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四百八十一章 谣言

第四百八十一章 谣言

    又过一日,方应物忽然被人传话,道是老友洪松已经抵达京城,住进他的族叔、现担任刑部郎中的洪廷臣家里了。

    方应物立刻放下手中事务,前往洪府拜访。在洪府大门口,方应物遇到了项成贤,便一起进了大门,却见洪松急急忙忙迎出了仪门。

    此后三人在堂上相见,不及叙旧,彼此先感叹了一番,为人生变幻无常而唏嘘。

    洪松感慨道:“昔年我们三人同进同出,算是莫逆之交。如今两位贤弟一个身负青天之名,一个是科道风宪,都是大有成就之人。唯有愚兄痴长数岁,却蹉跎岁月一事无成,实在无颜相见。”

    方应物劝慰道:“你只是时运未到而已,不用着急。前后只差三年,今科高中后便可一展胸怀!”

    洪松哈哈一笑,“不用劝我,和你们一比真是人比人气死人。你们都飞黄腾达,只有我独自留在乡里,如果想不开,早在乡间郁郁而终了!

    再说这会试,天下英才汇集,哪有敢说一定能中的?不过进京后能看到你们都春风得意,这便足矣。”

    洪松此次从淳安县过来,还捎带了不少书信,都是淳安故旧亲友的,其中有商相公写给方应物的一封。

    方应物忍不住当场开拆阅览了,商老师在信里主要还是勉励自己,叫自己做一个让家乡父老引以为荣的人。

    洪松想起什么,对方应物道:“今年是商相公七十大寿之年,你不可轻忽了。”

    方应物叹道:“王命在身。不得自由,山高水长。遥遥无期。恨不能快马加鞭,返乡为老师祝寿。”

    洪松便出主意道:“我家仆人有返乡者。方贤弟或可撰写祝寿诗文,或有祝寿之物,托我家仆人带回淳安。亦或捎带口信,叫乡中你们亲族筹备寿礼替你送上。”

    方应物点头称是,心里暗暗打起腹稿。随后三人在洪府饮酒畅谈,时而高声争论,时而开怀大笑,最后各自大醉而睡,一直到了天亮。

    项成贤与方应物都是有公务在身的人。而会试临近,洪松也必须要静心温书,所以不能再没完没了的闲谈了。

    如此方应物和项成贤先离开了洪府,走到大门外时,项成贤再次问道:“真没有什么法子帮到洪兄么?”

    方应物叹道:“确实难办,先给他搜罗一些值得揣摩的文章罢,叫他多多熟悉翰苑考官文风,这样可以增添几分把握。”

    回到家时,方应物却发现有家人收拾行李。询问后说是大老爷吩咐的,方应物便又去找父亲询问。

    方清之犹豫片刻,答道:“为父有可能充任本次会试同考官,即将入驻贡院。与外界隔绝到考试结束。”

    考官人选已经出来了?什么有可能,就是确定罢?不过父亲方清之能当同考官,没让方应物感到奇怪。

    一个才修完《文华大训》、又在金殿上表现过高尚品德的人。堪称是德才兼备,当个同考官没什么奇怪的。甚至算得上最佳人选。

    不过方应物忍不住问道:“主考官为谁?”

    方清之再次犹豫片刻,“据传言主考官大概是刘洛阳。副主考官是谢余姚。”

    刘洛阳就是少詹事兼翰林学士刘健,谢余姚自然就是谢迁了。方应物对刘健当主考官没什么感触,但这谢迁是成化十一年状元,短短九年时间就能以副主考官身份重临科场,这实在是令人眼红。

    想到这谢迁的升迁速度,方应物下意识吐槽道:“这年头,吾辈累死累活的实事官员沉沦下僚,词林老爷们十指不沾实事,偏生升迁飞速。

    还有什么东宫侍班啊、经筵侍讲啊、编书修史啊、科场考官啊这类高大上差事混资历、捞人脉,里里外外名利双收”

    才吐槽一半,方应物便发现,父亲的脸色已然黑了下来,阴沉的像是乌云密布,仿佛随时会雷霆大作。

    方应物这才意识到,自己简直吐槽非人。面前这位不仅仅是自己父亲,还是詹事府左春坊左谕德、翰林院侍读、侍班东宫、《文华大训》编纂官、今科会试同考官。

    虽然老人家没有九年当会试副主考,但也六年当上了会试同考官自己吐槽谢迁的词套在他老人家身上,一样也不差。

    “父亲大人息怒!要相信我的孝心,我以方青天的名义发誓,真的没有说你!”方应物很诚恳的解释道。

    本来方应物还想与父亲谈谈洪松的事情,但考虑再三却没说出口。首先父亲只是同考官,与两个主考关系都一般,没那么大能力通关节。

    其次,自家父亲这么白璧无瑕、以节操名闻朝堂的人,为了远大前程还是不要给他老人家身上抹污点了再说父亲也不是这块料,别弄巧成拙就麻烦了。

    过完正月十五节日,朝廷恢复了正常运转,当前最大的事情自然就是三年一次、天下瞩目的会试了。

    这时候,主考官与同考官纷纷进驻贡院,然后贡院正式封闭,众考官断绝了一切内外联系,静静等待二月初八这天。

    不要以为会试和方应物没有关系,作为京城附郭县,宛平县有很大的负担,当然大兴县也一样。

    这两个县要为会试征发上千名差役、准备不计其数的笔墨纸砚以及各项杂物,连接来送往的轿子都要筹集数十顶,另外每日都要向贡院送新鲜菜蔬食物。

    同考官之一方清之就是坐着宛平县提供的轿子进了贡院,然后在里面吃着宛平县进贡的食物,使着宛平县供奉的用具。

    然后在考试之前,忽然有谣言流传起来了。说这考官方清之在贡院内,儿子宛平知县方应物在贡院外,又有心腹宛平县差役沟通里外,只怕在这次考试中,方家要上下其手了!

    每到决定无数人生命运的考试前,都是各种流言泛滥成灾的时候,谁当考官也免不了,此时冒出方家的谣言也不算太稀奇。

    但听到这个谣言后,方应物不禁勃然大怒!为了维护父亲大人的清白节操,他自己都没舍得玷污父亲的人品,但却遭到外人谣言中伤,实在是孰可忍孰不可忍!(未完待续……)

    ps:  哎,年纪大了真是熬不住,昨晚写到11点小卡了一下,结果在躺椅上睡着,只能老规矩凌晨4点醒来继续码字补上,算作昨天的。今天时间比较宽松,可以另外两更,我先去睡个回笼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