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四百六十七章 有缘再见的内涵

第四百六十七章 有缘再见的内涵

    结束了清扫积雪差事,方应物领着一干差役从西苑离开,虽然遇到些麻烦事情,但可算是顺利结束了。当他走出西安门时,回头看了几眼,此刻他想起了那个幽居西苑的可怜女人。

    方大知县还是想不明白,这女人到底怎么想的?既不是答应也不是直接拒绝,来一句“有缘再见”算怎么回事?

    正所谓天意渺渺人海茫茫,中间又有皇城这道天堑,正常情况下没准这辈子也不会再见到她第二次了。

    可是现在方应物需要借助这个女人的潜在影响力,总不能真的再去等待撞大运,所以要想点办法,主动出击寻求接触机会才好。

    想来想去,方应物冒出几个思路,第一是去庙里想各方神仙祈祷,叫自己任期内再下一场雪,这样就能再次进入皇城里扫雪了好罢,这个思路很不靠谱。

    第二是等刘棉花回朝并重新担任内阁大学士。要知道,内阁大学士位份尊贵,出入宫廷具有一项特权,那就是允许抄近道从西华门通过。

    西华门之外就是太液池和西苑,也就是说,大学士是可以自行在西安门、西苑、西华门一带走动的。到时候自己可否扮作随从,跟着刘棉花进入大内寻找机会?

    至于第三,就是叫汪芷自己出马了。汪芷作为有权势的“太监”,当然可以自由出入宫廷,有机会接触到吴废后。

    本来结交吴废后的目的就是替汪芷铺路。能让汪芷亲自交好吴废后当然更好。但前提是气焰跋扈起来的汪太监能低下身段,别目中无人不将吴废后放在眼里,不然要纯粹变成负作用了。那吴废后可是个很敏感的人。

    一路无话,回到县衙后,方大知县解散了差役,但当晚却没有住在内衙,而是悄悄的从后门进了何娘子开的酒店。

    女人的心思只有女人最懂,所以方应物决定还是采用老办法,让女人来分析分析吴废后的心思。选来选去。大概只有精明而且善于揣测人心的何娘子最为合适了,其他人都帮不了这个忙。

    只是方应物自动送上门去,既打不过又跑不掉的话。今晚免不了又要以身饲虎、割肉喂鹰了

    在一间暖阁里,何娘子烧起了热炕,将方应物请到案边,殷勤的斟酒劝菜。方应物盘腿坐好。暖洋洋的很是舒服安逸。他偷眼瞥了瞥四周,不得不说,这样的起居方式有个好处,若就地办那事倒是很方便

    不过正经事不能忘,方应物喝了酒暖暖身子便问道:“如果有这么一个女人,本官要求她办事,并与她闲谈良久。但最后她不答应也不拒绝,却只说有缘再见。这是何意?”

    何娘子坐在方应物对面,双臂支在案上托着下巴。兴致勃勃的反问道:“这女子是谁?”

    就知道会先问这个,天下有不八卦的女人么方应物摆摆手道:“你别管是谁,帮着本官参详她的心思就是!”

    何娘子沉吟片刻,然后又问道:“有缘再见这个说法,有好几种心思都可以说得通。只是不知道,你所言此女大概是个什么身份,与你交情如何?能否时常往来?”

    方应物斟酌着答道:“此女与本官身份相差悬殊,按说几乎不可能会面,只是机缘巧合才见了一次,以后再见亦难。”

    何娘子嘻嘻一笑,“如此说来,大老爷艳福不浅,这女子八成是对你动心了!”

    噗!方应物猛然侧过头,忍不住一口酒全都喷到了地面上,再回过头来时神色骇然,半晌才道:“本官与你说正事,不要胡言乱语的说笑!”

    何娘子从炕上爬到方应物身边,一边拿出帕子帮着方应物擦嘴,一边说:“奴家哪有说笑?值当把你吓成这样?”

    方应物很不满,“既然不说笑,那就不要乱往男女之情上面引,不是所有事情都和这有关!”

    何娘子便解释道:“你方才也说了,你与她身份悬殊,见面很难。经我揣摩,在这种境况下,女人说出有缘再见四个字,其实含意就是纠结!

    那么为何会纠结?唯一的解释就是,她对你动心了,但是她又知道这是不可能!所以在百曲回肠的纠结之下,故意逃避似的将一切托付给天意了,其实也是一种明知不可能情况下的自我欺骗!

    至于你想求她办事,你觉得一个女子在这种心怀摇动的局面下,能理性的给你一个答案么?或者说她心里暂时已经忘了这茬。”

    窗外寒风呼呼吹过,窗里方应物目瞪口呆这他娘的也能解释通?“才第一次见面,这怎么可能?”

    何娘子借机奉承道:“怎么不可能?大老爷你绮年玉貌、丰神俊逸,仪表堂堂,功成名就,事业有成,再卖弄几手诗词歌赋应景,俘获别人芳心岂不手到擒来?”

    方应物继续发呆首先,吴废后是个带有文青气息的女人,出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都不奇怪。

    其次,吴废后当年也是大家闺秀,当了皇后一个月便被废,然后幽居西苑二十年。听她口气,与自己之间是她这二十年来第一次与宫外人接触。

    宫里只有宫女和太监,也就是说,自己可能是吴废后这二十年来第一个接触到的年轻男人?

    然后,这是一个冰封了二十年的女子,但自己胡乱从《红楼梦》里抄了几句词后,仿佛直接戳中了她的要害,一下子炸开了她的情感大堤。出现若干连带后果比如对自己产生异样感触,那好像也不是没可能

    难道自己的确有这样的魅力?方应物忍不住沾沾自喜起来,那可真不是一般的女人啊。

    何娘子轻轻的推了推方应物,一只手顺着他的裤带摸了下去,嘴里哼哼唧唧道:“我的大老爷,不要去想那个有的没的女人了!为何不怜惜一下眼前人?”

    方应物顺势躺倒,四仰八叉仰面朝天,摆出不设防架势。“今天老爷我出门办差疲累得很,实在懒得动了!你自己来罢,动作轻点!”(未完待续

    ps:唔,我还是整一个细纲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