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四百六十五章 感谢你!

第四百六十五章 感谢你!

    突然在这里看到汪芷,方应物很惊奇。按照正常流程,司礼监经厂的牛太监去找天子奏报请示,然后就该带着天子的诏谕回来,但现在这汪芷和牛太监一起出现是什么意思?

    如果说汪芷是天子派来处置本次事情的方应物突然后悔起来,早知道汪芷会出现,自己又何必多此一举去殴打尤知县,平白的自毁斯文形象!不过总的来说,还是喜大于惊,若汪芷偏向几分,今天这关就好过了

    由于管事的人回来了,大概要出结果,官军未免有点松懈。宛平县总班头张贵悄悄溜到方应物身边,他比方应物还惊奇,指着汪芷问道:“咦?那不是经常到何娘子酒店白吃白喝的小公子么?怎的会出现在大内?”

    汪芷出入何娘子酒店时,都是很低调的往来,从不与县衙衙役打照面。但是张贵总班头是方应物的心腹亲信,有幸跑过两次腿与汪芷打过交道,所以这时候认出来了。

    对张贵的问题,方应物面无表情的答道:“本官又如何得知?”

    当汪芷和牛贵走到人群这里时,方应物敏锐的感觉到,这汪太监一扫前几日的消沉,眼下很有点趾高气扬的派头,好像又回复到了当年西厂全盛时期的气场。

    话说牛用虽然也是提督太监,但却是提督经厂太监,而这经厂其实就相当于宫廷印刷厂,与东厂西厂之类虽然只差一个字。但实际上差了十万八千里。

    一个印刷厂厂长的地位自然不能和前西厂厂长相比,所以牛太监此时只能屈居在汪芷身后。汪太监不开口吩咐。牛用就不好抢在前面说话。

    但汪芷的视线并没有落在方应物和尤知县这一对主角身上,而是直接扫向负责监视扫雪役夫的东厂太监和番子。并沉声斥责道:“数千军民进入大内,尔等厂卫官校身负监视之责,却疏忽大意坐视乱起,论起失职之罪,先要追究你们!”

    众位东厂官校面面相觑。因为多少年来一直平安无事,也不认为一群百姓敢在官军巡视下有什么举动,所以他们确实有点麻痹大意。结果一不留神就放任两边打起来了。打来打去就被牛太监莫名其妙的定性为骚乱了。

    众人谁也没想到,汪芷到场后却先将板子打向东厂官校,却又听到汪芷叹道:“堂堂东厂居然如此散漫不成器,罗祥当真是无能!”

    这罗祥就是现任的东厂提督太监,尚铭被贬斥发配后,当时的御用监掌印太监罗祥接任为司礼监秉笔太监兼提督东厂。

    众人继续面面相觑还有点莫名其妙,这汪芷是以什么身份到此来训话的?赫赫有名的西厂已经是过去式。现在的汪太监只是个外放的镇守太监身份罢?当众攻击东厂提督罗公公昏庸无能更有点无厘头啊。

    尤知县对牛太监以目示意,暗含询问之意,但牛太监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其实他也是一头雾水。

    却说刚才他进宫去向天子奏报,当时天子正在昭德宫与贵妃万娘娘说话,而汪直就在旁边侍候。

    等他将事情奏报完毕后。汪直却插话借机攻击东厂,指责东厂官校碌碌无为,在现场监视不力,然后天子便叫汪直到西苑这里察看。

    众人疑惑归疑惑,不过汪太监气势很足。加上昔年西厂提督余威尚在,今天又有可能是奉了天子命令来训示的。在场的东厂官校便纷纷跪倒在地。齐声道:“吾等知罪!”

    汪太监神秘的笑了笑,又瞥了瞥方应物,然后对牛太监吩咐道:“我奉命训示东厂完毕,下面便有劳你了!”说罢,汪太监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开。

    方应物顿时愕然,一颗心直线往下沉,她这就要走?那她为什么要来?难道不是为了自己来的?那自己要怎么办才好?

    紧急之间,方应物对张贵猛使眼色,两人互相配合了两年多,默契很有一些,因而张贵立刻明白了大老爷的意思。

    他连忙一个箭步冲到汪太监身边,先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然后死死抱住汪太监的腿,高声嚎叫道:“汪公请留步!我等有冤,请汪公做主!”

    汪芷哭笑不得,偷偷剜了方应物一眼,留在原地对牛太监说:“还由你来问话裁断,我就留在此地听着。”

    虽然到目前为止,没有出任何纰漏,只是多了汪太监这个变数,但牛用总觉得事情不大对头,心里七上八下的对汪芷禀报道:“事情早已明晰,不必再多此一问。宛平县差役因活计繁重怀有不满,蓄意对大兴县差役挑衅滋事,致使两边群殴,最终又成为骚乱。”

    张贵又鬼哭狼嚎的高喊道:“冤枉!冤枉!”在他带动下,宛平县差役也一起高呼冤枉。

    牛太监立刻又对汪芷禀报道:“这都是刁民,在他们自家嘴中,没有不冤枉的!方才乱起时,汪公尚不在此,但我却是看得清清楚楚。”

    汪直不置可否的看了看四周,然后发话道:“我单独与两位知县问问话,尔等各自过来。”

    随即他独自走到了远处僻静地方,等着两位知县上前。方应物与尤知县对视一眼,抢先迈步出去,都想第一个冲到汪太监那里,先入为主的道理谁不知道?

    张贵再次倒地不起,拼着挨一顿打保住了尤知县大腿,叫自家大老爷首先到了汪太监那里。

    方应物走到汪直身前,确定四周无人能听得到,便低声问道:“你到底作甚来了?和东厂官校较什么劲,今天又不是他们惹事,赶紧拉我一把才是正经!”

    汪芷笑吟吟的,仿佛很享受方应物求到她的样子,眼看方应物要不耐烦了,才答话道:“你说反了,东厂官校那边才是正经,你的事情只是捎带为之。”

    方应物怒道:“不要置气!我知道你这几天心情不好,但闹别扭也要看时候!我现在可没心思与你说笑。”

    汪芷指着自己被冻得有点发白的小脸反问道:“方大人你仔细瞧瞧,那里显得出我心情不好了?”

    方应物疑惑满面,今天这汪芷确实太奇怪了,其实应该说,汪太监显得奇怪的时候比正常的时候要多。

    “呵呵呵呵”汪芷又轻轻的笑起来,眼看方应物的怒气槽快满了,连忙主动开口道:“本来皇爷对东厂提督太监罗祥不很满意,但一直没下决心换人,毕竟罗太监两年多来也没什么大的过错。

    正好今天出了这个乱子,尽显东厂官校平日里管教无方、散漫无能。我恰好在宫中,便趁机进言几句,促使天子圣心独断,大概要换东厂太监了。”

    “你高兴什么,这与你有关系?”方应物忍不住问道。汪芷得意洋洋,“实话告诉你,下一任提督东厂太监九成九是我!”

    什么!汪芷提督东厂?以后她就是东厂大头目?方应物瞠目结舌,张大了嘴巴忘记合上,一股寒风灌进了他嘴里也顾不上了。

    汪芷忽然又想起什么,“哎,说起来还得感谢你,要不是你惹出这个乱子暴露出东厂积弊,天子还未必能下最后的决心。咦?你怎的不说话?”

    PS:隔六小时才算一个点击啊,所以拖到现在发了,再送大家4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