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四百五十二章 首席之争

第四百五十二章 首席之争

    众人都知道方应物与张天瑞十分不对路,说是“有我没他”也不为过。但看到方应物十分痛快的放张天瑞进来,众人不禁纷纷感慨方应物真是心胸宽广

    其实张天瑞张状元不请自到,倒也并不是脸皮厚,而是有不能不来的理由。从宴席角度来说,作为状元他当然不缺宴请,不稀罕一次两次吃吃喝喝的聚会,但这次意义不仅仅是宴会。

    项成贤发起的这次聚会,就是一次小圈子色彩浓厚的聚会,参与者都是成化十七年金榜上个人发展不错的人。大家虽然嘴上不说,但心知肚明这是这一科进士的“精英”聚会。

    精英同年是人脉的根基,张天瑞自然不想平白放弃,硬着头皮也要过来。想想也知道,如果因为顾忌方应物,在同年聚会中一次两次的不出现,那么很可能就渐渐的淡出圈子了。

    张天瑞进了堂中,与众人抱拳为礼,潇洒自如满面春风方应物仿佛丝毫没有芥蒂,热情洋溢的招呼道:“张年兄来的好,请入席!”

    张天瑞微笑着点头示意,然后向前迈了半步,但是突然尴尬了,立刻把腿收了回来。现在出现了一个问题,他要坐在哪里?这席间肯定还有空位,但那都不是他这个状元该坐的地方。

    有功名的读书人私下里会面,都要先叙科名排次序。一般情况下,科名早的自然居上,如果是同年,那就论最后名次排序。排好序后,大概座次自然也就确定了。

    但这规矩也并不是特别死板的。比如这次。方应物名声最大、“成就”最大,在同年中实在出类拔萃高人一等,别人不好意思跃居方应物之上,连榜眼王华也谦让了。

    又因为方应物好歹还是会元,名义上当过第一名。官位品级又是最高的正六品。所以排来排去的就让方应物坐了首席,别人都没什么争议,对此心服口服。

    本来一切正常,可是状元张天瑞来了,这气氛就有点微妙。按理说,状元是一科魁首。同年聚会时必然坐首席,但此刻首席上坐着方应物,又没有摆出相让的意思

    方应物当然不肯让了,他之所以坐在首席,一是要通过这种细节,潜移默化的树立自己在同年中的领袖形象;

    二是让谁也不能让张天瑞。在张天瑞面前,自己可是“受害者”,若轻率退让那也太显得自己懦弱无能了。

    在这个状况下,张状元一时踌躇不前。若开口叫方应物让座,那实在显得自己很没水平,修养不到家;若随便找个地方坐,那又太丢体面。说明自己这个状元心虚,或者就是矮人一头了。

    张状元忍不住左顾右看,想着有人出面打个圆场,劝方应物让一让,但很可惜,他失望了。

    传言张天瑞这个状元是从方应物那里黑来的,便没人好意思出面劝方应物让一让,只能事不关己两不得罪的坐在旁边看。

    自己不方便,又没人帮腔,张天瑞陷入了进退维谷之中。开始疑神疑鬼起来

    难道这是方应物联手项成贤给自己设下的局,而自己一时不察兴冲冲过来参加,却入了他们的彀?早知如此,自己应当更谨慎一些!

    这倒是张状元冤枉方应物了,眼下的尴尬局面绝对不是事先计划的。只是无意之间促成而已,或者方应物灵机一动借题发挥估计挤兑。

    意识到问题所在后,项成贤连忙偷偷对方应物挤眉弄眼。而方应物第一时间就读懂了项大公子的意思——为兄给你出了一口气的机会,虽然是无心插柳,但三十两银子是不是可以不还了?

    项成贤与方应物之间的眼色还没使完,便听到张天瑞转身对项大公子道:“在下要先恭喜项年兄选任御史,听说今日是你做东,那便有劳安排坐处,在下无有不从。”

    方应物想道,这张天瑞还是有点临场反应的,知道将这为难事情转移给别人。招式简单但却好用的很,说白了就是踢皮球。

    项成贤听到张天瑞的请求,果然就有点头疼了,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除了方应物自己主动让座,别人谁能安排好张天瑞的位置?那真是“远之则怨近之则不逊”了。

    本着有困难找方应物的原则,目光不由得向方应物看去。然后却见方应物亦对他使着眼色,项大公子立刻读懂了其中意思——那三十两仍然要还给我!

    项成贤一咬牙,将皮球踢给了方应物,“张年兄驾到仓促,一时不曾周全,按理该坐首席,不过要看方贤弟的意见如何了。”

    比起踢皮球的功夫,方应物历练最多,应该是在座人中最娴熟的。闻言微微一笑,轻描淡写的说:“张年兄金榜题名独占鳌头,琼林宴上坐了首席,叫我望而兴叹。今天就容我放肆一次坐了这首席,圆了不能独占鳌头的心愿,张年兄意下如何?”

    一句问话,又将皮球踢给了张天瑞。面对绕了一圈又绕回来的纠结,张状元再次为难起来,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

    而且方应物这话里面,明明暗暗的还带着对状元由黑幕产生的讽刺,十分不好答话。

    当断不断,反受其害!张天瑞咬了咬牙,不能在这样犹豫不决了,不然就真好像自己心虚似的。若今天坐不了首席,自己这个状元颜面何存?

    两害相权取其轻!张天瑞横下心来便上前几步,对方应物道:“听闻三元相公商公是你的老师?敢问一句,商公与同年宴饮时候,坐的是什么位置?在下不才,欲效法前贤。”

    他这话里意思,就是咄咄逼人的直接找方应物索要位置了。摆明车马的说:无论如何我就是状元,你方应物让还是不让?

    方应物没有正面回答,哈哈笑过后,在众人瞩目之下,却吟出一首绝句:“吾家堂前栽有梅花数枝,我曾口占一首,忽然记起,请诸君斧正!

    雪后何因梅有华,天留春色在方家;笑它桃李翻飞尽,可曾霜节老云霞?”

    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