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四百六十一章 前倨后恭

第四百六十一章 前倨后恭

    听到对方承认,方应物恍然大悟,原来是废后吴氏!这女子在历史上绝对是个很奇葩的存在,若说成化朝令人瞠目结舌的奇人异事很多,这吴废后就是当中的一个!

    这吴废后出身于天子亲军一个武官家庭,自幼多才多艺聪明美貌,天顺七年时选秀入宫,成为太子妃候选人。但还没来得及大婚,先皇英宗驾崩,太子朱见深即位。

    按照英宗皇帝遗诏,新皇朱见深在天顺八年国丧期间举行了大婚,十几岁 的少女吴氏成为母仪天下的正宫皇后。

    然而才过一个月,天子朱见深突然下诏废后。也就是说,这吴氏才当了一个月皇后,就被废除了。当时中外震惊,只是宫闱之事诡秘莫闻,大臣也不清楚宫中发生了什么。

    不过皇后就是被废除,那也不可能放出去另行嫁人,但又不适合继续留在宫中。所以废后吴氏被移居西宫,也就是宫城外的西苑。

    后来时间长了,一些秘闻渐渐流传了出来。据说当时后宫万氏极为得宠,不将吴皇后放在眼里,而那时吴皇后年少气盛又心高气傲,哪能容忍万氏这个老女人挑战自己?

    于是吴皇后依靠六宫之主的权威强行杖责了万氏,从而触怒天子,导致废后惨剧发生。

    不过如果以为吴废后就此退出历史舞台,那就大错特错了。后来万贵妃专擅后宫,天子却一直无后。据说是因为万贵妃一直逼迫有孕在身的宫女妃嫔堕胎,但万贵妃自己的儿子死掉后却始终再也生不出来。

    而有个管仓库的宫女纪氏偷偷为天子生下了一个皇子,是当时大内唯一独苗,但宫女实在没有能力养活儿子,也不敢公开。

    这时候,住在附近的吴废后将这皇子接到自己房中,偷偷抚养五六年,直到成化十一年才得以大白天下。这个皇子就是现今的东宫太子朱佑樘。用这种方式,吴废后完成了向万贵妃的复仇。

    把来龙去脉想清楚,方应物顿时如同醍醐灌顶,刚才产生的许许多多疑惑全都解答出来了。

    难怪此女身上死气沉沉,一个女人经历过二十年前那样的惨痛遭遇,又要永远被关在西苑,那活着确实没多大意思了,苟延残喘而已。

    也难怪她口气很怪异,本来天生就有傲性。不然当初也不会忍不了万贵妃,又好歹也是曾经母仪天下的人物,对自己一口一个小哥儿也算过得去。

    也难怪她如此愤世嫉俗。当年一个十几岁才貌双全、京城选秀能进前三名的人物。才当了一个月皇后,只因为得罪了一个老女人便被凉薄寡情的丈夫直接赶出家门。然后自己一辈子就住在西苑,父兄被发配戍边,若不变得愤世嫉俗才叫奇怪。

    也难怪能独自一人在这里,她身边肯定也有一两个宫女,但二十年下来大概也没那么严格的规矩了。自己单独出来走一走很正常。

    也难怪看起来年轻,生得美貌再加上起居安静、闲杂事少的好好保养,望之如三十许人也不算稀罕。

    好罢,而且方应物更懂了,难怪这吴氏一个月就被废就她这种性格。当时又是十几岁缺乏世事经验的少女,宫中又是天下人性最复杂的地方。她能混下去才见鬼。

    闲话不提,却说吴废后自称二十年来头一次与宫外人说话,这倒也是实情。不过在亮明了彼此身份后,吴废后忽然感到索然无趣、意兴阑珊了。

    没意思,很没意思她也不说什么告别之言,径自转过身子慢慢悠悠的沿着岸边走开。

    方应物脑中灵光一闪,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今天能偶然遇见吴废后,也许是自己的机缘。

    要说方应物目前最头疼的问题,大概就是汪芷的未来。方应物对自己的未来倒是不太担心的,混不好也就是当一辈子中低级官员,但汪芷的未来搞不好就是人头落地。

    现在汪芷是万贵妃的贴心人和爪牙,那么将来太子登基之后会如何?太子朱佑樘与万贵妃仇隙很大,汪芷现在跳得越欢,只怕将来死的也就越快。但偏偏汪芷又没有别的选择,于情于理她根本不可能违逆万贵妃的意志。

    方应物纵然身为先知,对此也一筹莫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但是刚才忽然想到,可否通过面前这位废皇后转圜一二?

    要知道,吴废后对太子朱佑樘有幼年抚养之恩,虽然帝王心思不同于常人,能感恩到什么地步很难说,但无论如何,朱佑樘登基后对吴废后总要承几分情、卖几分面子。

    只要汪芷这几年不过于作死,等到宝座易主时候,若能让吴废后出面帮汪芷说几句情,那么新天子起码不会对汪芷痛下死手了罢。

    总而言之,吴废后真有可能是解开这把锁的钥匙,只看他方应物有没有本事用上了

    眼瞅着吴废后转身要走,方应物急着轻轻叫了一声:“娘娘请留步!”

    心已经重新冷下来的吴废后又一次置若罔闻,仿佛没有听到呼唤,仍然静静的向前走。

    方应物左顾右看,确定近处无外人,一咬牙放下了清流青天的架子,厚着脸皮追上吴废后,并问道:“敢问娘娘,有个叫汪直的得势太监,出自奸妃万氏身边,娘娘你见到过否?”

    吴废后沉默不语,但方应物死追着不放。俗语好女怕男缠,吴废后万般无奈只得答道:“不要称我为娘娘!那个叫汪直的听说过,但没见过。”

    方应物便放了心,怕就怕汪芷飞扬跋扈时连这吴废后也深深得罪过,那就彻底没戏了。

    他正琢磨下一步应该怎么开口,吴废后猛然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此时方应物正在后面低头沉思,一时不防直直的冲了上去,险些一头撞上凤躯。

    幸亏方大知县年轻灵活,在距离吴废后还有一根手指头宽时死死的刹住了身子,并拼命的把头向后抬起,不过仍然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气息挠到了自己脸上

    方应物瞪着无辜的眼神不知道怎么解释,吴废后脸色变了又变,连退数步斥道:“尔前倨后恭无礼之极!有何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