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四百七十七章 最后登场的主角

第四百七十七章 最后登场的主角

    殿中大部分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太子太保、谨身殿大学士、次辅刘珝身上,但刘次辅是绝对不想当这个焦点的。

    班位次序在刘次辅身边的,则是他的老对头首辅万安。此刻万首辅虽然因为站位角度原因,不能正视刘次辅,但只用眼角瞥视,也已经足够爽快了。

    回想往昔,万首辅微微感叹,从成化十一年起,到现在不知不觉已经近十年了。一个与自己争斗近十年的老仇家眼看就要走上穷途末路,还有什么比这个更爽快?

    对自己威胁最大的次辅刘珝一旦去职,那自己将再无敌手,真是高手寂寞啊,万首辅心里唏嘘道。

    万首辅偷偷扫视了一眼殿内,智商上的优越感油然而生。只怕所有人都以为,第一个出来发言的都给事中王墨是刘珝的吹鼓手,是刘次辅派出来为他自己进行辩护的。

    但大多数人永远也不会知道,那王墨其实是他万首辅安排。即便没有别人出来质疑,也会有另外安排的人选出面唱双簧。

    什么方应物有天机相助,受益无穷逃过一劫,简直可笑之极,都是给他万安提鞋的!最后的最大益处还不是由他万安受着了?

    刘次辅久久不动,陷入了极大难堪之中,显然他无法为自己辩解,又不想辞官。可是除了辞官之外,真是有走投无路之感。

    成化天子看在眼中,暗暗叹口气。

    虽然这些年来,刘珝好斗、狭隘等性格缺点暴露的越来越多。越来越不讨天子喜欢,生了厌烦之心。尤其是与万安对比的情况下。

    但刘珝毕竟是当年的东宫帝师。如今见老师落到这个难堪地步,天子还是生了几分同情。

    如此天子便开了金口道:“东刘先生若有话说。不妨再上奏疏详述,不必急在一时。”

    这就是让刘珝老师回家以后,再写个辞官奏疏了。比起在金殿上当着群臣的面,被逼着免冠顿首辞官而去,写奏疏辞官还是要体面的多。

    如此刘次辅的事情算是有了结果,也暂时揭过,不用再继续议论了。前头介绍过,地震对应的焦点在两件事身上,方应物弹劾刘珝只是小风向标。林俊冒死请斩阉贼梁芳、妖僧继晓两个佞幸才是大风向标。或者可以说,前面大概只是热身运动,下面才是重头戏。

    果不其然,与方才的互相矛盾与纠结不同,话题一旦转移到阉贼梁芳和妖僧继晓身上,大臣就像打了鸡血似的群情愤激!

    一时间群臣纷纷进奏,言称地震是感应君侧奸邪环绕,请求陛下顺应天意,斩梁芳、继晓向上天谢罪!

    说实在的。梁芳、继晓这两个人确实很招大臣恨。一个是贪得无厌,大肆假借天子之手侵吞国库;另一个是太过于招摇嚣张,区区一个半吊子僧人的出入仪仗竟然比宰辅尚书还隆重!

    天子头疼的捂了捂脸,果真不出所料。眼下这种状况一点儿都不意外。他确实敬畏上天告警,但要他杀掉梁芳、继晓两个宠信之人,那也实在做不到。

    还好另有准备。不然天子也就不会费心召集这次廷议了。他暗中对万安使了个眼色,叫万安按照原定计划出面转圜。

    作为天子的贴心人。万安当然不会拒绝天子的旨意,见状便出列奏道:“臣奏请陛下赦免林俊!”

    天子很配合的答道:“可!”

    其余大臣听在耳朵里。以为万安要为了赦免林俊与天子讨价还价,在其他地方让步。但林俊被释放本就是应有之义,不能为了应付天变而舍本逐末,轻易放过罪魁祸首!

    万安继续奏道:“奏请陛下免林俊一死,罢梁芳、驱逐继晓!”

    比起处斩,罢免与驱逐算是天子勉强可以接受的了,便继续答应道:“可!”

    万安立刻伏地拜到:“万岁!”

    对此群臣只能吐槽一句:“不愧是著名的万岁阁老”。但天子与首辅瞬间达成了一致结果,别人就很难再推翻了,否则就是同时挑战天子和首辅的权威。

    众人暗自叹口气,事情确实只能如此了。大势已定,想借天变彻底除掉奸贼已经不太可能,也不可能为此去伏阙闹事,能换得梁芳继晓被罢免驱逐也算可以接受了。

    本次廷议就要到此为止,殿中诸公放松下来,百无聊赖的等待着天子率先退出文华殿。

    正当此时,忽然有人闪亮登场了,一位丰神俊逸的三十七八岁词臣从班位中出列,朗声道:“臣有本奏!”

    众人齐齐目视之,原来是颇有名气的左谕德兼翰林院侍读方清之,也是大名鼎鼎的方应物的父亲,不知道他还要说什么。

    方清之不疾不徐,从容淡定的侃侃而谈:“依照公论,梁芳、继晓、刘公皆为天象感应示警之人,但今日朝廷对梁芳、继晓从轻发落,却对刘公从重处置,勒令其辞官致仕。未免是内外轻重有别,处事不公!”

    这是什么意思?其他人都有点糊涂,听方清之这口气,好像是要替刘珝开脱?

    众人倒不会怀疑方清之有意讨好刘珝,这可是方应物他爹,怎么可能去讨好就要下台的刘珝?只是感到非常奇怪而已。

    谁不知道,方家与刘珝向来有宿怨,尤其是方应物与刘珝之间仇结得很深,一个状元被夺走,比杀父夺妻之仇也就轻上一点了。不然方应物也不会在年前上疏大肆谩骂刘珝,当然正确的说法叫弹劾。

    方清之继续奏道:“朝廷行事大到决狱,小到封赏,首要就是公正!今日何为公正?

    臣以为,可同时从重,斩梁芳、继晓,罢去刘公,此为一;或者同时从轻,罢梁芳、逐继晓并只责罚刘公,此为二!

    如果陛下不肯斩梁芳、继晓谢罪上天,那也不该从重处置刘公,否则有违公正之义!”

    成化天子只要能保住梁芳、继晓等人性命,对旧日刘老师的去留当然没有什么太大执念,便垂询道:“卿以为又该如何?”

    方清之回奏道:“可迁刘公为文华殿或武英殿大学士,仍留其在内阁效力,或可将功赎罪。”

    这倒无所谓,成化天子点头道:“可!”

    天子一言既出,站在金殿中的方清之影像陡然高大了几分,看在诸公眼里光辉夺目

    群臣深深被方清之折服了,这心胸,这气度,非常人也,不愧是宰相肚量方清之,不愧是天留春色在方家!

    之前没有人能收获什么赞誉,唯有这位最后登场的人,才像是今天的主角啊。(未完待续……)

    ps:  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