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四百五十八章 第一场雪

第四百五十八章 第一场雪

    方应物几乎可以铁口直断,说万贵妃一伙人企图另立太子是不可能成功的,但却无法说出足以服人的理由。

    他总不能告诉汪芷自己是穿越来的,知道未来历史走向,结果汪芷依旧疑惑不定,她到底应该选择哪一边?

    在汪芷想来,有万贵妃和邵宸妃两个最得宠妃子吹枕头风,加上朱佑杬本人因为聪明伶俐特别讨天子的欢心,又有梁芳和一干国师方士敲边鼓,外朝还有首辅万安暗中支持,另立朱佑杬为太子是非常有可能成功的。

    虽然现任太子有绝大多数朝臣、周太后、司礼监掌印太监怀恩的支持,在官面和礼法上处于绝对优势。但论起对天子的影响力,太子这边的人远不如前面所说的另一边那些人,天子心里真正信任的还是宠妃、首辅、方士国师。

    更重要的是,企图另立太子是由万贵妃主导的,汪芷实在不好拒绝万贵妃的意志。特别是当前汪芷企图回朝重建西厂,急需万贵妃支持的情况下。

    但方应物的话仿佛有独特的魔力,况且方应物这些年屡屡上演神奇的先见之明事迹,又叫汪芷又不敢完全忽视。

    东宫关系国本,事情重大实在不敢有半分偏差,最后两种想法在汪芷心里互相纠缠,死死地缠绕在一起,险些让她崩溃掉。

    “不想了不想了!”汪太监心烦意乱的拍了拍自己的脸,“走一步看一步好了!我还是先想如何重建西厂。你有什么好主意?”

    方应物摇摇头道:“你是知道的,我并不希望你再走老路。你若再提督西厂注定很难有善终。”

    汪芷满腹怨气的说:“不肯帮忙就算了,当初不认得你时候,我一样成事了!现在没你帮忙,我就不信做不成!”

    方应物起身告辞,走到门口时,耳朵听见汪芷嘀咕道:“死没良心的,也不知我是为了谁”

    他心头不由得一软,但想起历史上一干高调权阉的下场。还是咬咬牙出去了。坚决不能再纵容汪芷再去攫取权力了,这也是为了她好。

    不过此后一日,御马监太监、大同镇镇守太监、京营监军、前西厂提督汪直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京师公众面前,连续窜了几个衙门拜访。

    然后汪太监又招摇过市,来到了西安门外灵济宫附近,装模作样的围绕西厂旧址转了五六圈。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汪太监什么也不用说。立刻舆情哗然了。朝廷上下议论纷纷,难道天子要打算重设西厂?

    流言蜚语传得沸沸扬扬,对成化朝诸公而言,西厂绝对是挥之不去的阴影。

    虽然曾经的西厂只存在了四年时间,但比起这十几年基本碌碌无为的东厂,实在要凶狠霸道的多。

    甚至有收了二两银子礼。就被西厂抓走严刑拷打后定性为纳贿的倒霉蛋。两年多前,西厂被罢去时,不知道多少朝臣松了一口气。

    见到汪太监重新高调起来,朝臣哪里还按捺的住?顿时连续有二十几封奏疏送进了大内,严词责问陛下不要重蹈覆辙吃回头草。逆势而动重设西厂。

    真是胡闹!方应物苦笑不已,汪芷这绝对是故技重施。意图利用天子的逆反心理。

    本来天子可能没有这么想,但是群臣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提起西厂,说不定反倒让天子产生重建西厂的念头。与此同时,万贵妃再吹吹枕头风说一说情

    但是后续发展却出乎方应物意料,在朝臣的连续追问下,天子于早朝上当众表态,绝对无意重建西厂。

    然后方应物就看见汪芷像一只受伤的小猫,躲在酒店里不见外人,不擅于饮酒的她竟然主动借酒浇愁起来。

    方应物劝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西厂已经是历史了,你就认了命,说不定是好事。”

    汪芷酒量很差,一旦喝起酒来后果总是不堪设想。今天三杯酒下肚后,她浑然变了个人似的,先是一巴掌拍掉了方应物的帽子,然后强行牵着方应物去了里间。随后就是按着方应物抵死缠绵,从午间一直持续到傍晚才醒了酒。

    当日京城上空忽然彤云密布,到了傍晚开始下起雪。常言道瑞雪兆丰年,冬天下雪是好事,只是这雪越下越大,足足下了一夜。

    次日方应物起床后,在阶下踩了几脚,发现积雪几乎有半尺多深。作为宛平县父母官,遇到这种灾情那肯定轻松不起来了。

    娄天化提醒道:“这次雪情为近年来之最,下完这么大雪后,按照往常惯例,宫中肯定要传出命令,叫县里征发民众去宫中扫雪。否则只靠宫里太监宫女,根本清扫不完偌大皇宫里的积雪。”

    还要临时征发百姓去做这个?方应物微微讶异过后,脸上摆出忧国忧民的神态,叹息道:“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百姓终年忙碌,难得冬季是休闲时候,却不料又遭灾害,还要征发服役,余心何忍哉。”

    娄天化忍住笑意:“东主你多虑了,进皇宫扫雪这活计不同别的,百姓只怕要抢着去,不劳东主怜悯。”

    “这是为何?”方应物疑问道。

    娄天化解释道:“寻常百姓哪有机缘进宫?又哪有机缘能目睹皇家景观?也就这种遇到大雪时候,才能有两三千民众得以进宫扫雪,顺便还能增长见识。若捡到宫女遗弃的钗钿、绣鞋、手帕等物事,那回去后更是可以吹嘘一年的。”

    如同娄天化所料,方应物还没喝完手里热茶,便有诏令从宫中下达了,命宛平县征发三千差役进宫扫雪。

    县衙布告张贴出去后,方应物偷偷出现在县衙外,果然亲眼看到报名出现了火爆现象,无数强壮小伙子挤着进来要报名。娄天化所言不错,民众对进宫扫雪这事果然有很大的积极性。

    宛平县一天就征集了三千人,然后在次日早晨,服役民众集中在县衙,一起向皇宫出发。

    县衙官吏也几乎全员出动,押送和监视着三千民役,一直走到了西华门。宛平县这批差役负责的是大内西苑,放在二十一世纪,这个地方应该叫做中南海

    PS:还有月票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