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四百八十五章 翻云覆雨

第四百八十五章 翻云覆雨

    这次上疏说“为了避嫌请罢去方清之同考官”的,不是别人,乃是著名的“洗鸟御史”倪进贤。

    三年前,倪御史做了六年御史,资历已经攒够,到了越级超迁的时候,他的靠山万首辅也答应此事。

    当时倪御史攻击下诏狱的方应物,本来是痛打落水狗、万无一失的爽快事情,但是却不料在金殿奏对时他被方应物辩驳的溃不成军,还被扣上了勾结东厂的大帽子,在群臣面前丢尽了脸。

    方应物咸鱼翻身,那倪御史只能升官无望了,只好又当三年御史。六年的御史,那是资深御史,可以直接越级升为五品官。但九年的御史那就是老板凳兼冷板凳了。

    但方家日子却是红红火火,转眼之间方清之已经窜到了从五品词臣,方应物也成了京城小青天,升职加薪指日可待。这怎能不叫倪御史眼红?今次出于私愤,他终于按捺不住了。

    不过倪御史还不算傻,并没有声嘶力竭的指责方家父子,而打出了公正客观坦率的旗号。

    只说谣言纷起,为了安抚士心,请朝廷注意一下避嫌,毕竟父子两人一内一外是客观存在的问题,方清之同志也应该体谅实情,主动辞去主考官为好。

    这种说法,还是挺有市场的,越是高级的官员越是习惯了妥协。向数不清理还乱的谣言妥协一下,以换得局面稳定,也不是不可以接受。大概方家父子会很不爽,可是为了大局牺牲一下也是在理的。

    闲话不提,却说汪太监本来还想再拖两天的。让更多的人跳出来,但是再拖下去只怕要谣言变成真相了。真闹到方家父子不得不顺从大局被避嫌的地步,那方应物肯定要和她翻脸,方应物还是很看重父亲这个同考官资历的。

    所以汪太监只好迅速发起雷霆行动,当即出动数百东厂官校围住了大兴县衙。在鸡飞狗跳之中一口气抓了四五十人,并浩浩荡荡的押回东厂,只留下了愕然无语的小猫官员三两只。

    这个消息传出去后。朝廷又像是炸窝了。其实大兴县县衙在京城里只能算干苦力的底层衙门,汪太监抓的也都是胥吏、幕僚,并没有擅自抓捕官员。

    可是五六年前汪直的所作所为,或者叫胡作非为实在让人印象深刻。当年整个朝廷都经历了大扫荡,西厂汪太监势头一时无两,人人都以为第二个王振要出现了。

    不过之后汪直低调了几年,尤其近两年更是远在边镇不问京中事,陈年旧事便渐渐地消磨了。

    但这次汪直一口气从衙门里抓捕数十人的行为,又唤醒了朝臣的记忆。任是谁都要惊呼一声。难道汪直重新担任厂公之后,又要故态萌发了?

    县衙虽小,那也是官署衙门,这次是县衙,那么下次又将是哪里?这次不为大兴县说话,那么下次又有谁为自己说话?难保汪太监不是想通过这次行动来故意试探朝臣!

    很有同仇敌忾、居安思危精神的大臣便上疏议论此事。弹劾汪直滥捕。不过汪直也上了一封密奏,而且比大臣奏疏更早的送到了天子面前,这就是太监的优势了。

    外朝大臣上奏要经过重重程序转达。还不一定能让天子亲眼细览。但汪芷这种太监可以直接进宫找天子当面奏对,也可以直接将密奏送到天子手里。

    这方面优势比大臣大得太多,很多时候不是大臣输给太监不是因为不如太监聪明,而是输在了太监可以“先入为主”四个字上面。

    在密奏中,东厂提督汪直用很严密的人证链条证明,某起科场谣言的源头出大兴县尤知县的幕僚,是有人通过谣言故意诬陷方家父子!

    天子也小小的惊讶了一下,一是惊讶汪芷居然能如此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查清谣言;二是惊讶,这居然是大兴县知县干的

    又是文官之间狗咬狗啊,这样就没他这个皇帝什么事了成化天子朱批“知道了”。然后把密奏发到内阁和吏部,便撒手不管了。

    当东厂提督汪直的密奏被公开后,朝廷从炸窝状态变成了哗然状态两个“没想到”的心思和天子差不多。真没想到竟然是大兴县尤知县!

    另外产生的疑惑就是,这尤知县无缘无故造方家父子的谣言作甚?被有心人挖掘一番典故,年前尤知县联合宫里太监陷害方应物的事情被曝光了。然后又被有心人挖出来,尤知县是大学士刘珝的门人

    造谣这种时常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几乎是被所有大臣深恶痛绝的,但一般很少被抓住始作俑者。尤知县被抓了现行,丢官免职是肯定要有了。

    当然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就结束,真相大白之后,方家的各种亲朋故旧纷纷跳出来仗义执言,鼓噪免去方清之同考官的倪御史立刻被群起攻之,无数老底都被揭了出来。

    倪御史作为大名鼎鼎的洗鸟御史,洗的就是万安的鸟,所以众所周知是万首辅的门人。这次他跳出来对付方家父子,不免又要被人浮想联翩。

    朝中清流无不叹道,当下真是世道多艰、持正不易哪,方清之才稍稍开始出人头地,方应物也才露尖尖角,就遭到首辅势力和前次辅势力的联手打压。

    滔滔舆情中,作为被“首辅和前次辅联手打压”、险些悲情的正人君子,方家的节操指数陡然再一次莫名其妙拔高了两个百分点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看着自己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将舆论情绪玩弄于手掌之中,汪芷忍不住兴高采烈。她从来没有过这种体验,就是上次当权的时候也没有过这种经历!

    所以她忍不住跑到方应物面前,感叹一声:“这种感觉太爽快了,简直停不下来啊!”

    方应物只觉得这句话挺耳熟的,好像是近日来第二次听到身边人这样说了前有项成贤,后有汪芷,看来都是近朱者赤了。

    “先别顾得自己爽了,该将我放出去了!”方应物督促道。既然已经真相大白,自己就没必要“自我隔绝”在东厂自证清白了。

    汪芷蹙眉,嘀咕道:“可是我总觉得忘了什么?”

    方应物嘿嘿笑了几声,“那就忘了它吧!”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