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四百六十八章 你以为你是什么大人物?

第四百六十八章 你以为你是什么大人物?

    次日方应物就得到一个消息,司礼监经厂提督太监被贬到凤阳守陵,但大兴县知县却没受到处罚。

    大概在天子眼里,内宦经厂牛太监勾结外臣这种行为是家奴勾结外人,这才值得恼怒。至于尤知县坑方知县,那只属于外臣之间的狗咬狗,无所谓的。

    然后又过去一个月,眼看就到了年终腊月,这段时间方应物一直没有见到汪芷。他知道汪芷肯定就在京城里,只是不知道汪太监忙乎什么。

    但是已经有传闻从宫廷中流传出来,据说陛下有意换掉东厂换将,让汪芷代替罗祥提督东厂。

    这消息应该是宫中放出来试探外朝反应的,朝廷里有点门道的人都知晓了。可是除了零零散散几封奏疏外,没有形成大规模的反对浪潮,这让方应物松了一口气,不然他夹在中间很难办。

    思其原因,大概有两点。一是汪太监这几年在京城还算低调,不像成化十三、十四年时候那样令人闻虎色变、闻风丧胆;

    二是朝廷风气进一步堕落,士气不如从前了思及此,方应物不由得轻轻一叹。

    不过虽然没有见到汪芷的面,但汪太监差人给方应物送来一封密信。密信中只有寥寥几个字:“西苑之事,实由内阁刘而起”。

    方应物不禁陷入了深思,难道尤知县陷害自己的事情不那么简单,另有深里原因?内阁刘肯定指的是次辅刘珝,按着密信的意思。自己被陷害这事是刘珝在幕后操纵?

    刘珝为何要如此?若说单纯是为了旧怨,未免又有点生硬。方应物想来想去。想到了自己老泰山身上。

    刘棉花年后就要结束丁忧回朝,正常情况下必然官复原职,继续为文渊阁大学士加尚书衔。

    现在内阁三人,万首辅和彭华是同党,次辅刘珝以一敌二。过得比较艰苦。倘若与刘珝有旧怨、有心谋取次辅大位的刘棉花回朝,那刘珝就成了以一敌三,日子更不好过。

    所以方应物明白了,这刘次辅先挖坑陷害自己,然后将会指使吏部尚书尹旻卡住自己。等刘棉花回朝时,便可以拿自己来与老泰山讨价还价,进行利益交换,刘棉花不可能不在乎自己这个乘龙快婿。必然要做出一些妥协。

    想至此处,方应物擦了擦汗。官场中果然艰险,清扫积雪这么一件小差事上,也能藏着这么大的杀机!

    自己如果不是运气好,这次只怕不死也要掉三斤肉了,以后任何小事都不可麻痹大意了!也难怪大兴县尤知县么没受到任何处罚,肯定是刘次辅出面向天子讨人情了。

    忍!忍!忍!对此方应物一时也没什么好主意,只能暂时隐忍了。等自己的一条大腿上了位。再等自己的另一条大腿回朝!

    这时候有家人来传话,“大老爷叫你回家,十万火急!”

    父亲有什么着急事?近来没什么要紧大事罢?方应物满腹疑惑。不过父命难违,便钻进暖轿回家去也。

    在书房里,詹事府左谕德兼翰林院侍读方清之不等儿子行礼,便抢先忧心忡忡的说:“林部郎被下诏狱了,据说性命难保!”

    林部郎?方应物略一思忖,就知道说的是谁了。乃刑部员外郎林俊。这林俊与父亲是进士同年,意气又相投,往来兄弟相称,关系十分密切。

    当初刚进京时,方应物便见到过这位林大人曾经要拉着方清之弹劾太后一家子,这很作死。幸亏他方应物使出乾坤大挪移,让林大人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方士李孜省身上。

    再一思忖,方应物就隐隐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林俊林大人下诏狱,还是个记载不少的历史事件,当然林大人本人的声望也刷到爆了。

    果然听父亲道:“林兄上疏,请陛下罢佛寺赈饥民、斩妖僧继晓、佞幸中贵梁芳以谢天下,言辞恳切了些。遂有九天雷霆,林兄已然下了锦衣卫狱,拟为死罪。”

    大概又是奏疏里的某些措词触怒了宅男天子的敏感神经罢,方应物叹口气。

    这些科举里杀出来的成功者,在措辞用句方面不可能不精确,所以显然是不惜身家性命的故意为之。从这个角度,林大人的死谏成功了,引起了天子的杀机。

    抬头看了看父亲,方应物突然感觉很欣慰,语重心长的说:“父亲大人居然主动与儿子我来商议了换做过往,父亲大人只怕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上疏营救并声援了罢?”

    “”方清之变了脸呵斥道:“只是看你素来刁钻,不晓得有没有刁钻法子!如若没有,为父自会上疏营救!”

    方应物劝说道:“父亲大人还是注意一些,这些年来你因为儿子我升迁快速,在天子眼里是深得君恩之人。这次如果话说得稍有不对付,那在天子眼里就是忘恩负义,必定引发天子更大的怒火。”

    方清之质疑道:“难道你劝为父装聋作哑?那与当年的谢迁有何异哉?”

    好罢,父亲大人果然有进步,方应物更欣慰了。若是从前的父亲大人,奉行君子不言人过的道理,不会在口头上随便提起谢迁的过错。

    如此方应物解释道:“也不是装聋作哑,只是要讲究一些技巧,奏疏只提林俊本人性命而不谈其它杂事,然后随从大流上疏就是。”

    方清之深深的失望了,“你的主意就是这样?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为父自有打算。”

    “其实不待父亲出面,还有儿子我!”方应物突然慷慨激昂起来:“林大林叔父能言人所不敢言,慨然下狱赴死,实为吾辈效仿楷模!我晚辈人中,岂可没有仗义声援之人,儿子我也当上疏支持!”

    这是哪一出?方清之望着换脸如翻书的儿子,既莫名其妙又惊愕半晌才问道:“难道你又想出风头了?”

    方应物嘿嘿一笑,摩拳擦掌饱含深意的说:“我为京县令,沉寂久矣,庙堂中人仿佛已经忘掉了我的锋芒,今次要叫小人们开开眼。”

    忽然有点不服气,方清之忍不住冷哼一声,嘲讽道:“宛平方知县,你以为你是什么大人物?”

    ps:

    今天应该还有两三更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