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四百五十七章 掐指一算

第四百五十七章 掐指一算

    与大舅哥谈完,知道了老泰山的行程,方应物心里也就有了底,急也急不得,只能等待着。

    另外他忽然又想起自己的婚事,若刘棉花起复回京后,大概马上就该自己迎娶刘家小娘子了看起来,明年各种事情不会少。

    今日县衙再无事,方应物便起身招呼了方应石,打算回家探视两个儿子去,说起来已经有三五日没见到了。

    方家上下都嫌弃县衙这地方氛围不好,多是贩夫走卒油嘴滑舌刁钻狡险之辈,不愿意让两位年方周岁小哥儿在县衙里成长,故而一直养在家里。

    王兰王瑜两房小妾自从有了儿子,大半身心都放在儿子上面,更加淡了追随方应物住进县衙的心思。

    所以上任两年半,方大知县一直是独身居住在内衙,吃穿用度没多占公家一分便宜,还削减了大量承应差役。因此被赞为有古人之风也,人人都要夸一声“两袖清风”。

    方应物才走到后衙院门,便看到有差役拦住禀报道:“大老爷!酒店那边有远方贵客到了,问大老爷何时赴席。”

    方大知县一听便心知肚明,所谓酒店自然就是当初何娘子在县衙斜对面开的那家,生意据说很红火,又多占了左右邻里不少地方。

    只是后来这酒店被汪芷借去当秘密据点了,招了一批前西厂“余孽”充斥其中,方大知县只管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这两年来。汪芷每次回京活动都住在这里。刚才那句“远方贵客到了”就是一句暗语,听到这话。方应物就知道汪芷又潜回京师了。

    如此方应物便改了行程,悄悄出了县衙,绕了街道往酒店后门而去。熟门熟路的来到一处偏僻精致的内院,果然看到汪芷在院中转圈子。

    方应物便调笑道:“你这小狐狸又溜墙角偷偷进京城了?回来这么多次,也没见有什么效果。”

    汪芷与方应物进了屋,白了方应物一眼,“谁说这次是偷偷进京?我是光明正大的回来。”

    “咦?为何?”方应物奇道。

    汪芷闷着气答道:“在边关连续吃了三次小败仗,被召回京听训斥来了。”

    方应物高声赞美道:“我真没想到。你这样的人也会忽然悟懂了韬光隐晦之道!邸报我也看过,你这几次败仗真是恰到好处妙到毫巅,既不叫边军伤筋动骨,又没叫达贼占多大便宜。”

    汪芷羞恼的挥手道:“滚你的韬光隐晦!我根本没想过吃败仗,但现在军心不如过去,只能无可奈何!”

    汪太监如今之所以神光不再,一是没有威宁伯王越这种能独当一面的靠谱大将手把手带着刷战功;二是汪芷威望不如往昔。边镇各大军头也就不那么服从调度了;三是威宁海大捷之后,大同官军士气骄惰,战斗力自然有所下降。

    方应物哈哈一笑,又调戏道:“你忙活这两年,军功刷不出来,西厂也鼓捣不起来。真应了一句话:读书学剑两不成,竹篮打水一场空。不如就从了为夫,想办法诈死埋名,进我方家罢!”

    汪芷冷着脸盯了方应物一眼,忽而嫣然一笑。“大同府缺个清军同知,是正五品。不如我举荐你升任此职如何?这样你就可以在我左右帮忙筹策了。”

    方应物吓了一跳,“下官委实不知兵,只会临阵坏事,如何能助力汪公运筹帷幄?”

    汪芷不知为何很生气,沉下脸来责问道:“那为何在三年前,你敢劝我远袭威宁海?现在又使出这等拙劣借口搪塞我,实在令人可恼!”

    方应物连忙解释道:“当时只是夜观天象、掐指一算,得知达贼酋首要折在威宁海。其实这很损耗寿命,我是不敢再算了。”

    “鬼话连篇”汪芷嘟哝几句,便吩咐道:“今夜你不要走了,去陪陪那何娘子。她找我诉苦说,你已经有两个月没去寻她了,若再不来,她就要给你找顶绿帽子戴。”

    方应物大怒道:“你把我当成什么了?”随即又凑近了低声问道:“不如换成孙小娘子如何?”

    汪芷狠狠掐了方应物一手指,“想得美,就让你看得见吃不到,这样你才会时刻惦记着。”

    方应物反问道:“常年跟着你在大同,哪里又看得见?”

