,对老泰山的最大印象就是喜怒不形于色,极难看得出老泰山的心情好坏,无论遇到什么事情,绝对是镇静非常的心理素质。

    不过今晚老泰山这般喜洋洋的样子,方应物好像是第一次见到,但他表示很理解。

    今天正式就任次辅,在文渊阁里坐上了第二把交椅,对老泰山而言不啻于是人生的又一个小巅峰。

    特别是首辅年纪老十岁的情况下,当次辅也就意味着是天然的首辅接班人了,距离人臣最顶端只有半步之遥,怎能不值得欣喜?

    听了方应物毛遂自荐,想要充当朝廷特使,前去探望慰问商辂,刘棉花便颌首道:“朝廷遣使抚慰老臣,此乃应有之义。你这个切入点很好,老夫在内阁时会注意的。

    你本身名声不错,又是商前辈的关门弟子,确实也是个合适人选。如果老夫在内阁力挺,想来问题不大,没人会在这种非要害性的问题上较真,而且比较条件也没什么人比你更合适。

    若定下让你做使节,那就必须要落实你的官职了,到时候朝廷总该给个说法,吏部那边自然也就拖不下去了,一切问题迎刃而解。”

    方应物恭恭敬敬的说:“那一切就有劳老泰山了。”

    本来他对这事不太有把握。只有想法但能不能成还是两说。但听到刘棉花说问题不大,便彻底放心了。

    以刘棉花的精细和谨慎。若无把握不会说准话,说没问题那肯定就没问题。从几年交往历史来看。刘棉花在这方面的靠谱程度还是值得信赖的,极少有承诺后做不到的现象。

    换句话说,今晚回家后方应物可以去收拾行李了其实方应物还真就这么干了。

    大明朝对官员的工作时间实在苛刻,除去过年外,官方假日几乎接近于零,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而来的方应物对这点实在无力吐槽。

    他在京城当了三年知县,一直忙忙碌碌没有什么休假,这次主动愿意当使节,也是抱着把这当假期的心态来看的。

    反正只是代表朝廷看望老同志。顺便衣锦还乡而已,所以这份工作没有任何压力。

    又过了几日,方应物请吏部一个姓于的员外郎喝酒吃饭。此人与商相公有些渊源,所以算是自己人。虽然这位于大人不管文选司,但毕竟人在吏部,方应物就托他看顾着点。

    两人见了面,互相抱拳行过礼,于部郎便道:“听说朝廷即将委派你为钦差,不日即将南下?”

    方应物很含糊的答道:“哦?于大人从哪里听说的?可能会有此事罢?”

    于部郎肃然起敬道:“方大人勤于国事。拳拳之心诚然为吾辈楷模!”

    好听话当然人人爱听,虽然于大人这话有点过。方应物闻言便谦逊道:“哪里哪里?于大人实在言重了,小弟我当不起!”

    于部郎神情不改,依旧正色道:“方大人不必过谦。此去东南任务繁巨,方大人不畏艰险、勇于任事,不愧是商相公高足。在下深感佩服!”

    方应物皱起眉头,任务繁巨?这是哪门子话?回应道:“在下只是回乡看望老师。并代朝廷宣示天恩而已,谈何繁巨?”

    于部郎呵呵一笑。“方大人口风真紧,在这里就没必要守密了罢?你这钦差大臣看望了商相公,那不就要驻节吴中,专司督收钱粮、清理田土么?”

    我靠!方应物愣住,这是什么传言派钦差去东南督粮,这的确是他在背后出的主意,让洪松上疏露露脸而已,怎么传来传去就传成让他方应物当这个钦差了?

    于部郎哈哈一笑,伸出手指点了点方应物:“方大人你还装?内阁里都把消息透露出来了,怎么会是传言?只怕这两日,宫中诏书就要送到吏部了!方大人你放心,在下会帮你看着,绝不耽误了你启程南下。”

    内阁传出的消息?方应物大吃一惊,这于部郎绝不像是说笑的样子,难道他所言都是真的?

    督粮清田这种活计,非大魄力之人不可,当初还与洪松嘲弄说不知道哪个倒霉蛋摊上这事,怎么最后要落到自己头上了?

    有没有搞错!自己南下是为了探望商老师,顺便给自己放假旅游!怎么还被派了督粮清田的任务?

    心思不属的与于部郎吃完这顿饭,方应物出了酒家,拔脚就往刘府而去。他心里有无数声怒吼,刘棉花这次到底是怎么办事的,枉自己那么相信他!

    退一万步讲,今年最重要的大事是成亲。若驻节苏州府督粮,那自己至少要到年底才能回京,还能不能结婚了?刘棉花这个老丈人脑子怎么想的?

    一口气冲到刘府大门,方应物对着门官叫道:“老泰山在家里么?我要求见!”

    门官伸出脑袋,看清了是方姑爷,小心翼翼的答道:“老爷有吩咐,今日有恙在身,不见外客。”

    这么多年来,刘棉花可从来没有用生病为借口不见他!方应物对着门官质问道:“外客?我是外人么?长辈有恙,晚辈不该侍疾么!”

    门官苦着脸,叫屈道:“姑爷不要问小的,反正老爷确实如此吩咐的,姑爷责骂小的也没用!”

    方应物一把将门官从条凳上推下来,不客气的霸住了位置,“那我就在这里等着,直到老泰山让我这晚辈侍疾为止。”

    门官无奈进府传话了,没多久从里面出来,又道:“我家主母有言,姑爷你稍安勿躁,老爷其实是羞于见你,我家主母正在劝他。”

    羞于见自己?方应物对此无比愕然外号棉花的老泰山也知道不好意思?以刘棉花的脸皮,居然能羞于见人,这还是刘棉花么?

    方应物下意识抬眼看了看日头,这太阳没从西边出来啊。(未完待续……)

    ps:昨天忘了贱内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