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四百五十一章 状元与脸皮

第四百五十一章 状元与脸皮

    方应物放下邸报,他决定继续引而不发,再让那张侍郎出来驳斥几下,把互辩的气氛进一步炒热比较好。时间也不用太久,大概三两天功夫足矣。

    到了午前时,却听门子禀报说项成贤项大公子来拜访,方知县就传话放人进来。

    “大喜事大喜事!”项成贤刚跨过门槛,便手舞足蹈的高声叫道。方应物探了探身子,好奇的问道:“何喜之有?”

    项成贤开怀大笑:“已经得了消息,为兄选为御史,难道不是大喜事么?”

    靠,还真选上御史了?方应物略微愣了愣,然后笑骂道:“看你进来就报喜,还以为我有什么喜事,原来还是你自家事!自己找地方偷着乐去,对我报什么喜!”

    对方应物的嘲讽,项成贤喜滋滋的无视了,直接邀请道:“欣逢喜事,明日午时我在浙江会馆摆宴,邀请本科同年共聚,方贤弟定要来捧场。”

    方应物犹豫了一下,他现在也很有点自持身份的资格了,过于杂乱不上台面的场合就不该去。

    项成贤又道:“方贤弟放心,为兄不是不懂事的人,也并非什么人都请,只打算请走得近的浙江同乡和本科已经选官的人。”

    那就可以了,走得近的同乡不消说,现在已经选官的同年进士大都是混得还不错的方应物才答应道:“甚好,明天我必到。”

    不过方应物又问道:“为何没有请同乡前辈?”

    项成贤挠了挠头,苦恼的说:“因为有令尊在,所以如论如何。若请同乡前辈也绕不开令尊。”

    请前辈联络感情是好事,但把爹请来就是找不自在了方应物连忙摆手道:“那还是不要请前辈们出席了。干脆一个也别请了!”

    说完事情,项成贤没有离开的意思。依旧坐在花厅里优哉游哉的品茶。方应物疑惑的说:“你还有什么事?不赶紧去筹办宴席,在我这里呆着作甚?”

    项成贤羞赧的一笑,“那个,为兄在京日久,花销浩繁,如今已然囊中空涩”

    方应物提议道:“县衙对面有加新开酒店,不如在那里办宴席如何?我包你省银子。”

    项成贤略哀愁:“这个档次有点低罢?不足以衬托喜事啊。”方应物没好气的挥挥手:“知道了,这次借给你三十两!”

    及到次日,方应物简单处置了一下公务。便起身前往浙江会馆。县衙在京城西北,浙江会馆在京城西南,他不得不提早出发。

    这次规模确实不大,一共也只有十几个人,但都是本科最精英的人物。换句话说,就是到目前为止混的最好的一批人,有进了翰林院的,有进了六部做主事的

    方应物虽然是貌似最不上台面的知县,但名气最大、声望最高。是会试第一。并下过三次诏狱,又是因为“进谏”被“贬谪”的前翰林编修,堪称是今科三百进士中的第一风云儿。

    是以没有人敢小看方应物这个知县,反而方应物隐隐然成了本科的领袖人物。就是今科榜眼、翰林编修王华见了方应物,也要表达几分敬意。

    方应物扫视了几眼,很惊奇项成贤能把这些人都邀请过来。也不知道是这项大公子的人格有魅力,还是说他的御史官职有魅力新科进士选为御史。实权重不说,前程也只比进翰林院差一点点。

    不过方应物对这个场面很满意。更满意的是没看到今科状元张天瑞的身影,八成是项大公子没有邀请此人过来。

    一番互相谦逊后,宛平县方应物当之无愧坐了首席,别人也认可他坐首席,正所谓达者为先

    方应物旁边就是王阳明他爹王华了,探头闲谈时,王华致谢道:“我在翰苑时,承蒙令尊关照,心内感激不尽。”

    方应物答话道:“王兄过谦矣,你们余姚人自有谢余姚关照,哪用得着家父?”

    王华哈哈一笑道:“你真是惯会说笑,谢前辈久在东宫辅佐,不常现身翰苑。因而我还是见令尊较多,时常讨教多有收益。”

    方应物忽然又想起王华那个儿子,虽然没什么想法,但总忍不住好奇,发问道:“令郎在京师么?”

    王华非常莫名其妙,不明白方应物为什么总是他儿子感兴趣,回回见面都要提上一两次。“如今万事已经稳当,我正准备向朝廷告假回乡,在年前举家搬到京师来。”

    方应物抱拳道:“乔迁之喜时,我在上门道喜。”

    他抬头仔细看了看周围,没发现同年乡试解元李旻的身影,又问王华道:“为何没有看到李旻?”

    王华苦笑几声,“李兄嫌弃考试名次太差,所以不愿见人,官也不选,径自告病回乡。还说此生就在家读书写书,不出世了。”

    方应物愕然片刻,唏嘘不已,这倒真是个性人物。按照原有历史轨迹,这李旻今年落了第,但下一次就中状元,没想到被自己蝴蝶效应了。

    在项成贤的招呼下,席间众人举起杯中酒,正要一饮而尽时,忽然会馆的杂役在门口叫道:“张状元来了!”

    这个张状元自然就是今科状元张天瑞了,虽然公认这个状元是黑箱作业得来的,但名头毕竟还是安在了张天瑞头上。

    项成贤不邀请张天瑞,众人心里都理解而且没有异议。听说张天瑞不请自到,众人便齐刷刷的看向首席的方应物。

    人人都知道,方应物本来是状元大热门,但殿试时遭了黑手,名次与张天瑞换了过来,掉到了二甲第八。有这个微妙事情在,别人顾及方应物的脸面,都要看方应物的态度,其它人皆不便发话。

    方应物却想起了上次方家大摆宴席遍邀同乡时,谢迁不请自到的事情,顾左右而笑道:“难道这几科的状元都是靠着脸皮厚度来选的么?谢余姚如此,张天瑞亦如此!如此吾自愧不如,不服不行!”

    方应物嘲讽的辛辣有趣,知道内情的人虽然不好放声大笑,但也忍不住捂嘴偷笑几声。

    “罢了罢了!既然是同年,那就请进来罢!”方应物很大度的招呼道。(未完待续……)

    ps:第一更