    汪芷忽然安静下来,沉吟片刻,反复思虑后这才开口道:“其实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我很可能要离开边镇,正式回京了。”

    方应物收起笑脸,神情渐渐严肃起来,汪芷插进京师这一摊浑水里,后果好坏委实难料。

    汪芷长长叹口气,很伤感的说:“我这两年悄悄进宫见过娘娘几次,如今娘娘自感身体远不如昔,只怕余日无多”

    汪芷口中的娘娘自然指的是内宫第一宠妃、与天子最体己的万贵妃,算起来这位娘娘也有五十几岁了。

    万贵妃即便再有不是,名声再差,方应物也不好在汪芷面前非议。毕竟汪芷是万贵妃亲自抚养长大的,中间夹杂着类似母子的亲情,所以方应物只能沉默。

    汪芷继续说:“万通死后,万家后续无人,其他两个兄弟都是市井无赖般的人物,根本撑不起台面。娘娘担心她薨没后,万家要被报复清算,故而又想起了我。”

    如果万贵妃猛吹枕头风,说不定天子真会重新设立西厂,方应物亦长叹口气道:“你在边镇好不逍遥,为何回京蹚浑水?万娘娘年事已高,只怕没几年了,你却要”

    汪芷看了看窗外,眯起了眼说:“还不止如此!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娘娘想换掉太子!”

    方应物面无表情,但在脑子里拼命地搜刮起有关信息。成化末年太子之争是比较有名的事情。上辈子方应物搞研究时很有点印象。

    成化末年除了老牌人物万贵妃之外,还有一个年轻些的宠妃,这就是邵宸妃。和没有儿子的万贵妃不同,邵宸妃为天子育有三子,其中长子朱佑杬(另一个时空嘉靖皇帝他爹)聪明绝顶,极受天子喜爱。

    在皇子多了后,当初的独苗皇子朱佑樘的重要程度显然下降了,又没有得宠妃子帮着吹枕头风。导致太子在天子心目中的位置也稍稍有所疏远。

    与此同时万贵妃与太子朱佑樘之间的仇隙始终不可调解,传言太子生母纪氏是万贵妃害死的。

    而且太子朱佑樘为人较正,看不惯太监梁芳这些佞幸小人,而梁芳则担心太子登基以后,自己将会遭到清算。

    故而以万贵妃为首的这股势力企图废掉太子朱佑樘,另立邵宸妃之子朱佑杬为东宫太子。

    梳理了一遍思路,方应物默默想道。那些人现在终于要开始动手了么?关于太子废立之事,虽然史书上只记了寥寥几笔,看着不很起眼,但明眼人都知道,这绝对是成化朝末年最大的事情,前前后后反复纠缠了很长时间。

    若天下希望所在、正人拥戴的号称贤明的太子朱佑樘不能继承大统。反而让一干奸邪簇拥着年纪才十来岁的另一个皇子登基,那江山要变成什么样?

    汪芷也知道事关极大,没有催着方应物说话,一时间屋里沉寂了半晌。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你觉得此事如何?”

    方应物醒过神来,忽然发现现如今什么都不是问题。最大的问题反而是汪芷莫非想参与进去?

    他便没好气的说:“你能别管这闲事么?一个死太监身份就别总想着去掺乎皇家之事!”

    在这种要命的天大事情上,汪芷也不敢有主见。她患得患失很没自信,甚至相信方应物也不敢相信自己。所以虽然没方应物骂成死太监,但汪芷没有恼怒,小心翼翼的问道:“你是反对的?因为令尊在东宫么?”

    却说方清之在去年修完太子课本《文华大训》之后,按照规矩论功行赏。以翰林院侍读加了从五品詹事府左春坊左谕德。

    也就是说,方清之的官职变成了左春坊左谕德兼翰林院侍读,地位特殊,别人见了也可以尊称一句“方学士”了。

    话说回来,这左谕德可是东宫官属,所以汪芷才问方应物反对另立太子,是不是“因为令尊在东宫”的缘故。

    方应物一时不知从何说起,“不止如此,你不懂!”

    按照原有历史大势,这些跳梁小丑图谋废立太子,那是不可能成功的,方应物吃饱撑着才会支持废太子。

    而且现东宫朱佑樘是皇长子,并没有失德,反而还众"kou jiao"赞的很有德行。立长不立幼是大规矩,作为士林清流后起之秀,方应物肯定要支持现太子,这是必有的政治正确性,否则等着被舆论骂死罢!

    就算从“长远考虑”,现太子朱佑樘的儿子是未来正德皇帝朱厚照,而朱佑杬的儿子是嘉靖皇帝朱厚熜。如果他方应物几十年后还在朝的话,面对好糊弄的正德皇帝舒服,还是面对阴险刻薄的嘉靖皇帝舒服?

    听到方应物欲言又止的半截话,汪芷仍然感到云山雾罩,便忍不住发急脾气了:“我就是不懂!你说一个让我懂的!”

    方应物不方便对汪芷说这些未来之事,只得装神弄鬼道:“我刚才掐指一算,将来大位但还在当今东宫!”

    汪芷冷笑几声:“方才是谁说,算天机要损耗寿命,从此不敢再算了?”

    “你看着罢,未来两年若东宫不稳,必然连连有天象示警!”方应物化身老神棍信誓旦旦的说。就算人物有所变化,但天文地理总不会以人的意志转移罢成化末年可是出过几次天变地变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