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四百七十一章 不高兴!

第四百七十一章 不高兴!

    方应物这招的确近乎无赖,成功的化解掉了天子的怒气。从心理学角度来说,他提前躲进慈仁寺的效果,肯定不如当着锦衣卫的面狼狈不堪、鸡飞狗跳的仓惶逃窜进慈仁寺。

    当然,一个二十二三岁的未婚小年轻做出这事才会显得机灵有趣,若主角换成四五十岁中老年,只怕就是老不修了。

    除了方清之捂脸长叹羞于见人,一干看热闹之人深深的被方大知县的机智所折服自然而然的,这段事注定要编入方青天故事集里。

    可也有人不高兴,比如次辅大学士刘珝。本来他可以做出不与小儿辈计较的高姿态,然后以静制动,等待天子出手拿下方应物。

    到了那时,他再暗中添油加醋火上浇油,整不死这可恶小贼!但现在天子消了气,没法指望天子为自己火中取栗了,只能亲自动手。

    堂堂一个次辅大学士被方应物直接骂成了与太监、妖僧并列的国家三蠹之一,根本不可能无动于衷,否则威望何存?

    但让刘次辅有点忧愁的是,自己不能赤膊上阵与方应物对骂,否则会丢了自己的宰辅体面,反而抬举了方应物,所以只能找与方应物同级别的官员上阵。

    可将自家党羽里六七品的人列出来看了看,总感觉与方应物相差太远,仿佛根本不是一个重量级的人物。

    有人对刘珝便劝道:“刘公何必多此一举?最常用的法子往往就是最有效易行的法子,请刘公按着常理以退为进即可。”

    刘珝长叹一声,“只能如此了!”

    这个以退为进。就是执政大臣应付弹劾的一种老套路了,过程也简单,先上疏请辞,然后回家闭门谢客。

    号称是摆出了等待朝廷处分的姿势。其实潜台词是向朝廷要一个说法,尤其是弹劾人与被弹劾人分量十分不对等的情况下。

    如果当朝次辅摆出辞官架势要说法,那朝廷肯定要处置一下方应物,不能因为方应物谩骂几句就让次辅下台,宰辅大学士不能这么不值钱。

    而且这次方应物攻击的实在有点狠了,为了安抚刘次辅。朝廷对方大知县的处置肯定轻不了,所以天子才会说“有人拾掇他!”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话说方应物真在慈仁寺里面吃了三天素,老老实实的熬完了三天三夜才走出慈仁寺。

    由此可见方大知县谨慎之处,虽然形同胡闹,但也要讲究专业素养。如果时间不够三天,被人告一个欺君之罪,那可就辩无可辩了。

    回到县衙里,因为临近年关故而到处都是闲人,闲话流言也很多。方应物立刻听到了一好一坏两条消息:

    好消息是。司礼监秉笔太监、提督东厂罗祥因工作不力,被调用为御用监掌印太监。

    而前御马监太监、西厂提督、在边关监军数年的汪直复出了,被任用为东厂提督,成为继尚铭、罗祥之后的新任厂公。

    至于坏消息,就是次辅大学士刘珝上疏谢罪辞官,另有一干朝廷官员上疏切责方应物凭空捏造、构陷宰辅。要求严惩方应物以儆效尤、以正风气。

    方应物正琢磨着汪芷消失半个多月,这会儿得偿所愿,总该出来亮亮相了。结果想曹操曹操到,何娘子酒店那边有人过来传话说“小公子到酒店喝酒来了。”

    这汪芷藏头露尾许久,还是忍不住跑出来喝酒庆祝啊如此方应物便起身出了县衙,从后门悄悄进入酒店内院。

    他熟门熟路的来到老地方,却看到汪芷坐在热炕上,一杯又一杯的不停往嘴里倒酒。

    见状方应物很吃惊,他对汪芷的酒量很清楚,不是一杯晕三杯倒也差不多了。所以汪太监喝酒向来小气。但今天这么个喝法,怎么看也不像是喜事,反倒像是上次那样借酒浇愁似的。

    何娘子在旁边侍候,见方应物进来便低声道“都是兑了水的”,然后出门离开。关上了院门。

    方应物皱眉道:“听说你做了东厂提督,可是大喜的日子,也不能这么喝。”汪芷半醉半醒,乜斜着眼道:“不高兴!”

    方应物纳闷了,上次见到汪芷,她还因为提督东厂兴奋不已,今天梦想成真了,又有什么不高兴的?

    汪芷拍着案子,借酒撒疯似的叫道:“司礼监里那些老混蛋!竟敢说我才学浅薄,不配入司礼监,气杀我也!”

    方应物恍然大悟,消息里汪芷只是提督东厂,并不是惯例的司礼监秉笔太监兼提督东厂。虽然权力上都是这么一回事,但进不进司礼监,这名分上的差别可就大了。

    司礼监相当于太监衙门里的内阁,司礼监太监都是极其讲究文化学历的,就好比“非翰林不入内阁”的规矩。宫中有个内书堂,是专门培养文化型太监的地方,司礼监太监大都是内书堂出身。

    汪芷这种只认得几个常用字的半文盲想象一下,如果一个半文盲想入内阁,那只怕没有一个人敢答应,还不得被全天下读书人群起攻之?所以汪芷想进司礼监,不被集体抵制就怪了,天子也不好硬来。

    作为既得利益者,方应物心里是愿意维护这种唯文凭论的秩序,便对汪芷道:“司礼监诸位公公都是国之柱石,你为何要骂他们?”

    汪芷涨红了脸,指着方应物喝道:“方应物!你注意一下立场,你向着谁说话?你耳朵聋了没听到么,是我受了气,是那群老混蛋先对我不客气的!”

    方应物叹口气,无奈道:“我觉得他们的话已经很客气了,你岂止是才学疏浅?你压根就没有才学可言啊。”

    “我和你拼了!”汪芷忽然化身泼妇,从炕上扑到方应物身上,一边扭打撕咬着一边叫道:“你不知道我有多生气,你竟然还嘲弄我!”

    方应物苦笑不已,这汪芷真是不能喝醉,一醉酒就撒酒疯。他费尽力气死死抱住了汪芷,在她耳边道:“我早说过,叫你趁着年轻多读读书,这总不是坏事,你全都当了耳旁风,现在后悔了罢?

    你说你在边关这几年,闲着也是闲着,除了吃败仗都干什么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

    “我明天就去宫中内书堂读书!我就不信熬不过那些老混蛋!”汪芷咬牙切齿的痛下决心道。

    方应物表示,汪芷这个去内书堂读书的决心,他至少听到过五次了,不知道还有没有第六次。

    汪芷忽然又很跳跃的说:“对了,你方大才子也是翰林出身,来内书堂当教习好不好?以后教我读书作文,我管你叫先生。”

    “”方应物无语,然后又道:“那画面太美,我不敢想,还是先来一发罢。”

    ps:

    求月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